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政治組織全都缺乏魄力

真普選聯提出三個「普選」方案,全都在選舉委員會上打轉,只是人數與組成方法有差別而已。他們提出第二個方案,說這個選委會的組成方法「易獲中央接受,並保障屆時或變成少數派的工商界」。咦,什麽時候「真普選」、「真民主」是需要保障少數工商界?在其他沒有功能組別,不刻意保護商人的民主國家,工商界對政治的影響力遠高於社會其他群體或個人,我見不到社會有什麽原因要對他們進行特別保護。

腦滿腸肥的人比目皆是,商人絕對不是稀有動物,不需要特別保護。再者,在沒有特權的制度中,他們也能隨意左右政局,特權制度更會使他們的影響力極端化。現在的政局就是這樣。如果「民主政治」不能改變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民主」有什麽實際意義。這種方案可以是由這些口口聲聲,每天說幾百次「真普選」、「民主自由」的人提出來的嗎?他們是否以爲「民主」只是一場選舉遊戲,是為了讓選民與候選人心裏好過,幾年一次熱閙一番而作出的一種制度?

另外,爲什麽要考慮「中央接受」?你們不是每天都力竭聲嘶的叫「爭取」的嗎?這個「爭」到底在什麽地方?如果放低身段去跟中共談判,它沒有提出要求時你就自己放棄原則去遷就它就叫「爭取」,那麽在工廠、辦公室裡面每天爲了薪水而低聲受氣,苦苦哀求加薪、用盡方法保存職位的職員每個都是「勞動權鬥士」。要考慮中央接受,中央就必然不會接受民主自由,你要考慮它接不接受的話就根本不用玩這個遊戲。你們到底有沒有想清楚現在的局勢,如果你們沒有力量它爲什麽要跟你談?爲了談判而談判是一件浪費時間的愚蠢事。

我不知香港的政客有沒有想清楚政治的根本問題。他們可能壓根不知自己的優勢、劣勢在什麽地方。除了每天亂説話、放放熱空氣、去這示威去那遊行之外,根本就不會,也不能定下心來思考策略問題。政治科學是一門安邦定國的科學,如何有效應用這門科學就是一門藝術,需要時間學習、訓練、構思和計劃,並不是懂得叫幾句口號就可以叫自己為政治家。有沒有想過如何利用社會中的各種力量,匯集成一股,再去「爭」你的民主自由?沒有的話就是有現成的「佔領中環」你也不會活用,這種沒有集中力的政治活動永遠都只是散兵游勇,成不了氣候。

現在每個組織都弄幾個方案出來。要是我心情好,我明天就可以抛出十幾個方案來。陳方安生還是「公民策略發展委員會」時不就是在研究方案了嗎?費了金錢時間去幹這種事,到真正要上場時卻完全沒有用處,這樣的工作有什麽意義?如果你的行動不能達到你的目標,你再努力也是浪費氣力(就好像我評論政治一樣,我相信沒有一個香港政客能聼得明白,能聼得入耳已是很不錯)。我之前已經說過,一個好的方案就已經很足夠。弄幾十個出來只是讓人不知如何選擇,結果是令對不同方案有偏好的人不能團結一致。這樣的結果誰會最想看見?

以這樣的情況去看,「爭取」到世界末日香港也不會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我希望政客可以省悟過來,更正他們的策略,不要浪費時機。選委會的問題我已經談論過一次,不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