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慧思事件討論中經常出現的謬論

看來香港人是說什麽都不會放過繼續討論林慧思事件與餘波的機會。討論也不是問題,雖然這樣的話題非常沉悶,問題是我所看見的評論文章,都充斥著大量謬論(fallacy,不合邏輯的論述),謬論之後又是一個謬論,用謬論支持結論,再以這樣的結論支持另一個結論,每次都讓我看得搖頭掩面。如果我每見到一個謬論就喝一小杯,看三篇這樣的文章/報導,我就會酒精中毒。我在這裡指出這兩天看到的謬論,説明它們爲什麽是謬論,有時間我再列出香港人在討論中經常見到的邏輯問題。

訴諸無知謬論(argument from ignorance)

林慧思:「不明白為何當日集會,不屬於政治活動」;涂謹申:「當日舉行集會的團體,立場鮮明,警方認為不屬「政治活動」,令人感到奇怪,希望警方詳細解釋」;吳靄儀:「一個集會起源,係事關警方執法有否偏頗。警察仲上去站台?本身便一定是政治參與」;「就算個集會本身唔政治,隨著他如此上台,性質亦會演變成政治集會」。

雖然林慧思沒有直接指出當日集會必然是政治活動,但她的言辭中包含了這重隱喻,而吳靄儀就直接把話説出來。訴諸無知謬論,簡單的說,就是「我想不到其他可能,所以它必然是這樣」。用在這裡,它就是我想不到當日集會有可能不屬於政治活動,所以它必然是政治活動。政治活動在《警察通例》裏指的是「影響政治決策、政府組成的活動」,包括競選、發表政見、參加政黨,但支持「警察依法處理事件」並不能說是「政治活動」/「政見」。換個角度想,假如城市論壇邀請警方發言人説明/辯論事件處理方法的問題,我們不能說它是「政治活動」。當然,集會的組織者有身份上的問題,容易讓人起疑,更會引起更大的爭議,但那是處理手法是否明智的問題,跟「政治活動」是兩回事。

假如吳靄儀邏輯正確,那警察出來說明他們執法沒有偏頗的話,他們就是發表政見。又換個角度考慮,陳偉業說法官執行政治任務,法官要求道歉「若陳不道歉,或會引用《裁判官條例》判處陳侮辱裁判官,並會押後下次判刑時一併處理」,又是否像吳靄儀所說,「有利益衝突」?按照吳的邏輯,這個法官繼續去審這案件就會自動成爲政治事件。如果集會本身不是政治活動,警察的參加也不會變成政治活動,除非他去發表「政見」。

問題在於如何定義「政治活動」,連清晰定義都沒有,單憑感覺,論者就可以說什麽就是什麽。當然,如果採用「政治就是城市的事務」這個定義,什麽都是政治,說什麽都可以是對的。

訴諸大衆謬論 (appeal to popularity);太多問題謬論(many questions fallacy); 毫無關係謬論(non sequitur);紅鯡魚謬論(red herring)

謝連忠文章題目為「政治檢控」,不再無的放矢,提出論點主要是:

A,「就8月4日活動而言,最有可能是屬於(a)支持或參與政治團體的政治活動;而警司劉達強其後的傳媒訪問,應屬於(b),即非為執行職務而公開發表政治言論(包括向傳播媒介發言)」;

B,「就這些活動是否稱得上是「政治活動」,是否對「警隊公正執行職務」的形象帶來負面影響,自有公論,但從輿論所見,與警方持相反意見的人大有人在,亦即等如警隊己因警員們參加8月4日的活動,在聲譽付上了代價」。

B 段的「自有公論」就認爲大衆認爲是對的就是對。歷史上,大多數人曾經認爲地球是平的,或者太陽繞著地球轉,但大衆的輿論明顯是跟對錯沒有關係。B段的第二論點是延續「自有公論」的訴諸大衆謬論,在這之上提出「在聲譽付上了代價」。「在聲譽付上了代價」有幾個可能性:1)警察處理不當,但跟「政治活動」無關;2)警察溝通出問題,讓人產生誤會;3)公衆沒有考慮清楚事件的問題。這樣的論點並不是在探討事實,而是讓警察不論是怎樣回應都會「在聲譽付上了代價」,用有指向的問題堵著對手的嘴,就是太多問題謬論。

