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政府提出政改諮詢是一件蠢事

斯諾登事件淡化,香港各界政團又開始回復正常,繼續做他們平時所做的蠢事。

民主黨與公民黨要求政府儘早展開政改諮詢,就是政治策略中的一大蠢事。政府是希望你們沒時間討論,到最後只給你兩個選擇,一就是照單全收,要不就拉倒重來,什麽改變都沒有。不管怎樣,你去跟它討論政改問題就正中下懷,到時你就只能跟它在細節上談判。現在雙方已經是劍拔弩張,你怎麽可能對它有期望,去跟它討論?

對你們來說,最好是政府絕口不提政改,這樣你們就能用讓公衆支持你們的方案,凝聚一股向心力去展開攻勢。等它開出方案,讓你們跟著它來討論,你們就會陷於被動。說了幾十年,這些政團還是沒有跟政府進行政治角力的覺悟,還大言不慚的說「一定要爭取香港有民主」?

嗚呼!爭取並不是出來大吵大嚷就叫「爭取」,爭取需要策略部署。如果你們不能凝聚一股向心力,依然是各自行事,各部有各部的支持者,你們就會被各個擊破。現在戴耀廷在做方案,陳方安生在做方案,真普選聯又在做方案,你們會互相侵蝕。唯一出路就是趕快做出一套統一綱領,讓所有人都支持這套綱領:細節問題根本不用談。這樣你們就可以利用這個綱領凝聚向心力,要求落實這個綱領,你們才可以擊敗政府。

另外,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爲何到現在還要提選舉委員會?如果選舉委員會是由「全部選民所組成」,這就等於沒有選舉委員會。提出選舉委員會有什麽好處?既然現在打算一舉擊敗政府的力量去獲得民主選舉,為何政團的提議還是畏首畏尾?在外國,選舉委員會是政黨内部的事,他們派出什麽人參選是他們的問題。民主選舉並不需要制定的委員會,而廢除委員會的導向比這種充斥邏輯問題的提議更強烈、直接,更能説服人。

如果是因爲《基本法》說了要有選舉委員會,所以你就跟著它的文字去作各提議,這就是不明白自己在玩什麽遊戲。《基本法》將制定民主選舉制度的主導權歸於北京與香港政府,你們沒有聽到他們常常說中央有權不任命特首與官員嗎?爲什麽要被他們牽著鼻子走?再者,你們打算怎樣讓香港人決定政改方案,公投?《基本法》可沒有這樣的規定,政府不會做出也不會承認任何公投結果,你可以怎樣辦?香港、北京政府不接受你們任何提議,你們又打算怎樣辦?

你要民主,要香港政府接受民主選舉,你就要用既成事實去擊倒現在的政府;「佔領中環」原來的目的就是這個,但我不知道他們現在的目的是什麽。既然這是勝利的條件,你提的方案自然可以跳出《基本法》,不用畏首畏尾,這纔是真正的「抗爭」。

要記著一點,如果遊行示威對政治角力沒有任何幫助,充其量那就只是一場「騷」(或「秀」,考慮到我有一些香港以外的讀者),是讓你心裏覺得好過一點的一場遊戲。你要一個世界上最大、力量最強的非民主政府向你屈服,方法並不會有太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