綱領與組織力量的先後次序

在網上討論關於修改《基本法》與政治活動的問題。簡單的總結,我的意見是既然要抗爭,政治活動就應該説明、指出問題的根本,並提出改變根本問題的系統性方法。《基本法》選舉委員會一項就是毫無道理的限制公民選擇,口口聲聲提出抗爭的人應該正視這個問題而不是提出半桶水方案。反對我看法的人認爲,修改《基本法》不會得到中共同意,如果我認爲抗爭要修改《基本法》,就只能在有足夠擊敗中共力量的時候才提出來。

這種論調完全漠視歷史上各個反抗活動的進行方式與政治意識的重要性。跟隨他們的邏輯,美國的《獨立宣言》只應待約克鎮勝利後才能提出來。Thomas Paine等人為呼籲革命,教育殖民地人政治意識,指向英國統治的根本問題的政治小冊子也只能在英軍敗亡時撰寫。坂本龍馬的《船中八策》應在江戶無血開城時公佈;法國的《網球場誓言》也應在路易十六上了斷頭臺後才發表。

上述的邏輯忽視政治綱領對反抗行動所起到的作用。這些綱領指出政治問題,要求作出根本政治改革的綱領,這樣接觸到綱領的人就知道社會在發生什麽事,未來的路應怎樣走。明白政治問題,公民就會更願意表態,這種才可以匯集反抗力量。上述的歷史事件,都是政治宣言先引起社會的震動,大衆受到啓發,明白自身的出路後,大衆的力量才聚集起來,因爲他們明白這個政治理想的意義,故此願意盡力的支持反抗活動。《獨立宣言》堅定了十三殖民地人民的信念;《船中八策》啓動薩長同盟,正式展開倒幕運動;《網球場誓言》直接引發法國的革命活動。有了正確的思想與概念才能做出正確的行動,這樣辦事才有向心力。要先匯集足夠的力量才發表政治宣言,就等於是將底褲穿在面褲上

如果是害怕中共的壓力,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不要出來喊「抗爭」,不要做一半又不敢做另一半。這事就像穿褲子一樣,穿一半不穿一半,難看得可以。要不就全都穿上,要不就索性不穿,君子坦蕩蕩。搞反抗活動就要本著英雄本色痛快淋漓的大幹一番,下死力用盡畢生才幹計謀,為理想奮鬥,失敗也雖敗猶榮。爲了幾張選票,讓幾個民主派人士參選就連重要原則都抛諸腦後,贏了也要受人唾駡。

更正:《船中八策》應在「薩長同盟」之後。兩者均是由坂本龍馬所策劃,一脈相承。《船中八策》的重要性在於它使倒幕府派有了向幕府提出政治要求的依據,也混合了「尊皇攘夷」與民主代議制的思想,使反對幕府的行動從「叛亂」提升到維新層面,為行動提出理論依據,賦予它「合法性」。幕府於第二次長州征討失敗後,各地大名(即諸侯)除了面面相覷外沒有作出特別表態。《船中八策》的傳播使更多大名倒向倒幕軍。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策略, 政治與經濟, 歷史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7 Responses to 綱領與組織力量的先後次序

  1. Bill 說道:

    同意你的看法,但修改《基本法》的時機,恐怕並非三、五年間可出現。

    • 山中 說道:

      我也知道在現有政治制度中修改《基本法》很困難。正因爲如此,政治組織才更需要越早將問題提出來。不提出來就永遠都見不到那一天。

  2. 可否 說道:

    困難中一問,可否告《基本法》非法?

    • Bill 說道:

      當然不可能,《基本法》是憲法,其他法例若不符合《基本法》的精神,法庭可以判該法例(其他法例)無效,也不是說該法例非法。《基本法》是凌駕其他法例的,它的頭頂再沒有凌駕它的法例。修改憲法是十分嚴肅的事,就算民主國家也不會輕易修改。《基本法》立法的時候,面對很多限制,現在看起來,確實是怪胎,是中港兩地制度迥然不同的畸形磨合。

    • 山中 說道:

      如Bill所言。《基本法》是憲法的一種,是政治性文件。法庭的最多只能解釋《基本法》/憲法的某些概念或它會否跟其他憲法文件,例如人權憲政,有衝突。而它也只能就具體案件作出解釋。因爲法庭的合法性也是來自憲法,否定憲法,法庭就不合法了。 既然它是政治文件,就應該由政治家去應付。現在的政治人物意圖避開這個根本的矛盾,但不解決這個問題,政制發展只會在這關節眼上打轉,沒有出路可言。怎樣去做這件事,就需要有策略。

    • 山中 說道:

      附帶一提,我們可以說《基本法》缺乏合法性,但這跟「告它非法」是兩個概念。合法性是只這個制度的建立是否通過必須的程序。民主制度需要通過民主程序。《基本法》並不是由民選的代議員、民衆的公投決定所產生。它的所謂徵詢意見也只面向極少數人更大部分是中共與英國自行決定。香港選民在這事上沒有表決的能力,也沒有相關機制。既然要爭民主,這不是應讓公民對他們的憲法表決嗎?

  3. curioushunter 說道:

    //這種論調完全漠視歷史上各個反抗活動的進行方式與政治意識的重要性。跟隨他們的邏輯,美國的《獨立宣言》只應待約克鎮勝利後才能提出來。Thomas Paine等人為呼籲革命,教育殖民地人政治意識,指向英國統治的根本問題的政治小冊子也只能在英軍敗亡時撰寫。坂本龍馬的《船中八策》應在江戶無血開城時公佈;法國的《網球場誓言》也應在路易十六上了斷頭臺後才發表。//
    或者是因香港人熱血少了。大正旗號要作反是不敢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