A段只是提出了「可能性」,「可能性」跟事實沒有直接關聯,犯了毫無關係謬論。而他往後再B段提出「自有公論」和「聲譽付上了代價」而沒有去證實他提出可能性的真確性,就是轉移視線,是爲紅鯡魚謬論。

稻草人謬論(strawman fallacy);毫無關係謬論(non sequitur);鞋抽謬論 (shoehorning fallacy)

Vicform的Vic:『 [反對者]不認為香港警察已經淪為共匪的家丁,對付香港社運與抗共人士絕不手軟,碰上愛字頭組織在香港胡作非為卻自動腳軟失明;他們更彷彿對警察鬧出「黑影論」、「低調通緝」等醜聞完全無知無覺,至今仍然認為香港警察執法公正,不容挑戰質疑。』

反對者真的是這樣認爲嗎?標少都不認爲警察可以「執法」,因爲缺乏法理依據,這等於是我們對「黑影論」、「低調通緝」完全無知無覺嗎,又或者認爲香港警察不容挑戰?我們也不認爲有「低調通緝」陳玉峰這回事,但不管怎樣,兩者毫無關聯,警察上次錯不代表這次也錯,這就是毫無關係謬論。將反駁辯論對手沒有說過的話,錯亂的表述對手立場,是為稻草人謬論。鞋抽謬論是指論者立論時找一些毫無關係的論點,強行說這些論點支持結論,就像使用鞋抽將鞋子強行套腳上一樣。這邊文章從村上春樹到共產黨怎樣都是鞋抽謬論。

採櫻桃謬論(cherry-picking)

謝連忠:「結論是《警隊條例》 第10條,沒有賦予警察設置「封鎖區」的權力,是責不是權」;『我們討論的是法律,「有需要就封鎖」,說的是「情」,不是「法」。至於說:「平時發生天災人禍死人塌樓果d情況都唔封鎖得?」如此封鎖,即使是對,也是基於「情」』;『有網友回應意指「警察設置封鎖區是違法行為」,或指,警察豈非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設置封鎖區?這兩種看法都是過於極端和不現實,上到法庭一定比法官轟走。警察有責任履行法定職務,要履行便需採取一些措施,包括設置封鎖區』。

他一邊說警察在林慧思事件中沒有設置封鎖區權力,封鎖只是「情」,不是「法」,所以林慧思出入封鎖區,但在另一邊又說如果說「警察設置封鎖區是違法行為…「上法庭一定比法官轟走」,這就是是選擇證據的矛盾–合結論的論點就採用,説明結論有問題的就不理,是為採櫻桃謬論。假如警察設置封鎖區,是「情」,不是「法」,上法庭也沒有一定被法官轟走之理,因爲法官所考慮的是「法」,不是「情」。有職責就自然有履行職責的權力,不然這個職責是廢話。是「法」的話,到任何場合都是「法」;是「情」的話,就萬水千山總是情到任何到任何場合都是「情」。不可能突然是「法」,突然是「情」。

考慮問題要用邏輯,不能認爲是這樣就是這樣;不考慮邏輯與事實就不能知道真相。能夠在事實與邏輯上討論,我很歡迎,但要進行有建設性的討論就必須跳出既定結論,根據事實來推導結論。我認爲警察執法上沒有問題,只是警察協會胡亂發聲明引起更大的反應,這樣不就夠了嗎?有必要說警察必然是政治工具嗎?我再問一次,無緣無故挑起警察的敵意對自己有什麽好處?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9 則回應給 林慧思事件討論中經常出現的謬論

  1. Bill 說:

    香港的大學一年級,應強制修讀思考方法/三段論,以免情緒冲昏理智,判斷是非曲直,除了個人喜惡及價值觀,要有一套正確的思考方法作為依據。

  2. 鬼谷方十 說:

    《警察通例》:「警務人員應經常避免參與**任何足以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或**任何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尤其不能參與本章開首的所界定的政治活動……」

    拗「政治活動」是捉錯用神,警察明顯犯規。

    • 山中 說:

      「任何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有一個問題,就是意義比政治活動更模糊,取決於公衆隨時改變的態度。而且更有「應經常」,跟後面「不能參與」有不同的意義。至於集會是否「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則非常模糊。如果定義為「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在這事件看來,就是假定之前青關會事件警察行動有極大不妥;如果定是根據「市民誤會」,市民可以誤會很多事。再者,我們也要考慮警察的人權應怎樣的限制。我會認爲警察可以參加遊行集會,只不過出席此次集會並不是明智的決定。

