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之三:名家之雜談為害不淺

看來雜談之類文章,已經在香港蔚然成風。這篇雜談是主場新聞創辦人之一,劉細良所執筆,他由陳茂波,菲律賓拳手兼政客,到和黃百佳,無所不談,也就自然缺少獨到的思想。文中所提出的幾件事,都是在重覆他人已經說過的話,老生常談,又或者是表面的描述某些不值得爭議的事,全文沒有一句值得討論的句子。我不知道報紙登刊這種文章是什麽原因,有人會看這樣的文筆?看的原因又是什麽?我不想深挖,答案可能會讓我氣得發瘋(也就是說,我大概知道是什麽原因,跟香港的教育水平有關)。

能在報紙上登出文章,也算得上有點知識。我不知道這些作者下筆時想的到底是什麽。我每次執筆都是戰戰兢兢,誠惶誠恐,深怕讀者不能從我這裡得到新知識,擔心我的分析不夠詳盡,誤導讀者。故此,我每下筆都會作大量資料搜集,用以支持「可以證錯」(falsifiable)的論點,這樣讀者讀了文章之後才能思考文章的内容,也可以就内容提出問題。這樣的文章,我每寫一篇,知識就增進一篇;讀者跟著看,跟著去想,某些論點雖然不獲接納,但這個思考的過程能讓讀者的批判式思維進步。寫文章有傳播知識,啓發思想的作用,缺少這兩重功能的文章,不論是寫與讀都是浪費時間。

作者寫的文章論及天下大小事並不是一個問題,《山中雜記》就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對三教九流等事全都侃侃而談。「雜記」,作爲書目形式,是很好的溝通媒介,讀者也能透過多元多樣的文章了解作者的閲歷、背景與爲人。但一篇文章不去深刻的説清某一個問題,就證明作者並沒有取捨的能力,又或是功力不夠,不能對所要說的問題作出深入的論述和分析。站在讀者的角度,就是作者已經沒有更多可以說的,於是就東拉西湊,胡亂下筆,將篇幅字數搪塞過去。說得不好聼,就是在騙稿費。

寫作並不容易,要寫出由學問與知識所支持的高水平文章就更困難了。缺乏學問與知識的話,就只能透過學習去補救:寫這些雜談是浪費學習的好機會。沒有深度、沒有值得爭議的文章,基本就跟垃圾沒有分別。作者寫多了,就會容易自滿,水平因此不能提高。讀者讀多了,就會變得只懂得看垃圾,欣賞不了高水平作品,結果滿街都是垃圾。寫雜談的另一原因是找不到合適,有足夠内容的題目,將一些無邏輯關聯的事情拼湊起來寫,自然是比較容易,但這樣的「雜碎」文筆也同時反映了作者的洞察力不夠。我挑選這個題目也是因爲陳茂波的新聞滿天飛,一時找不到好的時事題目,所以我就集中評論香港的文化問題。好的題目一定有,就看作者眼光夠不夠銳利,有沒有膽量與能力去應付爭議性話題。

如果作者覺得自己眼光不夠尖銳利,又沒有膽量與能力去應付爭議性話題,那請安份的從讀者做起,多看一些尖銳、有膽量與能力、並常常寫一些爭議性話題的作者,鍛煉一下自己的功力。寫政經文章的不可不看George Orwell, 尤其是“Poli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這篇,學一下如何應用文字。不學文筆也得學學他的膽量,看他如何將甘地批得體無完膚。不學Orwell的話,可以學Christopher Hitchens是如何批評Mother Teresa怎樣欺騙世人。又或者是看看Paul Krugman如何應用經濟學,直接説明政策的謬誤。想認識科學的又可以看Richard Dawkins。這些才是真正的名家,他們都會直接而尖銳的根據事實指出問題,不會拖泥帶水,更不會七拼八湊,拖延時間,又或像練乙錚一樣,無中生有。香港的「名家」和在報紙寫各種文章的人,如能向上述真正的名家學習一下,那就真的是功德無量。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傳媒水平, 書作論法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論文之三:名家之雜談為害不淺

  1. CD-ROM讀者 說道:

    雜扯的風氣,也許是源於 facebook 吧。

  2. onsiu 說道:

    香港報章的專欄、評論大多是雜文,形成惡性循環:讀者不進步,作者則堂而皇之製造文字垃圾。

    看山中的文章獲益良多,謝謝。

    • 山中 說道:

      我姑且為這類文章起個名字:「炒雜碎」。這道菜炒起來成本極低,就是不登大雅之堂,如果中學生寫這樣的文章,肯定會給老師大罵。中學也不容許出現的作文,卻在各大報章上成行成市,編輯責無旁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