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事態發展六

斯諾登到達俄羅斯後沒有出現在他應該乘搭往哈瓦那的航班中。而關於俄羅斯當局的取向也衆説紛紛,有說是俄羅斯在考慮引渡斯諾登,有說是俄羅斯故佈疑陣。具體事情我們不可能知道,也不需作無謂猜測。斯諾登去俄羅斯當天,Bill發電郵件告訴我這件事,我的第一反應是,俄羅斯一行可是危機四伏,斯諾登有可能給普京非正式的「留下」,我希望不會不幸言中。

也順便一說,我不認爲讓斯諾登離開香港是香港跟美國妥協的結果。美國極有可能是蒙在鼓裏。對美國來説,他什麽地方都可以去,唯獨俄羅斯是絕對不能去;普京不可能在斯諾登到達後不對他問話。看美國現在的反應可以看出他們對此事應該是不知情的。至於他們對中國、俄羅斯、香港的指責,我們根本不需要理會,應讓他們瘋狗吠一輪再公開説明香港是如何按照法律處理問題。說什麽損害中美、港美關係只是晦氣話。首先,中國與美國只有勾心鬥角,根本沒有「關係」可言,有的只有利害。第二,難道中國乖乖的將斯諾登縛起來雙手將他獻給美國?第三,香港不給他政治難民身份已經算是給面子了。從斯諾登出現在香港一刻就應該想到根本不可能出現美國想看到的結果。

至於何俊仁,我則建議大家不要批評得太狠,不然他就不會繼續說話,不會繼續自己丟他作爲律師、立法會議員、民主黨領導層的架。就算政府真得通知斯諾登可以安全離開,你也不能說出來,你這樣做人家就看你是美國佬的走狗。你不說話我們不會以爲你是啞巴。我不知道何俊仁是想討好誰:想討好美國,就不應說曾經代表斯諾登並協助他逃亡;想討好香港人,就不應公佈細節,並應站出來譴責美國侵犯人權、在香港進行間諜活動並干預香港的司法。更重要的是,他這樣説話完全暴露了他的本性:假如將來發生同類事件,他必定屈服於美國的壓力而選擇遣返。另外,我認爲身兼政治人物的律師去處理政治敏感度高的案件是一件很蠢的事。

如果美國要對香港報復,簽證根本不算一回事。它不批香港人簽證,香港人大可不去美國,錢雖然不多但損失的是美國自己。如要真的要損害香港,他們大可以將香港列爲貨幣操縱地區或避稅港,藉此打擊香港的金融業。但我相信他們不會這樣做,因爲這會嚴重損害美國企業在香港的利益。

另外要留意一點,我不知香港的政治人物有沒有注意到。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在這件事上是一致對外,共和黨並沒有跳起來攻擊奧巴馬侵犯人權。他們不能在關係國家利益的問題上互相攻訐,如果他們這樣做就會在美國國民前失分。當然,另一個主要原因是,共和黨自己就是監聽系統的始作俑者。雖然你心底裏宜得政府因這種問題倒下,但你不能在這種場合顯示出來,你這時候胡亂攻擊政府就讓人覺得你置國家安全於不顧,這樣的人不配擔當政治人物。我在這裡罵,也只是罵政府的應對手法蠢,但我從不質疑它保護斯諾登的秘密工作。兩者有根本的分別。

看來事情並不會這麽容易就完結,斯諾登系列文章還是會長寫長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策略, World Politics,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斯諾登事態發展六

  1. Bill 說道:

    何蠢人是何其蠢的人,看清了嗎?除了山中上面的評論及我對他及其他傳統泛民對美國佬噤聲的批評外,作為斯諾登的代表律師之一,在披露事件的一些細節之前,可有徵求當事人同意這樣做?這叫帶罪邀功,抽水吸血,無所不用其極。

    • 山中 說道:

      不知他們説話之前有沒有想清楚效果。如此簡單直接的抽水,誰會看不出來。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他們以爲搞政治只需一張嘴,可是他們連這張嘴都沒有,只會貽笑於天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