      • 鬼谷方十 說:

        意義模糊不打緊,按合理方法釐清就得。

        「經常避免參與」有自律意味,「不能參與」就是強制規定,本義有分別但引申義幾乎無分別。

        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由林慧思事件引發出來的旺角挺警集會,警務人員出席是否「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呢?我認為是,林慧思事件的本旨是質疑警察執法不公,當事人的「警察」卻出席集會「撐警察」,身份有衝突。

        • 山中 說:

          有幾個方法去想這個問題:1)警察當然是「撐警察」了,他們去「撐警察」並沒有改變任何立場;反之如果他們去「反警察」,也會引起爭議,因爲他們「反警察」就説明之前行動不中立。根據這點「支持/反對」不是因素,而是「休班警察應否參有爭議性的活動」。2)「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應分爲兩段讀,「可能使市民誤會」和「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考慮後者,警察「撐警察」會否影響職務?如果是既定立場的話,影響沒有發生;3)考慮「可能使市民誤會」,它跟警察的人權有否衝突?「誤會」應否有合理懷疑?

          因此,真正的問題其實是「休班警察能否參有爭議性的活動」。如果他們什麽都不參與,就自然不會引起對警察的疑問,但這樣就會引起人權的問題。

          我是法官我會這樣判:只要警察出席的活動不是支持警察以外的其他團體(因此不會偏袒)或相關言行並不涉及團體本身,例如捐款給慈善機構,則出席這樣的活動應屬於警察的人權。

          換個角度想,集會的題目依然是支持警察正當執法,但它的目的是邀請警察講解執法的正當性,警察能否出席?

          如果問題是我提過的多倫多警察槍擊案,這樣警察就不能發表相關言論或出現活動,因爲案件在調查之中,這樣的活動會被視爲意圖影響調查。

          當然,我也可以是錯的。

          • 鬼谷方十 說:

            1.當社會正質疑警察濫權,警察卻去參加集會撐自己人做得對,我懷疑警察自己製造輿論撐自己。這個懷疑合不合理?避嫌就是這個意思。

            2.「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說的是觀感、形像的問題。不避嫌,難免就會令人懷疑某些做法是否公正,還是有hidden agenda。

            3.法官也不能公開議論時局,這是否限制了法官本人的人權?當然是。但這是為了更大的福祉,合理的手段。

          • 山中 說:

            1. 如果他們不參加當然不會引起嫌疑,但我們沒有理由現信警察會因為參與了這個活動會改變了什麽。利益衝突是指一人可以利用他的地位獲得額外的利益,而這樣違反他的操守,違反他的初始立場。
            2. 我不知道如何帶上了hidden agenda。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因此支持某個團體,或在集會上發表支持某個團體的言論,如沒有的話他們的集會「可以」只是解釋執法正確,而解釋執法正確並不是不公,而是他們的初始立場,所以我才說初始立場沒有改變的問題。
            3.法官評論時局就是發表政見了。政治中立而為防止他們用特有的權力影響政策。

            我可以同意警察出席集會的確引起公衆的疑惑,或嫌疑,滿足了「可能使市民誤會」這部分。但我的問題是,單憑這點而禁止警察集會會否跟《人權法》產生衝突。我沒有必然正確的答案,但考慮到自由的原則,我覺得會有問題。

  3. Bill 說:

    正忙於寫別的東西,有空我會寫幾句,否則山中以為我給人封了口。

  4. 山中 說:

    讀者諸位,
    如果我們是在以事論事,請不要對留言打不好的評分。

    • Bill 說:

      寫完自己那一篇眼都花埋,又要來凑熱鬧。各位大哥,不如上網找Police General Orders看原裝正版。

      34. A police officer shall at all times abstain from any activity which is likely to interfere
      with the impartial discharge of his duties, or which is likely to give rise to the impression
      amongst members of the public that it may so interfere. In particular, a police officer shall not
      participate in political activities as defined at the head of this Chapter, except:
      (a) to cast his vote as a registered voter; or
      (b) when on final leave AND permission has been obtained from the
      Secretary for the Civil Service to participate in election or electioneering
      activities in relation to HKSAR Deputies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nd/or Election Conference for the NPC Elections; or
      (c) permission has been obtained from the Secretary for the Civil Service to
      participate in Village Representative Elections in accordance with CSB
      Circular No. 9/2010.

