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的佔中道德觀

戴耀廷發表名為《佔中道德觀》的文章,這可能是我近期看過最差的一篇文章之一。先不說論點,單説文筆水平與風格的庸俗,實可與曾俊華文章相輝映。全篇文章缺乏穩當的分析不止,更沒有強而有力的筆鋒和觸動人心的説辭,連作爲宣傳文章的價值也沒有。我不明白戴耀廷何以在浪費他的時間,也浪費讀者的時間。有時間寫這樣的文章,不如去想清楚佔中的策略。

說回他的「論點」,他不外乎是說佔中是希望使香港有「國際標準」的選舉制度,至於什麽是「國際標準」他也沒有作深入探討。我再説一次,《政治權利公約》裏面提到的只是「原則」,與「標準」相差甚遠。民主選舉並沒有「標準」可言。一種選舉制度的好壞應根據邏輯與事實去探討,不能老是提這種「國際標準主義」,將你向公衆説明問題的過程省略掉。美國的選舉人票也爲人所詬病,它合不合「標準」?只老調重彈的提「國際標準」,而不直接指出《基本法》、選委會的問題,是一件懶惰的行爲。

爲何佔中會有一個「道德觀」?我說戴耀廷在傳道,他果然用行動證實我說的話沒錯。只有宗教活動才會煞有介事製造一個「道德觀」出來,並要求他人接受這種「道德」。政治行動要說的不是道德問題;它談論的是人民的福祉。政治家所要提出的是,某種制度的改革、政策的實行能造福人群。民主制度的目的是保障公民的自由,權利是對自由的一種概念性論述,說明某種自由不能受外來所干擾。

我們要得到的是實實在在的「自由」而不是「寫在紙上的權利」,權利是保障自由的概念;國際公約之所以白紙黑字寫上這些權利,是各國希望用國際與法律的約束力去保障人類的自由。自由與權利均不來自國際公約,假如國際公約不提,好像發展權只有宣言而沒有公約,又有一些國家只簽署、批准《政治權利公約》與《經濟社會文化公約》的其中一個,是否代表這些國家的人就不應有這些權利?只懂得用國際公約去回答問題就跟沒說過話沒有分別,更何況我們面對的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

《基本法》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假如《基本法》說《政治權利公約》適用於香港(其實這句話沒有任何意思,因爲公約只提到「民主的原則」),它也同時說了「廣泛代表性」、循序漸進、人大最終決定權、二十三條,你不可能不説明制度的實際問題而只按照字面,選一些而不選另外一些。如果我們將它看成是法律問題,這就簡單了,人大可以解釋「廣泛代表性」、循序漸進如何符合《政治權利公約》,要做到這點一點都不難,而且字面上一定無懈可擊,你奈得它何?你不去説明《基本法》問題就去亂舞「國際標準主義」,是為自己設陷阱

最後,要不是我一直在評論政治問題,我實在不會,更不想,花時間去看、去批評這種無聊文章。我實在不想一直寫香港政治的愚蠢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