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與香港反政府示威的分別

今天是香港每年一次的「七一集體散步日」。時候尚早,今次會有多少人參加散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遊行並不能改變什麽。真正的問題是,有遊行不會改變什麽,但沒有遊行(或人數較少的遊行)就會令政府肆無忌憚。所以遊行只是防禦性的行動,絕不能將希望寄放在遊行上。

現在土耳其、巴西和埃及(再次)都發生規模的反政府行動。昨天埃及就舉行了反政府大集會(支持政府的也有),我們就可以拿它來跟香港的比較。

_68469794_018501074-1

via BBC.

slide_266047_1809323_free

GIANLUIGI GUERCIA/AFP/Getty Images

假如香港可以有這樣的凝聚力、持續力的集會,並像這些國家一樣,一集會就不走,我會認爲香港的民主自由有前途。反之,如果每次都定時定候,不以集會為達到目標的手段,為遊行而遊行,為集會而集會,不管是今次或下次七一有多少人,一樣是無功而還。

要達到這樣的凝聚力,就一定要團結一致去推倒這個政府,建立起真正的民主政制。茉莉花革命當時,這些國家的當權者都說願意做出承諾去推動改革,但當地的人民並不會相信這些「承諾」,因爲:一、極權政府的諾言不能相信;二、這些政府只求挨過一時的危機,反對力量一消散,它們就會故態復萌。當年「五區共投」使北京跟民主黨進行閉門談判,但談判之後,政府的危機過去,他們就像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一樣。這是親眼可見的歷史教訓,香港的民主派怎麽可以還認不清楚中共政權的本質?

像現在戴耀廷、真普選聯和學民思潮還在提選委會,真普選聯也認爲將來這種形式的選舉還是要廢除的,我就不明白爲什麽今天的中共不願意接受的條件,將來它就會接受。再説,你要談判也得有力量,如你有足夠的力量,爲何不直提出廢除選委會呢?如果是覺得力量不夠,就要想辦法結集,提出這些半桶水的方案並不會增加你們的力量或是談判籌碼。

現在最重要的是團結一致,樹立一面能凝聚民主力量的旗幟,而不是分成幾個組織,你提你的方案,我叫我的口號。具體策略我就先不說,因爲今天有很多人去遊行,說了也沒有人看,這事得留待明天。會去參加遊行的讀者,我希望你們可以多考慮這些策略問題,並找個方法反映出去。如果我們的聲音夠大,或許這些政治組織可以注意到這種呼喚,並更正它們的錯誤。否則,以目前的情況看,給他們一百年的時間他們也不會想到自己到底是犯了什麽毛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歷史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