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的心理與迷信團體沒有太大分別

打從來事情一開始,我就說佔領中環在傳道。從最近他們發出的言論與支持者的態度來看,他們越來越像Bill所說的迷信團體(cult),而不是一個政治運動。當然,一些政治運動也跟宗教沒有太大分別,像共產政權,它們就認爲馬克思、列寧口中所吐出來的就是聖典真理,要一字不漏的遵守,這就是宗教式教條(dogma),使一個思想成爲一種信仰,而背棄這種信仰的人就必須被打倒。

戴耀廷早前說「擔心大多人搭便車者」,就已經可以看出他是想什麽的。他不嘗試用理由、說出核心問題、制定可行策略來説服人支持他,反而說不出來支持他的人就是搭便車,這是他打從心裏認爲佔領中環「必然是對的」,佔有絕對的道德高地,不出來支持他就是讓民主行動失敗的人。這是一種宗教的信念,認爲自己所想的必然是真理,並認爲所有人必須信仰這種信念。他信奉什麽我不計較,但作爲行動組織者,卻不會去想行動邏輯、組織方法等事可能會有錯和有需要修正的地方。所謂殉道者就是抱著這樣的概念去辦事:他們不問事情是否能辦得好,只要求壯烈一番,得到精神上的滿足。

戴耀廷是這樣,他的支持者也是同一模式行事,不會去質問行動邏輯是否合理。好像Bill所說:「除非戴耀廷佔中的時候情緒失控,雙手舞刀,見人就斬,否則,在中環行行企企,又不激烈,又不抗辯,又屬初犯,怎會坐監?」他們就完全沒有向組織者質問過這個問題,然後臉不紅耳不赤的說自己是「死士」。我跟Bill也認爲這是本世紀最大的笑話。一個組織有負責不同工作的人,其中一個重要工作就是向領袖提出問題,不然就是盲目跟從。將領袖的一言一語都看成是真理,不去發問,這跟紅衛兵拿著一本小冊子跟隨戰無不勝的偉大紅太陽毛潤之先生有什麽分別?領袖可以是錯的,組織人員有責任向愛與正義的化身戴主席組織領袖提出異議,不然就是失職。

去看他們的網站facebook,裏面的文章、留言,要不就是一面倒的說行動有多好,有多「愛與和平」,要不就無理取鬧的反對。對於行動可能會遇到的難題,例如補給、策略、戰術、如何到達目標、能在一個地方都留多久、如何避免清場等則一個字都沒有。支持與反對都是根據一己意念,而不是邏輯、現實情況、可行性去做出理性選擇。山中在這裡寫這麽多,我也想更多人支持我,但我不需要盲目的支持者,他們最多就只能讓你飄飄然,弄得你頭昏腦脹,使你作出錯誤的行動(能給我大量金錢的盲目支持者,我倒是來者不拒,而且越多越好)。

死士」跑去警署「查詢自己有否被通緝」就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陳玉峰知道警察接觸過她,並告知她會被檢控,根本沒有隱秘通緝的問題。只要「死士」去問陳玉峰就可以一清二楚。他們連問都不去問,就説明他們根本不想知道現實世界是什麽一回事。當然,他們也可能問過陳玉峰,但陳玉峰沒有説明來龍去脈,如此屬實,這個問題就更嚴重。

須知道,不是所有支持民主的人都是「好人」。毛澤東也常常說民主,結果怎樣,我們有目共睹。除了聼其言之外,我們還需要觀其行。佔領中環支持者的問題就是連其言也不考慮清楚就照單全收。我先不說佔中的問題,不能做出批判式思考,將來怎樣參與民主政治討論?到那時候還是跟隨領袖,他說好就是好嗎?想佔領中環成功,香港人應該理性地批評它,不然它的組織者不會去想實際的問題。

我可能對戴耀廷批評得特別嚴厲,這是因爲他要發動全民式的政治運動。如果全民都不動腦筋想清楚問題,將來的社會有什麽前途,可想而知。除了戴耀廷,其他的政治人物也是一樣,民主派的分裂、爭吵不就是不看實際問題而只關心對方的意識形態?在意識形態上爭得死去活來,到頭來什麽實際事情都沒有辦好,連原則都打算放棄,對香港的民主進程有什麽幫助?香港人,是時候考慮實際的問題,而不是一味興高采烈的談民主、抗爭、七一遊行、「民主會戰勝歸來」。我說了無數次,向極權要民主是一場政治角力,需要一套應付現實問題的策略。如任何人對策略問題感興趣,有好提議或願意從實際問題出發共襄大事,請跟山中聯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則回應給 佔領中環的心理與迷信團體沒有太大分別

  1. Bill 說:

    那些死士,隨着陳玉峰最近的「詐降」,大概看清楚真死也無人會理,他們不再演馬騮戲了。向領袖提出問題的人,問題具挑戰性的話,很易被攆出去,被扣上反對派或臥底的帽子,領袖身邊只剩下馬屁精或者凡是派或者保皇黨。你可有從他們網頁的留言看出端倪?

  2. 山中 說:

    馬屁精與凡是派都是任何組織的頭號危險人物。說起他們的網站,我去那邊留了這句:「不一定是搭便車,或許很多人對行動不寄予厚望,不能説服他們,看不到行動的策略可行性,無緣無故要入獄。達不到普選,行動就達不到目標,就是失敗」,至今還沒有通過管理員一關。很有趣的現象,我看到陳方安生2020那邊有人說:"one man, one vote", 我就說 “It should be ‘one person, one vote'",也沒有通過。領袖身邊只剩下馬屁精,又加上大老文化,我不知道這遊戲可以怎樣玩下去。

    • Bill 說:

      It is not the kind of game for us to play, at least, not for me. One man, one vote. No woman can vote, haha. Male chauvinism?

      • 山中 說:

        Unfortunately, everybody has got to play this game since politics involves everything. You and I can choose to stay out of it since we are not in HK and just let the Kongers rot there. It’s amazing that the moderator there did not let the comment thru, correcting a supporter’s sentence is anti-democratic, I presu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