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掉什麽地方去?

警方發表聲明,指在天水圍論壇外的集會活動中縱容黑幫的指控,「毫無根據,與事實不符,且有誤導市民之虞,並對此表示遺憾」,並說「人員並已按當時情況採取果斷的相應行動,並公平公正地處理該等事件」。

這樣的説話,說了等於沒說,還要重覆的說,只會引起更多不滿。警察要做的是解釋他們當天的行動,用道理消除公衆的疑慮。有道理的話不怕説明白,警察如何執法、評估風險又不是什麽秘密。

至於讓重案組調查林慧思的問題,警察說:「秉持相同準則處理有關案件,並會根據涉事人所提供的資料從多方面搜證,繼續調查工作」。這就是非常愚蠢的言論。當天這麽多警察在場,當場不拘捕林慧思,事隔了這麽多天不去採取任何行動,要有人舉報才讓你出動重案組調查?你今天的行爲説明你當天的與往後幾個星期的行爲都有很大的問題。你是否在說當天的警務人員沒有正確的履行職務?然後整個警務處都不知道應否調查林慧思?警察協會的聲明對法律問題提都不提,要有人報案教阿sir你應該如何履行職務,你才懂得去調查?他人去報案「阻差辦公」,你才去調查,你是否想說當天警員有否受阻,他自己也不知道?你在告訴我警務處智力有問題還是想說那些前綫警員的智力有問題?

陳方安生說「要求教育局就林慧思老師事件提交報告,令人聯想起文革批鬥」。香港人到底知不知道文革是什麽?我不同意教育局與警務處要調查林慧思,認爲梁振英在向一個弱小教師施加政治壓力,但我並不會用將此事跟「文革」扯上任何關係。文革是共產黨政府一手推動的無政府狀態,是毛澤東政治運動的高峰。批鬥是紅衛兵等「民間組織」根據自己的意識形態,「私下」對他們認爲不認同毛澤東思想的人,發動精神上、身體上、財產上的侵害,逼使他人向這種「大衆的暴力」屈服,而公權力則以不介入的方式縱容這種暴力行爲。不論是逼害的程度與本質,兩者相差甚遠。用文革來形容此事,是在羞辱文革中的受害者。

我早前寫文章也有引用紅衛兵的歷史來説明某些事,但我說的是紅衛兵盲從附和與隨意攻擊想法不一的人的暴民行爲。我會認爲某些公衆人物,例如陳雲、黃毓民、黃洋達之輩都有這種「非己即要打倒」的紅衛兵心態。但我不會用「文革」來形容他們的行爲,因為,到目前爲止,他們沒有能力去發動新的文革,我也相信就算他們掌握政府權力,制度也不會容許他們發動文革式運動。

 一個領導者的首要任務是向公衆説明問題,根據問題的情況作出正確的判斷,而不是人云亦云,讓他人的情緒反客爲主的牽著自己的鼻子走。現在的問題是,不論是政府或政黨,他們都不能作出明智的判斷,也不能帶領公衆解決社會的問題。支持也好、反對也好,如果只懂得向站在對立面的對方直接進攻,但沒有足夠力量擊倒對方,如果不遭到迎頭痛擊,就會形成僵局,對雙方都沒有好處。戰場不在這裡,不應再這點上虛耗政治資本。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