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的功效

坦白說,最近幾天寫這麽多關於林慧思事件與延續實在是有點煩厭,在這裡寫,在標少那邊留言,無論是邏輯上與實質上的論述我其實已經重覆了好幾遍。戴耀廷這文章算是近期比較好的,起碼不會將「不執法」與「選擇性執法」混淆。Bill說他從法理層面探討,將邏輯問題交給我,還好這篇並沒有犯下太大的邏輯謬誤,不然我的頭就會大好幾倍。話雖如此,他依然有幾個邏輯問題沒有考慮到。這篇文章的主要邏輯謬誤是無相關結論(irrelevant conclusion)與繞圈論述(circular argument)。這事我留待明天再説。

說起來,要指出他人的邏輯問題並不容易,我需要重組他人的邏輯論述,有時要寫出論述的邏輯格式,然後再説明這些論述屬於什麽類型的謬論。單是重組部分就甚費功夫,如果論者邏輯混亂,我重組起來也會特別費勁。但這過程的好處是,我必須細心的想論者的邏輯與理據是什麽,讓我理解他們的出發點,為他們的論述作出最寬容的解讀,而不是一味的反駁。我也可以透過這個過程反思自己的邏輯有沒有錯誤。我說「 好的論述與證據可以讓我改觀」,這並不是空話。

不管怎樣,我希望這件事可以盡快過去,香港人應將精力集中於更重要的問題。政府扶貧政策「諗縮數」、民主黨背棄民主原則這兩件事都比林慧思事件重要數十倍。個人「英雄」不足以影響制度性問題,有幾多個林慧思都無補於事。細心想問題、關注更重要的問題就是人文主義的核心精神。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