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團體的組織力讓人目定口呆

前兩天才說了「真普選聯」開出的的方案民主極有限,看到這則新聞,我真的目定口呆。

李先知認爲普選聯三個方案有兩個半是煙幕,留下半個是爲了找退路妥協。我看連半個煙幕都沒有,他們三個方案都是「妥協方案」,都是「將就民主」,開出來的目的就是想跟中共談判。有談判自然就有退讓,難道他們可以在這幾個垃圾方案之上突然要真正的民主?更重要的問題是,中共談都不想跟你談,也沒有必要跟你談,煙幕不煙幕,沒有任何意義。普選聯沒有抗爭的決心與勇氣,缺少政治魄力,弄得兵敗如山倒,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鄭宇碩回應批評,說:「如果大部分市民贊成這個方案,會形成壓力嘛!無論對政府、對中央、對我們都形成壓力」,並強調「聯盟是誠誠懇懇地諮詢市民」。唉,如果公民不認同你們的方案,你們就失去向心力。這番説話證明他們沒有半點領導才能與政治頭腦。政治不是隨便說說、信口開河就可以取得成就。說的話有問題,人就會對你的智力產生疑問,蠢話說得越多,你就越向人證明自己智力有問題,結果就只有智力也有問題的人才會繼續支持你。方案有問題,公衆就會提出質疑,李大狀早幾個月才丟了架,你們連眼前的慘痛教訓也不懂得汲取?

更可笑的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這番説話:「每個泛民團體/議員的底線都可能不同(對ABC方案的喜好也可能不同),我理解是真普聯沒有一個整體底線,(我沒有開過有關會議,其實不知道,但怎麼可能在現階段開會傾一個底線,而傳媒會不知道呢?)」

一個每天像念經一樣說幾百遍「抗爭」,要求「真民主」的政治組織,「普選聯盟」居然連一個底綫都沒有,馬副教授作爲其中一份子的「學者顧問團」是根據什麽來開出方案的?這三個方案是學者興之所致,拍拍腦袋拍出來的,還是搖搖屁股抖出來的?組織了這麽久,對基本原則也達不出共識,給小學生同樣時間讓他們投票決定去哪裏旅行,他們早已遊遍名山大川,再也不想出門。他們沒有底綫,你不去開口問?你不去説明沒有底綫而隨機開出方案是弱智行爲?你教的可是「政治與行政學」啊!這是基本常識啊!

香港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一回事?是不是出了一場只針對政治人物的疫病,使他們智力水平下降?山中所說的其實都是很基本的事,爲何連這麽基本的問題也不懂處理?你們怎樣出來選特首?我們可以說中共罪大惡極、魚肉人民,什麽都可以說,但絕不能說它是政治白痴。香港人這個樣子怎樣跟它鬥?我現在也不要求他們有膽識謀略,只希望他們能拿出正常人該有的組織力來。巴西、埃及、土耳其、敍利亞、利比亞、突尼斯都是相對落後的國家,最近的反抗活動都是由草根階層發起的,爲何他們的組織能力遠遠優勝於香港的資深大律師、政客、大教授?請香港的政治人物靜下心來,好好反思一下。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