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對(二):中國經濟的矛盾

問題是,中國的經濟發展已經陷入泥沼之中,被政治制度局限了它的發展空間。中國的經濟結構矛盾重重,過去的市場化釋放了中國應有的生産力,但中共政府一直不願意建立有效監察與促進市場運作的法治系統,而使得政府的政策過度的偏向國有企業與和政府有關係的生産商。缺乏政治自由使民間的中小企業對政府沒有任何發言權,這樣的情況下中小企業根本不可能利用它們的創意與靈活度跟大型企業競爭。沒有政治權利,工人就不能組織真正能代表他們的工會,組織工人的力量以提高他們的收入水平。

中國經濟又由出口與基建投資帶動。這兩者均是利用了中國廉價勞動力的比較優勢,但市場化經濟發展導致巨大的不平等現象,更缺乏法治與政治自由,勞工無法按照合法途徑去要求提高他們的生活質素,為維持比較優勢與出口商、建築商的盈利(都是國有或跟政府有關),政府並不願意看見工人的收入提高。加上工人收入的提高,按照中共的想法,會導致城鎮的通漲,故此中共政府想盡辦法壓低農產品價格,這又引致城鄉不平等。又因爲要增加出口競爭力,長時間人民幣價格受到壓制,因此出現中國人民購買力持續低下的問題。民間的生産商不能獲得國有企業的優待,又面對低迷的購買力,爲了生存它們自然要將貨就價,故此又出現大量的食品安全問題。

爲了應付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政府作出寬鬆的貨幣政策(低利率、調低儲備金、特別貸款等),使國有企業與關係者獲得大量的資金。如上所言,因爲大衆購買力低,加上世界經濟衰退減弱需求,這些企業並不會為增加生産力而投資;他們多餘的資金大多用在投機炒賣或奢侈消費,所以2008年後通漲大幅加劇,導致房地產價格飆升。中國的中下階層人民因爲成家立室的困難而產生很多不滿。為平息民間怨氣,中共在2011年收緊貨幣政策,提高利率減少資金流,人民幣開始明顯的升值,到2013年開始更大規模的緊縮,包括打擊奢侈消費等,這些政策壓止了房地產價格的升幅,但同時卻帶來企業融資、出口困難的問題,因此開始出現企業結業與失業問題。

中國的經濟結構矛盾重重,中國政府必須推行廣泛的政治改革才能改變這個經濟結構。但因爲既得利益和當權者權力依賴既得利益者的支持,要内部改革基本是不可能。退而求其次,政府只能以政策支持經濟於一時,但這些政策使部分人獲益卻同時損害其他人的利益,使經濟陷於兩個極端的循環之中(寬鬆貨幣政策-高通漲;緊縮政策-經濟下滑)。因爲經濟的極端不平等,不管施行什麽政策,中下階層的平民百都會受損。因此,只要世界經濟狀況沒有太大的改善,中共每推出新一輪政策的效果都會比上一輪的弱,直到政策完全沒效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