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由貿易區的重大政治經濟影響

中共政府要在上海開設「自由貿易區」在政治上是一件很愚蠢的事。

一般所謂的「自由貿易區」是指多國締結減少關稅、貨物、服務或資金入境限制的協議,NAFTA和歐盟的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都是典型的自由貿易區(自由貿易對經濟並不一定有利,這點我有機會再談)。如今中國要在上海建立「自由貿易區」,而不是和其他國家締結貿易協議,這種「自由貿易」是跟誰進行?上海跟上海,還是中國跟上海?

上海這個「自由貿易區」首先在28平方公里(比兩個官塘區大一點)的範圍來開設試點,在區内逐步開放人民幣兌換與其他金融業務,並對區内企業作出稅務上的優惠。與其說它是個「自由貿易區」,還不如說是一個比其他特區更開放的金融特區。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只懂得不斷建特區,而沒有根本的「改革」,中共的經濟政策可謂黔驢技窮。

三十年前設置特區能夠保持制度穩定而帶動巨大經濟增長,是因爲當時中國的生産力在毛澤東錯誤的國策下受到災難性的打擊,但只要稍微對經濟活動開放一點,它可以將大量農民轉投工業生産,使受到長期壓制的生産動力急速的釋放出來。三十年後的情況已經不一樣,中國出現產能過剩、嚴重的出口倚賴和極端的不平等。這幾項是阻礙經濟持續增長和製造社會動盪的主要因素。在這幾項問題沒有解決之前再開一個新品種金融特區,不是斷錯症開錯藥,就是在鋸箭桿,根本就觸及不了問題根源。

更何況,中國本土並沒有自由貿易可言,各省的公路之間有無數收費站,這就等於關稅。中國公民並不能自由的到其他省份謀生,因爲只要移居就會移出國家社會政策的覆蓋,形成所謂「體制外」的現象,北京和上海戶籍因而變得價值連城,也為這些地區帶來「假結婚」的生意。現在要在上海開設這樣的特區,不平等問題只會越來越嚴峻。能夠到上海工作並定居的「中國人」與外國人會成爲新的特權階級。能開在特區的企業也是特權企業,既然特區以金融業作爲首要目標,上海金融界將會成爲能左右決策的利益集團。金融界在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影響力一直是一筆民主赤字,而在極權與貪污極其嚴重的中國,中共自發的為這個利益集團制定地域性優惠政策就等於是培植上海金融幫成爲共同執政者。這樣下去,中國的平民百姓除了拼命鬧事之外根本不可能讓政權為他們制定任何政策。

上海這個金融特區又名符其實的劃地爲牢,人民幣兌換業務與資金流動不能走出這28平方公里(如何限制資金流往特區之外,我真的不知道,中國有龐大的地下錢莊體系,人爲的地域劃分並不能制止資金流動),因此只有從事出入口的企業才會進駐特區,並獲得政策優惠。内銷企業的現狀不變,因此是它們是相對地受到懲罰。如果特區再進一步降低對外國進口限制,中國國内與上海間的貿易壁壘就是相對的提高。在這樣的雙重打擊下,我相信中國本來已經很差得不可以再差的食品安全會惡化得更加快。

與此同時,中國的民營中小企業一直都難以在中國資本市場獲得資金,而上海特區的設置是加速與民營中小企業無關的中國資本市場發展,這樣的資本市場只會能投機炒賣或洗錢,並沒有為社會帶來總體正面利益的融資功能。這樣下去,中國的泡沫只會越吹越大,日後上海金融如出現任何危機,為了維護特區制度不受質疑,中共必定捨命相救,到時候全國人民都能看清體制是如何的不公平,或許這將會是壓倒這個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