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師教的是什麽?

(此文寫於兩日前,我不想繼續為林慧思的問題糾纏,所以沒有刊出,但看到林慧思的表現,我改變我的立場。)

我希望不是語文與邏輯。

整件事在政治上的問題已經了結,就等教育局的報告。本應沒有什麽好説的,但看到林慧思就她處分的回應,我忍不住要說兩句。

回應指學校的聲明沒有提及她「仗義執言而力阻打鬥發生」與「警方執法不公」,更揚言不會辭職及「對共產黨屈膝」。看到這幾句説話,我不得不懷疑林慧思除了教師之外是否還有另外一重身份–蝙蝠俠。她在日間是小學教師,晚上則化身為罪惡尅星,憑著她一雙拳頭與過人的機智,「仗義力阻打鬥發生」,懲戒「執法不公的警察」,單人匹馬摧毀八大黑幫,因而獲得市民的擁戴。但對她而言,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因爲她的目標只有一個:擊倒共產黨。她和共產黨之間有一段錯綜複雜的恩怨情仇,爲了達到這個終極目標,任何艱辛她都可以承受。不管是面對多大的危險,不論是黑白兩道的天羅地網,甚至是機械殺手穿越時空的狙擊,她都毅然面對,無悔今生,因爲她絕不「對共產黨屈膝」。看來她不是蝙蝠俠,而是V煞。我很難想象超級英雄漫畫以外的人物可以一本正經的說出上面的幾句話。

故事編完,說回她的語文與邏輯問題,「仗義執言」我可以將就一點給她,但「力阻打鬥發生」就怎樣說都說不上。「力阻」就是説假如沒有她的強力介入,兩幫人必然會大打出手。我怎樣看都看不到她有任何能力阻止打鬥,她是說警察在場對防止暴力事件沒有任何作用,就只有她對著警察罵幾句國罵才能「力阻打鬥」?這是什麽邏輯?是這樣的話,以巴和談不應找聯合國,應該找她才對。

至於「警方執法不公」,警察到底是執法了沒有?假如說警察沒有介入阻止打鬥,是警方沒有執法。沒有執法又何來「執法不公」?共產黨跟這件事沒有明確的關係,政治宣言應留待政治場合發放。要你道歉並不是要你向共產黨屈服,而是因爲你在公衆場合作了不適當的行爲。你要「仗義執言」也好,「力阻打鬥」也好,指責「執法不公」也好,你可以不罵髒話。他們說要警告你,是因爲你罵髒話違反職業操守(雖然我個人並不介意),你搞不明白這一點,你怎樣能説服人你接受處分並承諾不會再犯?

林老師,如果你這樣堅持的話,針對你的人也會跟你糾纏不休,到時學校可以說你根本沒有接受處分的意願而加重懲罰,這是何苦呢?漂漂亮亮的向「市民」為你髒言穢語道歉,讓事件落幕,然後你繼續教你的書,學生正常上學,我也不用繼續寫這些無聊事,這樣子「三贏」不就皆大歡喜嗎?繼續作無必要的對抗,學校/教育局就有理由解雇你(不懂悔改並引起事端阻礙學校正常運作,漠視學生的利益),學生正常生活受阻,我得浪費時間寫無聊評論,這樣整個社會就跟著你一起輸。不要以爲學校是在對你做出任何壓迫,因爲你只要不出聲或發出一個恰當的聲明就能解決這件事。要當超級英雄也要有足夠的訓練,林慧思的語文與邏輯思考能力明顯是不足以勝任她的工作。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8 Responses to 林老師教的是什麽?

  1. heartofkafka 說道:

    『因爲你只要不出聲或發出一個恰當的聲明就能解決這件事。』

    She already apologized to her school, coworkers, parents and students.
    http://www.plpb.edu.hk/notice/20130726b.pdf

    Anything more is just political prosecution.

    I am quite surprised you have this view point – I guess you just want her to cut the losses and get on with her life instead of being pushed to be a martyr.

