香港人一定是中國人,而且是《醜陋的中國人》

在香港,二分法謬論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認為它已經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思想病毒,現在就要爆發大疫症。

有時候看到一些討論,很多人會認爲凡是反對他們主張就是另一派系的人。根據這種邏輯,認爲林慧思無理取鬧的,就是支持共產黨;認爲不平等政策有很大不足的,就是「左膠」;反對政府,所以陳玉峰必然是受政治檢控;支持「佔領中環」,所以這行動就必然是「道德」。事實是怎樣,有什麽證據支持論點都已經無關重要,對這幫人來説,用説話或行動來滿足自己的意識形態才是最緊要。這種漿腦筋已經分不清現實與幻覺,並抱有非我即敵的心態,名是「反共」,本質卻和紅衛兵是同一個模子倒出來一樣。

柏楊寫於三十多年前的《醜陋的中國人》就有這樣的代序:

病人: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大擺筵席,你可要賞光駕臨,做我的上賓。我的病化驗的結果如何?

醫生:對不起,我恐怕要報告你一個壞消息,化驗的結果就在這裏,恐怕是三期肺病,第一個是咳嗽……

病人:怪了,你說我咳嗽,你剛才還不是咳嗽,為什麼不是肺病?

醫生:我的咳嗽跟你的不一樣。

病人:有什麼不一樣?你有錢,有學問,上過大學堂,喝過亞馬遜河的水,血統高人一等,是不是?

醫生:不能這麼說,還有半夜發燒……

病人:不能這麼說,要怎麼才能稱你的心、如你的意?半夜發燒,我家那個電扇,用到半夜能把手燙出泡,難道它得了三期肺病!

醫生(委屈解釋):吐血也是徵候之一。

病人:我家隔壁是個牙醫,去看牙的人都被他搞得吐血,難道他們也都得了三期肺病!

醫生:那當然不是,而是綜合起來……

病人:好吧,退一萬步說,即令是肺病,又是七八期肺病,又有什麼關係?值得你大呼小叫!外國人還不照樣得肺病?為什麼你單指著鼻子說我?我下個月結婚,誰不知道,難道你不能說些鼓勵的話,為什麼要打擊我?我跟你有什麼怨?有什麼仇?你要拆散我們?

醫生: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只是說……

病人:我一點也不誤會,我一眼就看穿了你的肺腑,你幼年喪母,沒有家庭溫暖,中年又因強姦案和謀財害命,坐了大牢,對公平的法律制裁,充滿了仇恨,所以看不得別人幸福,看不得國家民族享有榮耀。

醫生:我們應該就事論事……

病人:我正是在就事論事,坦白告訴我,你當初殺人時,是怎麼下得手的,何況那老太太又有恩于你。

醫生(有點恐慌):診斷書根據你血液、唾液的化驗,我不是憑空說話。

病人:你當然不是憑空說話,就等于你當初的刀子,不會憑空插到那老太太胸膛上一樣。你對進步愛國人士的侮辱已經夠了,你一心一意恨你的同胞,說他們都得了三期肺病,你不覺得可恥?

醫生:老哥,我只是愛你,希望你早日康復,才直言提醒,並沒有惡意。

病人(冷笑兼咳嗽):你是一個血淋淋的劊子手,有良心的愛國人士會聯合起來,阻止你在“愛”的障眼法下,進行對祖國的謀殺。

醫生:我根據的都是化驗報告,像唾液,那是天竺國大學化驗……

病人:崇洋媚外,崇洋媚外,你這個喪失民族自尊心的下流胚、賤骨頭,我嚴肅地警告你,你要付出崇洋媚外的代價。

醫生(膽大起來):不要亂扯,不要躲避,不要用鬥臭代替說理,我過去的事和主題有什麼關係?我們的主題是:你有沒有肺病?

病人:看你這個「醜陋的中國人」模樣,嗓門這麼大,從你的歷史背景,可看出你的惡毒心腸,怎麼說沒有關係?中國就壞在你們這種人手上,使外國人認為中國人全害了三期肺病,因而看不起我們。對你這種吃裏爬外的頭號漢奸,天理不容!錦衣衛(努力咳嗽),拿下!

