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對佔領中環提出疑問

戴耀廷說:「如果很少人參與就不到他不放棄,運動亦將會失敗告終,他會準備定書寫獄中書簡」。

是否人多「佔中」就會成功呢?我看未必。「佔中」的根本問題是,它沒有對「成功」下定義。一般民主政治運動的「成功」不外乎幾樣:政府倒臺、新憲法公佈、民主新政府組成。「佔領中環」不希望前兩者的出現,按戴耀廷的説法,他也無心參與第三者。假如「佔中」有成果的話,它要如何確立這個成果?單憑北京一句承諾?還是要香港政府通過新的《選舉法》?前者根本不可信,北京也可以不理你。至於後者,香港政府只會推出自己的「政改」方案,跟你來個要不接受,要不拉倒,到時候你要怎麽辦?議會政治一途走不通,因爲議會由建制派所操控。長話短說,除了政府倒臺,新政府上臺,修改《基本法》之外,根本沒有可能要現在的政府接受除了自己外任何人所提出的方案。要梁振英接受佔中的方案,就跟曾偉雄道歉一樣,是天方夜譚。按照戴耀廷一成不變的規劃,人多也見不得能成事。

他們當初想透過長期佔領馬路的方法去癱瘓中環,以癱瘓逼使政府屈服,到現在又說堵路並非「最大武器」,而中間的商討過程才是。這就奇怪了,你幾多人商討一件事也好,你不能把它付諸實行就不能達到目標。說話能使政權屈服的話,美國當年就不用革命了,多找幾個Thomas Paine來寫文章、說說話,英國就不得不撤走。看來他們根本沒有想過要如何確立成果。凝聚了力量也要展示力量,也要用力量完成某件事。

至於戴耀廷要否準備在獄中寫書簡,我看不用。如果他的行動真的是「愛與和平」,沒有半點衝擊力,他最多就犯了「未經批准集會」或「非法集結」,真的要坐牢也不會坐很久,「民主英雄」陳玉峰就只需要守行爲。曼德拉坐了二十多年牢,是因爲他是遊擊隊成員,去破壞政府設施:對當年的南非政府來説,他是恐怖分子。曼德拉的行動與歷史背景,都不是戴耀廷和「佔領中環」可以比擬的。對「佔領中環」可能面對的罪刑與判刑這個問題,我交給標少回答。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體制,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再對佔領中環提出疑問

  1. Bill 說:

    山中,

    除非戴耀廷佔中的時候情緒失控,雙手舞刀,見人就斬,否則,在中環行行企企,又不激烈,又不抗辯,又屬初犯,怎會坐監?你畀我判,absolute discharge,無條件釋放 (Section 36(1)(a) Magistrates Ordinance)。自己返屋企煑飯,唔好食哂啲皇家飯。唔激烈就做唔到烈士,所以唔係會真死嗰啲,就唔好叫自己做死士。不過,寫還寫,唔好好似陳玉峰嗰啲,寫埋哂自己沾沾自喜而呃唔到人嘅廢料。

    下次外判畀我要收錢架。

  2. Bill 說:

    咁好,到時睇下斷個計定係斷秤,等我買起佢地。我得罪咁多人,多幾個都無所謂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