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邏輯想問題

第一件要說的事是,我收回前一篇「練乙錚垃圾」幾字。原因一是「垃圾」並不符合本博風格,二是使用這樣的詞語完全是爲了刺激讀者的情緒,讓他們按捺不住要留言。也就是說,這回我是當了一會troll試試。練乙錚的文章是有很大的問題,但也不至於用「垃圾」去形容他為人,所以特此回收。

這幾天的文章也故意將林慧思放在標題裏,利用她和練乙錚的知名度,讓盲流流到這裡來。雖然瀏覽人次大幅增加,但我對這樣的「讀者群」一點都不在乎。我不知道香港人打算看多少關於林慧思的言論,也不知道林慧思一事有何值得深入探討的價值。林慧思本人也覺得事件應告一段落,爲何香港人要執著打一隻死馬?因爲容易?又有值得留意的另一件事,上一次本博瀏覽人次大幅增加是因爲六四和學聯示威,但上次的增幅並沒有這次的大。香港人是否在告訴我林慧思事件比六四更為重要,更有價值?香港人,是時候用邏輯想清楚問題了。如果不明白邏輯是什麽,我也不責怪誰,因爲香港學校好像沒有教。請容我在這裡作一個簡單的介紹。

要用邏輯考慮因果關係,最基本的形式是三段論。其形式如下:

1. 所有A都是B;(All As are Bs)

2. x是A的一種;(x is an A)

3. x是B的一種。(x is an B)

考慮因果的條件性問題:

1. 如果A,然後B;(If A, then B)

2. A;

3. B。

用一個例子,1. 所有香港人都有香港身份證;2. 陳小明有香港身份證;3. 陳小明是香港人。這是一個valid (有效的或恰當的)的論述形式,但它並不一定是sound (正當的?有人清楚中文怎樣表述這些術語的話請告訴我)。一個可以接受的論述需要同時是valid和sound。Sound與否則取決於前提(premise)的正當性,再用例子説明,1. 所有香港人都有香港身份證; 2. 陳小明沒有香港身份證;3. 陳小明不是香港人。這個論述的形式有效,但並不正當,因爲前提1的假設有問題。是否所有香港人都有必然香港身份證?沒夠法定年齡領取香港身份證的小孩就沒有身份證,但我們不能否定他們是香港人這種身份。邏輯要求我們用一套一致的方法去想問題之外,也同時要求我們質疑假設的正當性。

公衆考慮最近的林慧思事件,他們的思維一般是這樣:

1. 如果青關會阻擋法輪功宣傳,警察就要執法;(if A then B)

2. 青關會阻擋法輪功宣傳,警察不執法;(A, not B)

3. 警察選擇性執法 。(C)

這種論述既不有效也不正當。先說有效性的問題,論述不能論證「選擇性執法」(C)這項結論,因爲最多警察也只是不執法(not b),屬於疏忽職守的問題。在邏輯上這叫做「 毫無關聯的謬論」(non sequitur),兩個前提與結論無關,因此不支持結論。另外前提1並不正當,「青關會阻擋法輪功宣傳」跟「警察就要執法」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正當性的問題我稍後再説,要論述警察「選擇性執法」,論述的形式應該是這樣:

1. 如果兩人同時違法而警察只拘捕其中一人,警察就是選擇性執法;(if A then B)

2. 青關會與法輪功同時違法,警察只拘捕其中一方;(A)

3. 警察選擇性執法。(B)

這樣的論述就是有效的,但並不正當,因爲P2:「青關會與法輪功同時違法,警察只拘捕法輪功」的假設與現實不符。青關會與法輪功並不一定同時違法,可能是一人違法而另一方守法,所以「警察選擇性執法」這一結論不為前提所支持。這種論述不能讓人接受。

既然「警察選擇性執法」這一結論不正當,我們可以嘗試考慮「疏忽職守」的問題:

1. 如果一人違法而警察不執法,警察疏忽職守;(if A then B)

2. 青關會違法,警察不執法;(A)

3. 警察疏忽職守。(B)

這也是有效的論述,但是不是正當,我們不能透過論述看出來。要考慮論述的正當性,我們要考慮 P2:「青關會違法」的前提是否正確,而要考慮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動用法律知識。一般人對法律認識不深,就算是律師,如果他們不經常處理這些案件,也不一定知道答案。在邏輯上,我們對「不確定的前提」有一個處理方法:不接受這個前提,等待更多的訊息。

「不接受前提」並不等於「接受相反前提」:不接受「青關會行爲違法」不等於接受「青關會行爲合法」(not guilty不等於innocent)。這個立場其實是說,在有證據支持「青關會行爲違法」這一結論之前,先不認爲它是正確的,要接受這個前提是正確,提出這個前提的人必須同時提出證據。而到目前爲止,我看不到確實的證據支持這個前提假設。我批評練乙錚,就是因爲他的論述既不有效也不正當,(他甚至同時做出「選擇性執法、明顯對「愛字幫」縱容」兩種不有效兼矛盾的論述),也沒有為他的論述提供任何證據。在邏輯上,我們可以全部不理他的論述。

有人嘗試用《人權法》言論自由部分但他忽視了言論自由部分只針對公權力,而青關會抗議法輪功也屬於言論自由。依我看來,唯一能適用這種場合的是「擾亂公眾秩序」,但問題是青關會的行爲並沒有達到,或許很接近,這罪名的要求。所以我們沒有理由相信P2:「青關會違法」是個正確的前提。

既然前提不能接受,結論不為前提所支持,我們就更沒理由接受結論。考慮其他問題時也需要動用同樣邏輯。接不接受一個結論,並不視乎該結論有多大的吸引力,而在於結論是否為論述的前提與證據所支持。結論在邏輯思考的過程中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得出結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傳媒水平, 書作論法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3 則回應給 如何用邏輯想問題

  1. onsiu 說:

    Sound可譯為「確當」。少年時上李天命的課時多用這個翻譯。

  2. 可否 說:

    1. thinking fast – 林慧思、一男一女兩個警察和…;
    2. thinking slow – 兩個警察公會和…;
    3. tool – 青關會和法輪功宣傳…。

  3. juicy moi 說:

    我想問山中兄在外國有沒有人用這種教凙輯的方式去議論時事的?

  4. juicy moi 說:

    那為什麼你常用這種方法寫東西?

  5. juicy moi 說:

    懂的人不會看
    不懂的人更不會看
    有鬼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