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動盪會否比蘇聯更慘?

這兩天關於中國最熱閙的新聞應該是新華社發表這篇名為《中國若動盪,只會比蘇聯更慘》的文章。南華早報指中國「國家新聞辦公室」發出指令要求各大小網站都要將文章放在首頁和首位。這樣的舉動也在網上引來很大的爭議

其實要反駁這篇文章甚爲簡單,兩個字就可以說完:non sequitur(沒有邏輯關聯,再細分的或就是「以果證因」)。俄羅斯的共產政權倒臺後,經濟的確出現嚴重的衰退,這是不爭的事實:

cri

數據來自IMF

但俄羅斯的問題是蘇聯共產政權倒臺後,它採用西方開出的「休克療法」,該方法認爲市場經濟是最好的,所以不問具體情況,能市場化就市場化,結果是大量的國有財富落到少數人的口袋中,導致極端不平等之餘也嚴重削弱國家的財政,使得公共服務、國家採購、工業投資爲之停頓。相反,中國採用循序漸進的「次優」經濟政策,保障了國家的財政能力並利用這個能力快速工業發展。GDP增長與經濟問題所顯示的是經濟政策的分別:「次優政策」比「休克療法」更爲優勝。僅此而已。這些數據並不反映政治問題。

所以,中國共產黨政權倒臺並不一定會引起俄羅斯一樣的經濟動盪,只要民主中國按照實際情況採用「次優政策」循序漸進的進行適當的經濟改革,不單純的以爲市場化就一定好,它就可以避免「休克療法」所引起的問題。

現在中國經濟發展為政治問題所限制,政制問題握殺了經濟應有的活力並製造巨大的不平等。中國的社會動盪大多是因爲徵地社會公義受到政權的侵害而起。這說明了一點,就算中共不倒臺,中國也會出現極大規模的社會動盪。反正怎樣都動盪,何不直接了當的推翻阻礙中國人進步的共產政權?既然民主政治有可能選擇錯誤的政策,而中共極權政治必然會選擇侵害人民的政策,爲何不為將注碼押在這個可能性上,而選擇中共的必然殘害?任何一個頭腦清晰的人都會選擇前者而不是接受中共的暴政,坐以待斃。

推翻中共,實行民主的聯邦制度,對國家財政權力做出合理的劃分;用半首長制,確保中央政府能力之外容許多黨派議會參與行政,更有效的反映民意;採取循序漸進的經濟政策,保護工業生産力;容許人民自由結社,讓他們組成工會,爭取合理的薪酬;讓人民根據他們的意願選擇居住地方,使各人能力盡其所長得到發揮;建立憲政、法治,是人民的權益得到制度性的保障:這樣的社會動盪起來也不會出現嚴重的傷害。更重要的是,民主制度與法治容許社會在合理的範圍内「動盪」一番–政府每數年透過選舉而更替,讓人民重新確認社會契約。中共想壟斷政治權力,所以才鎮壓社會上的反對聲音。但它不能解決實際問題讓人民對它的執政感到滿意,而純粹的使用暴力將反對意見壓下去,這樣只會引來更大的反彈與動盪。社會動盪不是反對者所引起的問題,要歸咎就只能歸咎中共自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歷史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中國動盪會否比蘇聯更慘?

  1. sisuo 說:

    現在中國經濟發展為政治問題所限制,政制問題握殺了經濟應有的活力並製造巨大的不平等。
    ……………………………………………………………………………………………………
    2000年的时候,中国和美国的GDP差距超过10:1,现在2014年,中国和美国的GDP差距是2:1,中美差距缩小之快,让人目瞪口呆,麻烦问问,既然政制問題握殺了經濟應有的活力,中国这10多年怎么会发展的这么快?阁下整天扯啥中国经济下滑,起码的常识,中国是增长率下滑,哪怕是去年,中国经济增长率还超过7%,发达国家美欧那个国家增长率赶上中国了?不发达国家实行民主如印度那个国家增长速度赶上中国了?你不觉得你的论点和现实严重冲突吗?

    还推翻阻礙中國人進步的共產政權?麻烦告诉我,这个世界几百个国家,那个国家的政府在不靠卖石油的情况下发展进步的速度能赶上现在的中国政府好吗?有吗?

    阁下口口声声中国不给香港民主,我觉得如果民主就是让阁下这种根本不承认中国政府合法性,天天想着以一个地方政府来推翻颠覆中国政府,在中国制造巨大动荡的思想的同类人士上台,那中央要必须爱国爱港人士才能执政的说法真的是很有道理了。别扯啥民意,别说阁下自以为自己的观点能代表13亿中国人的民意纯粹强奸民意了,就是香港你们这种和中央对着干,哪怕弄得香港大乱也要上台的想法也不能代表全体香港人的民意。

    民主?我只想问问,假如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放弃收复香港,英国主权换治权成功,那港英政府会给香港民主呢,还是会继续委派殖民地总督呢?港英政府会取消公安条例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大家都清楚。香港现在的所谓民主派与其说要民主,不如说是要上台当权的机会而已。

    阁下要鼓吹革命,鼓吹激进的对抗中央政府,最好自己身先士卒,自己冷眼旁观,却去鼓吹革命要别人去当炮灰送死,这未免其心可诛了。

    • 王學 說:

      山中: 中國的社會動盪大多是因爲徵地與社會公義受到政權的侵害而起。這說明了一點,就算中共不倒臺,中國也會出現極大規模的社會動盪。
      我不同意中國會出現極大規模的社會動盪. 因為中共維穩力強, 不會讓動盪發展大到極大.
      我意中國若動盪政權變遷,不會比蘇聯更慘.
      山中: 既然民主政治有可能選擇錯誤的政策,而中共極權政治必然會選擇侵害人民的政策,爲何不為將注碼押在這個可能性上,而選擇中共的必然殘害?
      因為大陸多數人這二,三十年來個人生活有改善, 感受不到你說的殘害, 怎敢押注, 仍對中共能自我改良有信心.

      SISUO, 你要明白今次人大對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方案的具體規定, 實在是破壞了香港人對中央會趨向開明的幻想. 他們對中央失去信心, 自然會想到漸漸會沒有兩制, 法治, 自由都會受制. 誰享受過言論自由的人不怕大陸式網管失去自由?
      香港的民主派只是反映不少港人的恐共和憤怒, 他們沒能力挑起從無到有.
      “假如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放弃收复香港,英国主权换治权成功,那港英政府会给香港民主呢,还是会继续委派殖民地总督呢?"
      殖民地总督不會收窄港人言論自由, 總比大陸好. 你不明這心理因素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