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的邏輯有點問題

戴耀廷說:『擔心大多人「搭便車者」的心態看佔中,只是持觀望態度,並不參加行動,最終「佔中」力量會不夠強大』。

一個勝任的政治組織者要想用什麽方法將力量聚集在一起,而不是抱怨如果他力量不夠,就是大衆的心態有問題。這是推卸責任的言論。山中不會參加佔中,一來是因爲我身在加拿大,二來是,根據戴耀廷的言論,我看不到佔中有任何策略,有任何勝算。爲何無端白事我要去中環走一轉,無緣無故衝出馬路(假如他們決定堵路,到底是堵路還是不堵,沒有人知道),然後被警察拘捕?雖然就算拘捕也不至於坐牢,我也想不到有什麽原因要去找自己麻煩。情況就像一支軍隊需要盟軍加入,各路人馬都想知道大抵策略是什麽,爲何這樣的策略能戰勝對手,好衡量一下勝算。但這支軍隊的將領只不斷的重覆說:「你不支持我,我就會失敗。如果失敗了,問題出在你身上,錯不在我」,聽到這樣的説話,有頭腦的都會立刻逃跑。

再者,「搭便車」是某些人知道其他人一定會做某件事,然後就大安旨意,不付出而坐享其成。像山中這樣懷疑組織者的能力與策略的可行性,就不叫「搭便車」,而叫「不對該行動抱有任何幻想」。陳平、韓信等人當年脫離項羽頭投靠劉邦,就並非意圖搭項羽的便車,而是看穿項羽沐猴而冠。項羽缺乏策略頭腦是項羽本人的問題,不能責怪陳平與韓信。

戴耀廷又說,「我們越是有堅定的決心,我們真需要佔領中環的機會反而越少」。嗚呼!箭在絃上,可以不發嗎?發不發動政治行動是根據局勢來考慮,不是想與不想的問題。香港政府如能提出一個真正的民主方案的話,太陽會從西邊出來。一個稱職的政治人物會指出政府必然會做什麽,故此公衆需要做什麽,絕不能對政府有任何希望。就算是下最後通牒,你也得說明什麽是必要條件,說明了條件,我們清楚你想幹什麽。如果行動的可行性極高,你想阻止人支持你也阻止不來。沒有提出必要條件,卻不斷地說不一定要發動運動,就是沒有決心與覺悟,試圖在為自己找下臺階。既然勢在必行,何不將劍鋒直指政治的根本問題,讓大衆清楚知道唯一出路是什麽?坂本龍馬的《船中八策》不就是如此?啓蒙不是心靈上受到鼓舞,而是在知識上、邏輯上、政治概念上都使社會大衆明白什麽是民主政治,社會應如何組織。只說心靈–感召–而不考慮知識、邏輯與策略,就是連有勇無謀都不是,只能說是志大才疏。

我說他沒有決心並非憑空捏造,戴說:『即使真的要去佔領中環,但也未能爭取得到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香港的政治文化必然會經歷很大的轉變,「佔中」的目的也已達到』。甘地當年搞獨立,會否說獨立結果出不出現無所謂,只要印度人參加他的運動,獨立運動的目的也已達到?達不到獨立目的,甘地的運動就徹底失敗,印度有可能再次出現武裝革命。孫文多次舉事都失敗,他會否說他舉事已經改變了中國的政治文化(事實也如此),目的就已經達到?說這樣的話,純粹是阿Q精神在作祟,將現實的失敗當作是精神的勝利。

想要事情辦得成功,就需要考慮策略。不想策略而能做成事,就需要極大的好運氣,而運氣這東西並不可靠。覺得力量不夠,就想辦法聚集力量;覺得佔中一件事不夠,就要跳出佔中去想問題。用盡了力量,想出好策略但是失敗,是形勢使然,雖敗猶榮。沒有好策略而失敗,組織者只能怪責自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