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慧思調查報告可以有什麽結果?二

吳克儉告訴我們報告撰寫程序:「根據現有機制,學校的管理層會先商量事件,然後決定如何處理,分析後校方會向教育局遞交報告,局方會將建議交由常任秘書長審閱」,我們可以利用這項訊息更準確的預測報告會得出什麽結果。

原來的預測是以教育局主導調查的方向思考,現在吳克儉告訴我們「機制」應是由學校自行作出報告,再向教育局匯報。原理上,結果都是一樣,只不過「現行機制」讓學校分擔了部分責任,教育局要做出任何結論都會相對地安全。在這個過程下,學校的提議會成爲教育局主要考慮的事項,因此,之前提出的結論3–要求學校自行處分,本身這個程序的初始立場。在這個基礎之上,教育局可以提出什麽是適當的處分,再讓學校考慮。故此,報告要考慮的其實是教育局要不要結論3之上做出其他提議。

沒有梁振英的「責成」,學校本來就會自行處理這件事,事件就會落幕。事情本身的嚴重性不大,按常理推斷,學校最多就是向林慧思作出口頭或書面警告,要求她小心言行。梁振英的「責成」使事件政治化,學校的一舉一動都會引起注視,學校的考慮也會變得政治化。學校要避免公衆的反應,建議應以口頭或書面警告為上限,提出不超出上限的處置,這樣就不會太大的得失支持或反對雙方。看到這份提議,教育局有幾個選擇:1)接納學校建議;2)不接納學校建議,加重處罰;3)不接納學校建議,減輕處罰。

教育局會怎樣做,取決於它的政治智慧,願不願意有效的擺平幾方人馬。接不接納學校建議要看學校提出什麽處分。如果學校提出重的處分,接納它能滿足梁振英的大頭症但會得失社會大衆,公衆也會指責教育局對學校施加壓力。如果學校提出非常輕的處分或不處分,接納它就等於是扇了梁振英一記耳光。因此,對教育局來說,對它最有利的選擇是學校提出較輕的處分,教育局往上輕微調整,讓它看起來「適當」,這樣子就能保住各方的面子,也順利讓事情落幕。我相信教育局已經派了人去教學校怎樣寫這份報告。

這是最合理的選擇,也是之前提過的「最佳方案」,所以教育局採用它的機會最大;聼吳克儉的語氣,我相信他會這樣做。除非整個政府跟著梁振英一起瘋,否則我這杯咖啡看來是喝了七、八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林慧思調查報告可以有什麽結果?二

  1. Bill 說:

    I do not want to argue again. In a nutshell, I would say if the school has already dealt with Ms Lam by either oral warning or written reprimand, that would be the end of the matter. The Permanent Secretary can only decide whether to de-register her. If her registration is not refused, then it is the end of the matter. I don’t think the Government has any other jurisdiction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