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慧思成爲練乙錚「炒雜碎」的材料

唉。剛剛才說了我專挑「名家」來開刀,話口未完,練乙錚又發出一篇帶有林慧思評論的「炒雜碎」,弄得我想不評論這文章都不行。

此文犯了我讀文章最痛恨的兩件事:一、充斥邏輯謬論;二、文風俗不可奈,廢話連篇。先說第二點,我之前已經說過,「炒雜碎」乃是騙稿費的三流伎倆,是「作者已經沒有更多可以說的,於是就東拉西湊,胡亂下筆,將篇幅字數搪塞過去」。練乙錚此文開宗名義就是篇稿費,開首就寫了二百七十九字的廢話:

「刊登長文,《信報》可謂獨步天下,四五千字一篇的各類文章,一星期起碼半打,早已形成編輯風格,亦反映其讀者群的閱讀習慣。不過,文章要寫得言之有物長而 不冗,絕非易事,就以筆者為例,有話想說而眼高手低,幾乎是常態,不少事情發生了,有意見、想評論,但百思之餘,寫不出就是寫不出,躊躇之際,時限已過, 再動筆已是明日黃花。

又或者因一些事生出聯想、管見,難說包含什麽「大義」卻適合有所「微言」,遂有寫一輯比較短的雜文的念頭,每篇字數二千左右,分寫三五七個話題,每個話題幾十字到幾百字不等,不一定關於時事,不定期。取名「氣短」,到底是英雄氣短還是心悸氣短,筆者自己也搞不清楚。」

你用這麽多字數說一些無關重要的事,「四五千字一篇的各類文章,一星期起碼半打」當然是不足爲奇了。神奇的是,編輯居然不拿起大筆將這些廢話大刪特刪,並形成讓廢話垃圾充斥專欄的「編輯風格」,看來不只是作者在騙稿費,編輯也是混混濁濁的過日子騙人工。

我之前說:「讀者讀多了[炒雜碎],就會變得只懂得看垃圾,欣賞不了高水平作品,結果滿街都是垃圾」,練乙錚就說他的文章風格反映了「讀者群的閱讀習慣」,驗證了我的「作者寫多了,就會容易自滿,水平因此不能提高」這個結論。一個不懂反思的作者,這麽容易自滿,將「炒雜碎」當作是山珍海錯,讀者水平不提高,照單全收,於是社會容易出現「集群性歇斯底里」:問題的源頭就是這些不思進取的作者在不斷製造文字垃圾。我不知我的讀者有沒有中學中、英文教師,要是讓他們評分,我相信他們會給練乙錚不及格。

至於「雜碎」中的組件,我就挑林慧思一事作批評。練乙錚「粗口與襲警」一節共用了七百二十二字,其中只有「林慧思怒駡警察一事裏,社會的焦點不應該是林慧思,而是當日那支選擇性執法、明顯對「愛字幫」縱容、對林慧思斥喝逼迫而令大批旁觀市民十分不滿的警隊。林慧思已經道歉,那麽,警隊道歉了嗎?一哥道歉了嗎?」幾句,共九十七字,算是沒有離題。而他提的「語言襲警」一概念,我則是第一次聼說,支持警察的一方也沒有這樣提,在邏輯上練乙錚犯了「稻草人謬論」,將話塞在對方的嘴裏。警察如何「選擇性執法」,我看不見他對此有任何論述,看不到他提出任何邏輯、事實與法理上的論據。難道是練乙錚名氣夠大所以他說了就是,就會成爲事實嗎?

你要說警察「選擇性執法」不是問題,問題是你要去證明這是事實。這篇文章長達二千三百一十字,有這麽充足的篇幅卻連一個支持論述的論點都沒有,然後就跑去「炒雜碎」,我是編輯我會要你重寫。說事實問題,「選擇性執法」是説警察面對同一行爲卻因爲行爲人的身份不一而作出差別對待。在林慧思事件中,警察並沒有太多「執法」的行動:他們沒有拘捕任何人,沒有執法跟選擇性執法可是兩碼子的事。唯一的執法是他們架起封鎖綫,不讓已經鼓噪的人群進入引起衝突。林慧思是因爲闖入封鎖綫才跟警察發生口角。

如果是想說警察應隔開青關會,那又是另一回事,爲何兩千多字的文章不能將這麽簡單的概念帶出來?從法理考慮,警察應否隔開青關會,中間存在一些模糊不清的地方。首先,青關會並沒有也不能完全阻礙法輪功活動。法輪功有高空條幅,攤位也比青關會橫額大一倍有多,從事實來看法輪功依然能無阻的表達他們想要表達的訊息。第二,好多人都忘記了這點,青關會的行動是在抗議法輪功的宣傳,他們的言論自由也不應受阻。只要青關會不有效的阻礙法輪功、不使用暴力、不挑起衝突、不妨礙法輪功與其他人的接觸,警察應該作出最少的干預。既然問題有一定的模糊性,警察就應靜觀其變,而這也是警察當天的措施。你要說警察應隔開青關會,沒問題,但提出論據的責任就歸於你,而你有這麽多機會這麽長的篇幅,爲何不提出來?行文最基本的邏輯跑什麽地方去?

