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設陷阱的民主派

連日來梁美芬譚慧珠、胡漢清均公開表示《基本法》的「廣泛代表性」是什麽意思是由他們與中共說了算,其他人不得加把嘴,就算加把嘴也奈不得他們何,說來也沒有用。胡漢清這次就說:『特首的提名委員會要求的是「廣泛代表性」,而非「普及代表性」』,「廣泛代表性」是什麽完全由他們的心情決定,無疑是對普選聯落井下石,並隱晦的要求提出修正案,隔空談判,要再將就一點。不知一眾認爲在《基本法》框架下可以「抗爭」出「真民主」的政治天才睡醒了沒有?

批評他提出的建議沒有意思,他的方案只是將選舉委員會組成方法調來調去的掩眼法把戲,當然,一眾政治天才與普選聯的政客、學者就被這種低級的掩眼法牽著鼻子走。世界各地的騙子都流行用shell game去騙人。這個遊戲的玩法是將球放在三個杯子的其中一個之中,騙子將杯子調來調去後要受騙者猜球在哪裏。球當然不在受騙者所指的杯子之中,球在的話就不是一場騙局了。普選聯政客、學者墮入這種簡單的騙局中,我對他們的理才能力感到擔憂,建議他們將錢都交個我,由我代他們管理。

既然批評這種騙局沒有意思,我就批評胡漢清偷換概念,他說:「一人一票投選特首,是全球最民主的做法,美國都沒有,只是用選舉人票」。美國的選舉人票一直都受人詬病,因爲它是按州的人口來決定選舉人票的多少,加上first-pass-the-post制度,能獲得當地50%加一票就可以取得全數選舉人票,因此形成某些州的選票更爲重要的問題,而很多美國人也希望能改變這個制度。但不管怎樣,選舉人票必須跟隨選民的投票結果而定,不能無緣無故將選舉人票投給某個候選人。

香港的選舉委員會則相反,選舉委員可以根據自己(其實是北京)的意願將候選人剔除,可以將北京滿意的人選全列作候選人而北京不滿意的就不能參加,結果是選哪個都一樣,跟中國的村委會選舉沒有任何分別。公衆的選擇權受限制之餘,選民也沒有能力左右選舉委員的行動。這個制度根本沒有任何民主性可言。這個問題我早已經說過了,不明白爲何政客可以這麽執迷不悟。

另一樣執迷不悟的就是「國際標準主義」,我早已經說過不能這樣用國際條約。胡漢清這次就拿著這點攻擊,說「一人一票投選這動作,已體現了國際公約中…即使是國際公約,都容許提名過程有合理限制」。你要說這種選舉方式不合公約原則,是口跟鼻子拗。而且我已經說過他們怎樣定義「廣泛代表性」完全隨他們心情而定,你們是不是要說《基本法》不符合國際公約?普選聯、戴耀廷執意提選委會與「國際標準主義」,就是為自己設陷阱,然後自己猛然跳進去。如果說現在的政府班底弱,才不勝任,我看民主派政客、學者也不遑多讓。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