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對(四):香港的政治地位

現階段要在中國本土組織政治力量並不現實,但如不組織,當局勢惡化時就沒有辦法發動攻勢而錯失時機,故此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作爲民主力量的根據地是非常的重要。香港是中國範圍内最自由、開放、繁榮的城市,兼有比較成熟的法治機制與「一國兩制」的掩護,故此香港是再理想不過的根據地。問題是,香港的政治人物的工作大多局限於香港,而一些針對中國問題的政治性組織,例如支聯會,只能以盡力喚起公衆對中國問題的關注,卻不能利用這股力量去影響中國與香港的政局。這是沒有意識到中國與香港民主路程是一體的問題。要有效組織力量,我們先要明白地緣政治的問題。

一國兩制的局限

鄧小平之所以定出「一國兩制」的政策,是因爲他明白香港的開放思想、法治意識,在英國的統治下已經扎了根,雖然香港人還不完全理解這些思想的重要性,但他們對香港的生活方式已經定下一道明確的底綫,不容輕易更改或越過。反過來想,中共政權也不想中國境内的人民接受自由、開放思想,用這一套挑戰中共的統治,故此他才會提出這套政治上互不干涉為綱領的策略。在政治意義上,尤其從策略的角度考慮,「一國兩制」並不是分水嶺或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它是一道限制水流的堤壩。這是中共沒辦法一下子改變既成現實,在權衡之下做出來的方案。

民主的力量如水,水流雖然可以限制,它的流向並不會改變,除非是動用大工程去改變河道,而這要耗費大量時間與精力並引起反對聲浪。假如香港有了民主選舉,在日漸市場化的中國,尤其是文化上與香港接近,思想比較開放、社會衝突不斷的廣東地區不可留意不到這個轉變,因此香港的民主會直接或間接帶動中國的新一輪民主浪潮。這就如大壩決堤,只需要一個缺口,民主這股洪水就會淹沒全國,衝擊中共政權。

中共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它不會讓香港有民主選舉。就算它願意跟香港的民主派談判,最後的結果必然是一種設有諸多限制的選舉。跟中共談判,最後的勝利者必定是中共。它知道不能一時之間更改河道,所以它要換取更多時間,用其他方法去化解水勢。它可以用經濟或政治利益去分化、收買香港人,去跟它談判是給它更多的時間與空間去進行它的分化、收買工作。再者,既然有了第一場談判,這就必然會有下一場,這樣子就會沒完沒了的談,而不論怎樣談都不會達到真正民主的結果。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科學知識, 策略,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