練乙錚憑什麽成名,他有沒有寫過好文章,我不知道。但從梁振英涉黑一事到最近這幾篇文章之中,我看不到這人有嚴謹的治學精神、嚴密邏輯思考能力和基本的文字應用水平。香港人都看這種文章,難怪會「一窩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傳媒水平, 書作論法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則回應給 林慧思成爲練乙錚「炒雜碎」的材料

  1. selina 說:

    有人恃着自己有幾分江湖地位,就係度胡謅,是胡謅,但提不出堅實理據。

    最怕社會上有很多知識分子,或"自以為"知識分子,見到練的大名,自己不去分析事理,就盲從附和。

    終於知道董建華當年為何炒X他。我要用粗口,是因為真心覺得他真的不配。他披着學者的羊皮,一副文質彬彬理性分析的樣貌,比那些社民連混混更遺害人間。起碼人地是真小人,我卻看到他是偽君子。

    • 山中 說:

      以事論事,我真的不知道練乙錚的爲人如何,只知道他在報章中的文章顯示他名不符實的問題,也缺少一個經濟學教授應有的風範。在外國,經濟學家都將說明白經濟問題為首要任務,我不知道練乙錚說這麽多牽強附會的説話是想要達到什麽目標。

    • Bill 說:

      selina,

      在我那裏就粗鄙,來這裏連粗口都講埋。唔好咁激喇,披着人皮的東面也多不勝數,看開一點吧。有時人就會慕虛榮,看文章是誰寫的,而不是看文章寫甚麼。把劣酒放進美酒瓶,就有人讚不絕口。你應該慶幸還有山中這類儍人,在不斷耕耘,不求收穫,不取分文,還沒有氣餒,你就先氣絕,到時我們又會少了一個讀者。

      • 山中 說:

        所以我說支持我們繼續寫作的最好方法就是銀兩。讀者給了我們銀兩,自然就不會這麽容易就氣絕了,不然就是白白付錢。所以給我們銀兩能有救命的作用,讀者也會長壽一點。

      • selina 說:

        我唔覺我好激喎 : P

        其實我在你那裡的留言,頂多只是較白話通俗,而且只是一/兩篇咁多;又,我知道你想在那裡經營較正經的風格,所以我先提出預警,希望你包容一下。講真,我唔覺得我用的語言是好粗鄙: P。你見我平時都好正經 (唔好話唔係呀~)

        網上流傳有個說法,話條片其實係社民運自己拍( 扮路人經過,行街點會無神神帶大聲公丫),不過條片流出後,公眾的反應未如他們所料,反而林老師遭起底,"被人鬧番轉頭"。這個亦有可能,亦合乎我所見的,社民連佢地真的很喜歡拍片,玩前線公務員,公開人地姓名、電話,再呼朋喚友在網上臭駡,玩網上欺凌。我唔講邊個部門,唔係差人,簡單講呢類MO有點喪,EQ高的唯有講句﹕ 哼,小學雞,忍你。EQ低的就像差人,開口還擊,結果,就如現在所見,掉進敵人圈套,墮入泥沼了。唉。

        • 山中 說:

          我倒覺得影片是法輪功提供的。

        • Bill 說:

          selina,

          我開玩笑吓,我好顛架。因為自己個blog通常都講嚴肅話題,所以要用語言配合。你白話文言粗鄙也無所謂,我玩得起。甚麼modus operandi都好,不要猜測,我們有堅定原則立場,就不怕試探。警察上星期日就領嘢,tactic應該以退為進,出來撐變成倒自己米。

          • 鬼谷方十 說:

            左報譴責、土共圍剿,兩個警察協會緊接發出低智聲明、華員會聲明支持那份低智聲明,然後退休警司站台、現職/退休警員出席,如非有意為之,簡直低B。

            以前我也不察覺「激進派」如此可厭,佔據講台和不斷肆意侮辱執勤警員兩件事,完全不能接受。

  2. Yau 說:

    我以前對陳雲,陶傑,古德明的文章都趨之若鶩,覺得他們都好像很有學識。但人長大了,多了知識後,發現他們寫作的方法,永遠都是用(或作)一篇歷史故事/寓言/名人說法 去推砌想要的結論。
    這種方法很華麗,容易吸引眼球,但我近年發現其實完全沒有意義。因為同一件事,只要你喜歡,便可以導出你想要的結果。如我說商央變法,要讚可說他成就秦朝大業,要罵又可以說他間接導至焚書坑儒,之後再加諸想要的對象 — 公民黨/習近平/毛澤東均可

    此類遊戲文章危險之處,在於無需甚至無辦法細心考正對或錯,但卻可以默默的幫人洗腦,並成就一代所謂國師 / 才子……

    • C 說:

      贊成。陶傑文筆好,但很多時對歷史不甚了了。十年前看時覺得有些獨到觀點,現在則覺得是重覆的怪論。

      我主觀地認為十個喜歡批評大陸的人中,八個對大陸的認識不深,而只憑幾十年來對大陸的印象來批評。

    • 山中 說:

      香港評論圈的一個問題是論者寫文章時都不會小心推敲問題,大多投讀者所好,邏輯性弱。好像練乙錚此文,將不必要,不能證錯的廢話刪去,剩下可以討論的論點實在不多。陳雲的更是一大篇毫無邏輯關係的形容詞,這麽多人看不出他的瘋狂而盲目跟隨,很讓我驚訝。

      • Bill 說:

        所以佢哋揾到銀,我哋講理據反而被challenge,仲係無錢嗰種,我哋啲免費午餐,人哋睇到以為落咗毒。

    • M Wan 說:

      拜託, 陶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賤人,以前在星島日報歐航版經常寫侮辱中國人與女性.後來回到香港被人亂封做才子,便立刻扮中國通.正樣衰口臭小人.

      • William Lam 說:

        他賤不賤我無從評論, 但他所發表的歷史"偉論", 卻經常成為香港史學界這個"小圈子"內的嘲笑及鄙視的對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