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麽是策略的社會

在主場新聞看到這篇文章

事實證明這是一條死路:幾十年過去了,普選不僅遙遙無期,而且實際上讓中共換得幾十年時間去部署全面滲透操控香港。是的,普選終於會來,不過當它來到,只是徒具形式的普選,是有利中共的普選,而不是真普選。中共這種用心已經明如白晝,在這關頭還幻想中共鳥籠的前提下,循序漸進地爭取真普選,中計之餘,還向對方現金回贈。

在專制與民主兩大陣營之間,實力上當然是前者具有一切優勢,所以後者只能靠戰略上的正確來扭轉劣勢。但迷信循序漸進恰恰使我們的劣勢更劣。在指導方針上中共有全盤打算,而主流泛民幾十年都見步行步,完全給中共牽著鼻子走。

在軍事學上,策略指導戰鬥,戰略指導全局戰爭,所以策略服從於戰略。一個錯誤的戰略,即使有最聰明的策略,也不能反敗為勝。這個軍事學常識後來常用於政治博弈上。主流泛民不是沒有策略,只是沒有戰略,或者換個說法,其唯一的戰略就是沒有戰略。如此必敗無疑。

對於前兩段,這都是山中常說的話題,昨天又為這個問題指責了陳弘毅大教授一番。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明白中共是不可能容許香港有真正的民主自由,跟它談判談到世界末日也不會談出個結果來。我們都明白,這些在政壇打滾幾十年的政客、大中小法律學者居然不明白,唯一解釋就是這幫人全給去勢了。沒有任何雄心壯志,沒有氣度,連基本的政治野心都缺少,更談不上什麽經天緯地的才略了。

我們可以回想二千幾百年前的秦代,秦併六國時就不斷有人說「亡秦必楚」,結果到真正起事時,死的死、傷的傷,到鉅鹿一戰,聯軍就只懂作壁上觀。唯有項羽有膽略跟秦軍決戰。如果沒有鉅鹿的勝利,他們叫夠幾百年「暴秦」,秦王朝也不會倒下去。現在香港政客不敢冒險,就説明他們沒有膽略,只懂作壁上觀,或像宋義一樣為兒子謀後路。世上沒有絕對的安全,要絕對的安全就什麽事都辦不成。冒險也不是胡亂行事,需要看清局勢、根據局勢定下對策並有效地執行這個對策。

我對前兩段沒有異議,但第三段的「軍事學」明顯是不對的。策略與戰略都是指同一回事(都是strategy),只不過「戰略」一般是用於表述戰爭的策略,所以叫戰略(military strategy)而已。策略則是一個廣泛的統稱。兩者都是指為達到某個目標而作出的一套思想與行爲的邏輯。這種邏輯又根據它的應用範圍分爲幾個類別。現代的軍事學將戰事(warfare)分爲三個層次:戰爭(war) 、戰役(campaign)和戰鬥(battle),與這三個層次是根據戰事的組織規模而界別的。戰爭是關於國家如何動員它可動用的資源去取得整場戰爭的勝利,下一層的戰役則關於如何在某個戰區投放軍事力量,而在戰鬥則是軍事部隊在為達成某個戰役目標而做出的廝殺行為。

因此,現代的軍隊又將軍事計劃分爲三個層面:戰略(military strategy)、作戰(operation,我採用日本的翻譯)和戰術(tactic)。古代因爲國家的動員能力較弱,一般只要一場決定性戰鬥下來就能決定戰爭的勝敗,故此古代的軍事組織一般缺少作戰的概念。現代的作戰概念是由蘇聯在1920-30年代所建立,他們叫它為「縱深作戰」(deep battle),要考慮的是如何對敵方的區域性軍事部署進行打擊。 戰略則是為戰勝一場戰爭而定的策略。用例子説明,伊拉克戰爭是一場「戰爭」,美國的聯席參謀總部會定下這次戰爭的策略;到了伊拉克,總司令就會根據策略定下策略目標並將伊拉克這個戰區(theater)劃分爲數個作戰範圍(area of operation)而開始戰役。負責作戰範圍的作戰指揮官就會為達到策略目標而作出作戰計劃。有了這個作戰計劃,參與這個作戰的部隊指揮官就會為達到作戰目標而定出相應戰術。

現代軍隊一般並不需要考慮大戰略(grand strategy)。在民主國家,這是文人政治家的工作。大戰略在戰爭之上,又部分的包涵了戰爭。大戰略要考慮的是整個國家的生存、利益與它未來的發展前途,並為這些目標定出調配整國資源與影響力的行動計劃,因此它關乎國家的所有問題:經濟、政治、外交、文化、科學、教育、軍事等。大戰略的例子有:馬漢的海權論、漢代的通西域、唐代的和親、明代的朝貢、毛澤東的人民戰爭、合縱連橫、晉為針對楚而對吳提供技術援助(可能是歷史上最早的foreign aid)、威尼斯的地中海貿易、葡萄牙開拓海外據點與航路、明治維新、馬歇爾計劃等等。以上所列舉的例子就算不完全是大戰略,也是大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而它們都是根據當時的國際局勢、國家的優劣勢去定出的。

假如六國遺民要絕對安全,秦王朝建立後他們就不應再有復國的想法。同理,印度的甘地也沒有必勝的道理,英國前殖民地的獨立運動就很多都被鎮壓過。要向極權政府談民主自由,除非這個政府突然良心發現(這需要觀音大士、耶和華=阿拉、宙斯、奧丁一同演出一趟奇蹟),否則你說夠一千年也不會有你想要的民主政治。你覺得它會良心發現,或是滿天神佛夠齊心,慢慢的將它變爲善人,你可以跟它談判,不然你說什麽爭取、遊行、「佔領中環」都只會浪費大家的時間。這就是局勢。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歷史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不知什麽是策略的社會

  1. mrtso1989 說道:

    " Persuasion is the resource of the feeble; and the feeble can seldom persuade"
    Just read this line from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and think it fits exactly what you’ve just said.

  2. 引用通告: 香港獨立媒體 | 不可能的三軌 - 中国数字时代

  3. 引用通告: 不可能的三軌 | drop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