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法要義:策略的本質(兼山中對前言)

策略需要根據局勢變化而變化,而要進行這樣的變化,決策者需要準確的預測局勢。因此每一道策略都應該是一套開放系統的思考方式與邏輯模型。此是策略之所難以學習、駕馭的原因。開放系統中的現象並非由直綫關係形成:現象出現可以是由一個突如奇來,意向不到的事件所引發。人則習慣「甲引起乙,乙造成丙」的直綫思考模式,所以策略的螺旋形、網絡式的思考模式不容易讓人理解。策略所追求的並不是心裡面、想象中最好的結果;它追求的是現實中,綜合了各種因素後,最有利的影響。策略不是一種意識形態。

就如武術格鬥,拳打不一定比腳踢好,長槍不一定比短劍強;柔不一定能制剛,剛不一定能克柔。技術的好壞在於是運用的方法、場合、時機。兵家稱之曰「勢」,根據「勢」做出計劃、方案,就是「因勢導利」。每一件事物均有利弊,不可認爲只要按著這個方法,目標就必然可以達到。策略像是一個有機生命體,它要跟隨環境:天時、地利、人和,而不斷做出變化。在自然界,生物為更好的在它的環境中繁殖後代,它的構成會不斷改變,因而逐漸形成新的物種,科學上這叫做自然選擇的演化。生物並不能主導自己的演化,但人可以透過對行爲的引導使社會演化,改變某些社會狀況。指引這種行爲和組成方式,使它們改變的方針就是策略;不管是戰爭也好,政治也好,他們都是社會行爲的一種,都會根據一定的規律而變化。

任何一個有機生命體,適應環境的就可以生存,不能適應環境的就會滅亡。好的策略根據局勢而定,預測、利用局勢的特質,使自己佔盡優勢,故此使用好策略的人或組織,生存機會就會增大。壞的策略則相反,決策者認爲他必須跟隨某一種思想、達到某一前設目標、進行某一固定行動。這樣的策略與現實的環境想去甚遠,故此失敗的可能性極高。只有少數非常幸運的人可以推行壞策略而不會受到任何打擊。個人的策略運用不當,個人就會面對沉痛的打擊;國家的策略應用不對,整個國家都會陷於苦難之中。決策者不可不慎。

因此,策略是一門研究現象規律–局勢–的一門科學。與自然科學不一樣,策略面對的是會因應環境而轉變的人,所以策略的應用是一門藝術。身材矮少的武術家之所以能擊敗高大有力的對手,就是因爲他清楚知道人體物理的規律,並能因應這種規律作出對應的行動。故此他行動起來,就如庖丁解牛,順著肌肉的脈絡下刀,就能遊刃有餘,暢快自由。反之,對手並不能跟隨武術家的行動,可能是他對武藝不夠了解精熟,也可能是他的轉變不夠快,不夠「正確」,因此他就每每受制於人,處處面對阻力。所以,策略的一個基本特質就是要使自己自由,而為對手設置重重障礙。這些障礙可能是物理的、心理的、訊息的、時間的、空間的。所以說,「兵者,詭道也」。詭變是策略的表現形式,而兵法家卻要無時無刻,認真、嚴謹得去求真。看起來這好像很矛盾,但策略的動力正正就是矛盾本身。假如世界沒有矛盾,就不需要有策略去解決問題,世界就不會有科學和各種各樣學問,有再好的策略家也無用武之地。

故此,想要處理世事各種問題,處事者必須要學習與應用策略,否則有再好的理念也不能付諸現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策略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