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弘毅大教授不知民主為何物

港大法律學院陳弘毅大教授指『[特首選舉]有預選不代表沒有普選,但泛民能否入閘是普選的「關鍵指標」』,又說「中央可研究在法律上確保中央行使罷免特首的權力,即特首若做出對抗中央的行為,可罷免特首並重選」。

我則認爲香港大學應該單憑這兩句説話就要陳大教授重讀政治科學入門課,考試及格後才容許他繼續執教。泛民能否入閘怎麽可能是民主選舉的關鍵?假如山中明天能湊夠幾十萬人簽名支持我參加特首選舉,那按照陳大教授的説法,我就可以被選委會除名,因爲我不是「泛民」,也不是「關鍵」。嗚呼!民主選舉是所有人合資格的人都可以平等的面向選民,他的身份、政治意識並不影響他的參選資格。要選委會選出指定的候選人就是剝奪選民的選擇權。如果選民不選「公務員」、「建制派」、「泛民」候選人,而要選山中,那是選民的事,選委會無權作出小圈子選舉剔出某些人,因爲這將是一個不公平的選舉。

另外,如果「法律上確保中央行使罷免特首的權力」,那我們要民主選舉來幹什麽?爲何不直接問中央中意哪幾個候選人,然後就讓他們幾個參選?這樣的選舉跟中國的村委會選舉有什麽分別?民主選舉就是讓人民決定誰去擔任某個公職,如果最終決定權在中央而不是人民,那就根本不可能是「民主」。我不知陳大教授有沒有觀察過人家聯邦國家的政制,它們地方有地方的選舉,但聯邦政府並不能罷免地方官員。中國雖然不是聯邦政體,但用民主的邏輯去想,中央政府必然不能罷免香港民選的政府人員,這是民主的基本原則!連最基本的原則都可以放棄,我不知道陳大教授怎樣教整天都在說「正義」的法律。

什麽叫「對抗中央」?香港特首派出飛虎隊去攻擊中國解放軍?你這麽愛說《基本法》,《基本法》就説明香港政府不需要接受北京政府的法律與任何政策。從制度上看,香港根本不可能對抗中央。所謂的「對抗中央」是喬曉陽這些人說的廢話,他們是指「泛民」政客常常評論中共的暴政、指責中共踐踏人權的問題,並把這些人定性為「對抗中央」。如果這些人是「對抗中央」,那麽每年六四去維園集會的人都是「對抗中央」。一幫混帳在顛倒是非,你就跟著他們指鹿爲馬?陳大教授作爲一位學者的嚴謹性與操守看來已經跑到九霄雲外。

再者,你要讓民選特首不「對抗中央」,就是不讓民選的公職人員評論中國的問題,那這位公職人員要怎樣他對選民負責,怎麽號召公衆支持?假如選民希望政府作出關於六四的法律或政策,你是否要候選人不對這些呼聲作出回應?陳大教授是否想說民選特首不用對選民負責?還是選民不應提出針對中共暴政的訴求?這種連基本言論自由也不能保障的「民主選舉」要來何用?中央要求香港就二十三條立法,那不立法的特首就即是「對抗中央」,中央在陳教授開出的制度中就名正言順的罷免這個特首,結果政客爲了保障自己的權位去立法或不理會人民的聲音。當年五十萬人上街,現在陳大教授一句説話就可以使香港人不能再以這樣的訴求去影響政治人物,陳教授可真了不起,做了連葉劉淑儀也做不了的工作。爲了讓某些人可以參選就連民主原則與基本自由都可以抛棄,這種法律教授又留來何用?

如果連民主的基本原則都可以為選舉利益而隨意改變,這樣的人沒有大義凜然說「民主自由」與「正義」的資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陳弘毅大教授不知民主為何物

  1. Bill 說:

    我想大部份出謀獻策的人都認為猢猻跳不出金鋼圈,只好在裏面翻跟斗。

    • 山中 說:

      如果他們真是這樣想,最明智的選擇就是跳都不跳,省氣省力。既然要跳就要盡力的跳,不然就只是空口說「爭取」。現在既然連中學生都出來跳,他們爲何不利用這股力量,我實在是想不明白。政治人物是一回事,但作爲教授可不能歪曲民主的意義。誤導群衆不只,還給人口實說你們的教授也是這樣說,你們就應接受不民主的制度。

  2. 通告: 佔領中環對著野蠻女友 | 山中雜記評民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