三十年後,這種醬缸文化並沒有任何改善的跡象,反而在不斷發酵,成爲病毒的最佳溫床,上至教授健筆,下至販夫走卒,莫不在醬缸暢遊,更要沾沾自喜,悠然自得,莫不為活在醬缸而自豪驕傲。我想不到民主和開明的社會可以如何建立在這樣的醬缸文化之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3 Responses to 香港人一定是中國人,而且是《醜陋的中國人》

  1. Bill 說道:

    Haha! What a coincidence! I received a comment this morning in my blog[庭上認人Dock Identification]. It is a good proof of what you have said here. Here is the comment and my reply:

    “匿名2013年9月14日 上午3:02
    你長期針對杜官的判詞

    標少2013年9月14日 上午10:08
    看不順眼是事實,你可知我對上一次評論她的判辭是很久以前的事,期間她聽少了上訴,有些只屬觀點不同的我也沒有拿出來討論。單看這一件,如果你覺得我看法偏頗,你也可以指出來,請隨便長期針對我的文留言。不過,先搞清楚,她是高院法官,法律界對這些能夠影響司法公義的判辭的水準,有一定合理期望,你叫一年級法學生討論這判辭的ratio decidendi,恐怕他們也講不出來。如果我針對杜官,又針對得有理,你就不應該拿這一篇來批評我,批評了卻顯出你不智之處。"

    • 山中 說道:

      Because they think we are like them? They expect us to make comments based on our personal views without considering facts and logic? I really can’t understand this mentality. Even stranger, they will come out to say we are wrong loudly but never bother to make any counter argument; how are we suppose to know, let alone admit, that we have been wrong?

      • Bill 說道:

        There is a general trend, as I can observe, that people jump to conclusion too easily and then they just try to explore how to justify their conclusion, a reversal of the thinking process. Many people just agree or disagree according to their impression. Besides, there is normally no demarcation line to mark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In our discussion, we normally give reasons to explain why we form certain view and we refute others view with reasons. In the example I gave above, in my blog, I pointed out the ambiguity of the judgement for its lack of reasoning rather than challenging the justification of allowing the appeal. I pasted the judgement there for people to read and make their own judgement too.

  2. C 說道:

    「名是「反共」,本質卻和紅衛兵是同一個模子倒出來一樣。」– 一矢中的!

    我覺得這是由約二零一一年開始成為主流,原因包括(一)自九十年代開始的小報搧情報導,(二)社交網絡上爭取認同,(三)政府在能力和宣傳上皆處於有史以來最弱勢,和(四)市民有反共、反大陸之思想但對大陸形勢不甚了了。

    不知山中和標少以為然否?

    • bill 說道:

      2011年作分界比較難肯定,你可能以唐梁選前互揭險私開始視為分界綫,我不知是否那時才形成主流。我會以網絡發達視為主因,討論平台多,發表個人意見容易,受人煽惑也容易,小報的煽情始於九十年代,到了今時今日,它們助長發酵,卻未必有主導優勢。社會財富不均,地產刮取暴利,是做成對政府事事不滿的潛在因素。雖然反大陸未必有具體的卓見,大陸的人治製造太多香港人不能接受的事,共產黨根本已失去管治的能力及失去人心。叫大陸建立法治等如叫中共倒台,看來也距這些日子不太遠。香港很多反或支持甚麽都好的人,心智跟紅衛兵的盲目實在分別不大,仿似在追隨著帶上不同面具的毛澤東。歷史是一面鏡子,可惜望著鏡的時候,人總看不到照出的妖來,因為兩眼亢奮,甚麽都看不到。

    • 山中 說道:

      政治背景我想大家都知道,那就不用提。
      我覺得一個原因是年輕人的聲音多了,但香港的教育沒有為他們提供足夠的知識讓他們想清楚問題。外國也是同樣的,但外國有很多知識性網站和公共知識分子,有很多選擇,但香港沒有選擇。

      • William Lam 說道:

        說香港沒有多少公共知識分子可以選擇, 好像說不過去吧, 而且香港也不是互聯網封閉之地…….只是, 很多年輕人都缺乏主動探求知識的動力, 有社會事件之事, 空有熱情參與, 卻無法做出獨立思考及分析能力, 只能被運動的領導者弄得團團轉…….

        • 山中 說道:

          坦白說,香港的公共知識分子水平不甚高;他們的文章也甚少提及扎實的學問。「第一健筆」的問題我們已經說過,他跟外國的專欄作家比真的相差甚遠。香港也受文化與地域所局限,香港人很難跳出這口井去尋找知識。

        • 嬸C 說道:

          網上看的很多難辨真假。報紙越不可靠越多人看,雜誌差不多全都不知所謂。沒有一些大衆看得明的知識性雜誌如 Discovery,最近這幾年才有中文版。未見有本地出版。連飲食的也是鱔稿。
          Model answer 式教育。沒有教辯論技巧,寫論文又只著重格式文法。根本就是全民不用腦文化。
          像馬來拉人質事件,局然問為甚麼菲律賓警察不欺騙犯人,先答應要求救出人質?
          救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