  2. 盲毛 說道:

    吳克儉說尊重學校的決定,其實是把燙山芋交給學校。根據今天報章報道,校方:

    「即使在口頭警告中,我們亦是說她違反了專業操守」

    根據教育條例第47條:

    常任秘書長可在以下情況取消任何教員的註冊─ (由2003年第3號第11條修訂)
    (a) 基於第46條所指明而適用於該教員的任何理由,不論在該教員註冊時該理由是否存在;
    (b) 如常任秘書長覺得該教員不稱職;
    (c) 如該教員已違反本條例任何條文;
    (d) 如常任秘書長覺得該教員作出的任何行為,屬常任秘書長認為足以構成專業上的失當行為者;或
    (e) 如常任秘書長覺得該教員作出的任何行為,屬常任秘書長認為不利於維持該教員任教的學校的良好秩序及紀律者。

    校方其實是把燙山芋交還給教育局。合理推測,給教育局的報告應包括那口頭警告。若然如此,教育局常任秘書長不可能當看不見,否則可能有失職之嫌。當校方已經認為林慧思違反了專業操守,常秘又有什麼理據認為林慧思沒有違反以上的(d)或(e)呢?判斷錯誤也是失職。

    常秘是技術官僚,論理應按本子辦事,犯不著賠上專業名譽。局長是政治任命,要作政治決定。這個結,不好拆。事情發展到此,什麼的決定,都會受到一方的質疑。而林慧思本人,也繼續把事情發酵。

    • 山中 說道:

      常秘當然可以說她違反d,e 了。但如非梁振英開口,他也可以對它不了了之。現在學校說口頭警告沒問題,就是説事情並不是太嚴重,常祕也不會因此除消註冊。事件在梁開口前已經政治化,當時最好的行動就是不理它讓它過去;梁振英開口後就應大事化小。現在常秘一關還沒過,林慧思這樣玩下去,就會把小事閙大,吳克儉下不了台的話,那就可能一拍兩散。

  3. 盲毛 說道:

    不知是否林慧思本人所願,她表現得好像不想事情停下來。常秘想不了了之,恐怕也不容易。

  4. Bujiushiwola 說道:

    “我希望不是語文……." Agreed.

    Saw a Reply on BILL’s page:

    [Latest statement from Lam, “我並沒有任何代言人,任何人在9月2日到校示威的,無論是反對者或支持者,都不是我的朋友。

    因為我的朋友,會明白小學生的心情。由其是小一學生剛剛入學第一天,你忍心在大吵大鬧,嚇唬他們嗎?我不忍心!

    (林慧思)"

    由其是??? Should be 尤其是!!!. She can’t even get this right……………]

  5. William Lam 說道:

    很多香港人都沒有留意到, 林老師所有對警察的指控都欠缺一個完整的論證過程, 惶論由法律及警例上論證其指控…….他們仍然盲撐, 是否要顯示自己連基本批判思維能力都沒有? 說起來, 這班人才更恐怖……

    • 山中 說道:

      對,不用腦想問題,才是真正的問題。

      • William Lam 說道:

        山中兄, 林老師的支持者不乏大量泛民人士, 但他們普遍迴避林老師的指控所存在的問題, 有些新聞評論員有嘗試為他們進行論證, 但仍是什麼都論證不到, 更有甚者, 連某些自稱通識科名師(算是吧)都完全用跳躍式思維死撐她, 看下去, 其實很令人心寒……
        https://www.facebook.com/hkliberalstudies

        我實在很難想像, 連民主派甚至個別通識科的老師都因為政治取態而放棄基本的論證態度……..

        • 山中 說道:

          泛民在玩「黨派政治」,另外一些人則是因爲意識形態而陷入爲主。說得技術一點就是confirmaton bias,大多數人會下自己想看到的結論;說得簡單一點就是大多數人都不用腦。

  6. 地球人 說道:

    沒腦的人不用腦想問題是沒有問題的. 有腦而不用腦想問題也是沒有問題的, 有腦而用腦想問題但想出的是冇腦一樣的問題, 那便是大問題了. 高達的存在與否不是山中想帶出的問題, 但大部份人還是把焦點放在高達應否存在及為何存在的問題上爭論. 那便是"有腦而用腦想問題但想出的是冇腦一樣的問題, 那便是大問題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