      ‘Political Activities’ include, for example:-
      (a) lending support to, or participation in political activities of a political
      organization;
      (b) speaking publicly, including to the media, on matters of a political
      nature other than in the course of official duties;
      (c) distributing political publications;
      (d) promoting or advocating political views or the electioneering platform
      of any candidate; and
      (e) canvassing or campaigning on behalf of a political organization

      首先是"at all times abstain from",「經常避免參與」這中譯不準確。三不准:
      1. at all times abstain from any activity which is likely to interfere with the impartial discharge of his duties;
      2. at all times abstain from any activity which is likely to give rise to the impression amongst members of the public that it may so interfere;
      3. shall not participate in political activities

      All along I disapprove their participation in this Sunday rally because it was unwise to do so. Though the word “likely" is used to lower the threshold, it is not clear what activity “1″ and “2″ refer to. It is further dampened by the word “impression" in “2″. How do we measure the impression of the members of the public? By opinion poll? It is easier to decide as far as political activities are concerned.

      Well, what I said above intended to show the general misconceptions of how the Police General Orders (PGO) are used. They are internal guidelines created by the Commissioner of Police under S.46 of the Police Force Ordinance Cap 232. The Commissioner may from time to time make such orders as he thinks fit. In the event of violation, the police will convene a disciplinary board to consider whether the allegation is proved. The police themselves will decide and interpret the PGO internally until the decision is challenged in court by judicial review by the defaulted officer involved. We can comment but even some critics say PGO is not consistent with the guidelines given to other civil servants, it is in the hand of the Commissioner to stipulate these guidelin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olice Force Ordinance. Unless the law is changed, the PGO will be the exclusive property of the police force.
      鬼谷方十 tried to compare Guide to Judicial Conduct. I am afraid the society has a higher expectation for judicial officers. Even if the Guide is inconsistent with HK Bill of Rights, it does not matter. Breaching Bill of Rights can survive judicial scrutiny because we have to consider proportionality, rationality and necessity for the breach.

      In the subject matter of the discussion, I opine that the police participation in the rally last Sunday does not contravene Order 34 of PGO.

  5. 鬼谷方十 說:

    //Well, what I said above intended to show the general misconceptions of how the Police General Orders (PGO) are used. They are internal guidelines created by the Commissioner of Police under S.46 of the Police Force Ordinance Cap 232. The Commissioner may from time to time make such orders as he thinks fit. //

    Police wins. 原來警察通例的裁判是警務處長,禿鷹早幾日講咗旺角集會無問題,市民已經無point再拗。

    PS 法官例子只是用來解釋「限制人權其實無乜大不了(不一定不合理)」。

  6. 白馬 說:

    1.法輪功政治色彩濃厚——天滅中共, 退黨保平安
    2.青關會反法輪功——敵對政治組織, 共產黨爪牙
    3.事件起因, 公眾尤其政治觸覺立場比較強的林慧思, 不滿警察沒有分隔開雙方, 質疑警察有政治取態——公安, 23條
    4.8月4日集會目的明確, 打林慧思, 文革味濃, 支持林慧思的陣營包括激進民主派議員, 立刻動員撐林。

    至此事件都未夠政治化?

    5.劉達強8月4日台上發言:「各位,我從來都唔搞政治,但係今日我唔出嚟唔得啦……」<==即係今日搞啦; 「不能將歪理帶入立法會」<===即係想影響選民投票還是想改議事規則?

    咁都唔係政治集會?劉達強根本係明知這是一個政治集會而選擇出席。

    至於禿鷹, 有權力而無公信力, 不能討論。

    • Bill 說:

      我們慶幸有言論自由,各抒己見,又沒有扣人帽子。諸位立場清晰,也論述自己的理據。此事有超過一種合理推論,原因是PGO寫得含糊,含糊通例自然產生含糊釋義,等如放隻VCD入blue ray機來看,依然是VCD resolution。故此,鳴金收兵。

    • 山中 說:

      I’m not gonna say anything, because it is very time consuming to sort out the logical problem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