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對(八):大戰略(下)

在中國的預備工作也應該要跟在香港爭取民主的工作同時展開,因爲考慮到中國的經濟危機隨時都可以到來,如果到時候沒有行動力量,香港的政治力量就不能利用這個機會一舉擊倒中共的政治力量。要緊記,想與一個極權獨裁的政權談判得到民主自由是與虎謀皮。要取得民主自由,並不讓極權死灰復燃,唯一方法就是與它進行政治角力,徹底擊倒它的力量。

可是擊倒政權也不一定能使民主自由扎根,俄羅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要使民主自由扎根,除了設計良好的制度之外,還要動用具有民主意識的民衆的力量去防範極權專制的再度產生。因此一件重要的工作是訓練中國民衆,從他們之中挑選出民主政治家,給他們對應的支持,使他們自主的在中國根據當地的情況和適當的時機展開活動。香港就是一個可以提供這些訓練與技術支持和調配國際資源的好地方。

上文提到香港的策略重要性,戰術上香港也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香港乃國際金融中心,只要能顯示出這場政治角力中民主的一方佔盡優勢,並很大機會能實踐這個政治理想,香港内外都會有很多人願意為這樣的政治活動投資。中國境内的政治組織因爲環境所限,不能取得穩固的資金支持,而香港的民主派卻能接觸外國的政府、組織、投資者。以香港為中國民主活動的根據地,香港就能作爲中國政治的組織中心。因爲香港的政治家能在這方面做出不同程度的貢獻,他們可以很容易地影響國内的政治組織。

好像黃毓民與毛孟靜的視頻在國内網絡上得到廣泛的傳播,這證明香港的民主思想、政治意識對國内的民衆能產生很大的影響和鼓舞。這是香港在知識上的優勢。而要取得民衆的支持,傳達政治知識,讓他們接受民主知識是無比的重要。香港的政治組織要利用這個優勢去獲得更多國内民衆的支持。利用香港的一國兩制、法治與言論自由去進行一些簡單的工作,例如有組織地針對國内民衆的政治研討、出售政治書籍等,就能使内地的民衆獲得基本的政治知識,也可以藉此機會讓他們對民主工作做出資金的投入。這將是打開缺口,形成一股民主向心力的第一步。

中國的民間組織政治意識不強,因爲環境的關係使它們不敢去想徹底的政治改革。一些維權組織嘗試將以非政治化的活動,希望用共產黨的法律去「公開」、「合法」的維護公民權利,因此成爲政權監視、打擊的對象。它們沒有想到政局一變,新領導人上臺或是國内的局勢惡化,它們都會立刻會受到打壓:它們不能用這種方法積累力量,在適當的時機發起攻勢。

同理,「徹底的政治改革」也需要在香港出現。香港的政治組織絕不能寄望跟中共談判能談出真正的民主政治來。首先,在《基本法》框架下,中共佔據了主導權。《基本法》本身就是非民主的產物,而它的内容,例如選舉委員會、人大釋法、二十三條都與民主原則格格不入。就算是全民投票選出選舉委員,而選舉委員並非常規的公職,他們沒有激勵不去迎合中共的決定。不管怎樣,選舉委員會必然會限制公民的選擇,會剔除不能迎合選舉委員會這個小圈子想法的候選人。第二,中共開出的承諾並不可信。只要反抗力量稍一減弱,它就會故態復萌。談判出來的折衷方案只會給中共更多時間進行滲透、收買、分化的工作。要獲得民主必須利用現在越來越多人願意站出來的形勢,一鼓作氣的擊倒極權的力量。

中國組織的政治意識需要加強,如果能有效地利用它們能動員國内民衆和熟知各地區風土人情的優勢,它們將在未來的行動中發揮關鍵作用。只要小心行事,懂得尋找機會,策略地配合香港的活動,它們就能構建起一個龐大的人際與資源網絡。只要香港的政治組織利用自身的優勢去帶動中國組織的活動,使這兩股力量結合為一,整個局勢就會傾向於民主一方。

中國的情況與香港不一樣,更具體策略、戰術與組織方法需要在另覓機會討論。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策略,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Responses to 山中對(八):大戰略(下)

  1. Anonymous 說道:

    「要獲得民主必須利用現在越拉越多人願意站出來的形勢,一鼓作氣的擊倒極權的力量。」

    我想願意站出來的人數不可小覷,問題是可以如何善用群眾的力量達到政治目的,以及有沒有這樣一個聰明的政治團體懂得策略及大局分析。香港成形的各種政治團體,都是小家子格局的以傳媒為終極目標的動員團體,靠媒體為中介與政府或市民對話,是他們最看重的。在與政府談判時,這些政黨都是很愚昧沒有策略可言的。我認為民眾的政治認識其實一直都走在政治團體之前,反而香港的政黨組織都趨向保守,市民還未等到可以托付重任的政治代言人。

    • 山中 說道:

      我寫了「越拉越多」,應該是「越來越多」,我在此更正。雖然「越拉越多」用以形容警察的壓力與公衆反應上也是對的。

      香港的政治團體之所以「小家子」,主要是他們那一代生活在67暴動後的社會。作爲中產和專業人士,他們的生活安穩也只需要考慮工作上的技術問題,不需要跳出框框去考慮策略。香港作爲殖民地也不需他們考慮國家層面的問題。這樣的心理本質是他們不敢去考慮局勢而後冒險行動。相對的民眾政治的聲音很強烈,但不能集中,也難以變成有組織的行動。要將民衆政治轉化為一股能應用的政治力量,這就需要政治家和策略家。

      如果他們能留意到山中對,按著策略行事,我不敢說必勝,但至少組織力會比現在的強而有力得多。

      • anonymous 說道:

        關於香港政治團體或政黨的自我限制,相信很多原因都可以貼中,包括你說的殖民地及階級背景。香港政治氣候正在轉變,我不知道這些政治團體或政黨的懦弱本質會否出現根本上的改變,只怕是言詞轉趨慷慨激昂,行動依然是小孩玩泥沙,而普羅大眾的示威是近乎壓抑多於勇猛。看香港政治參與資歷較長的,例如長毛,總覺得這類傢伙的行為靠的是dogged insanity。

        策略論述在香港媒體少見談及,但搞政治運動策略是必需的,只是不知道為何香港的都一直胡混到現在,早就看不順眼了,被中共譏諷為「撒嬌」活該。唉,和蠢人說話,他們聽得進去嗎?

        不過,我會繼續追看你的策略文章。

        • 山中 說道:

          長毛搞的是社運,在外國也是政治運動的一種,但像中國-香港的個地方這方法卻不適用。

          本來我也不談策略,這是兵家機密,但看到這個形勢,說了可能會給現在的政治行動提出一些方向。策略是一門科學也是一門藝術,花時間學習也不一定應用得好,更何況不學呢?我對香港政治團體的大老文化也頗有微言。

          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到我的facebook或twitter。

          • Anonymous 說道:

            「山中對」系列似乎有些文章需要密碼,我的回覆下所選的電郵地址你看得見嗎?還是要另外電郵到你郵箱索取密碼?

          • 山中 說道:

            要密碼的是全文。我現在先分段發佈,而且也有地方需要修改,遲些會公佈出來,請耐心等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