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事態發展三

立法會辯論斯諾登事件,反映出大部分政客均沒有想過自己在說什麽。

首先,「多名議員批評美國政府涉嫌入侵本港電腦及通訊系統,促請特區政府向美方追究」。既然是「涉嫌」,你怎樣向美國「追究」呢?現階段你只能公開向華盛頓「質詢」,像德國的默克爾一樣。而很明顯,默克爾與奧巴馬早已有默契,她向他的「挑戰」其實是向公衆展示她向德國公民負責之餘也為奧巴馬找下臺堦。

「民建聯葉國謙批評華府講一套做一套,與人權、自由相違背,有關做法嚴重侵犯人權;又說香港不是反恐基地,質疑華府為何要入侵本港的電腦網絡」。美國時常侵犯人權自不用説(Bradley Manning、Guantanamo、不起訴亦不釋放嫌疑恐怖分子、將嫌疑恐怖分子運到中東嚴刑逼供),但現階段還不能確定美國情報部門是否曾入侵香港的電腦網絡。再説,如果他們真的入侵,那就不是「質疑」這麽簡單,那是典型的間諜活動,涉及國家安全。你要說的應是譴責美國在香港進行間諜活動。

「民協的馮檢基則批評,當局在保障市民私隱的工作軟弱無能,批評特首梁振英早前接受美國傳媒訪問時,七次不評論事件,反映他其實沒有保護本港市民」。如果我是政府,我聽到這一番説話會很高興。我會回去研究反網絡間諜活動的條例,加強香港情報部門對香港網絡的監察,《二十三條》的任務不就可以達成了嗎?梁振英不評論事件是他蠢,缺乏政治觸覺,但跟「保護香港市民」完全沒有關係。如果他出來叫一兩聲就可以防止間諜活動,這個世界就不會有CIA、KGB、國安這些組織。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重申,事件非常複雜,不能披露細節,會按照法律嚴格處理」。細節當然不能披露,但你可以說現在正在調查並會在適當的時候適當的交代。到時候你說什麽都可以,也不用談細節問題。這樣說你就可以掌握主導權,看起來像是很盡責之餘又能滿足這些議員的八卦心理。每次遇到重大事件都只懂得說「不評論」、「不回應」,香港人會想他們交稅花這麽多錢給你工資是用來幹什麽的。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不滿,政府官員在立法會上以個別事件為理由,沒有回應斯諾登事件…他認為,雖然斯諾登提供的資料不多,而且未經驗證,但希望政府不要掉以輕心」。如果他們真的「以個別事件為理由」,你直接說他們蠢就是了,説有什麽事件不是「個別事件」?要幾十個間諜出亡才屬於一個「現象」?但問題是,你自己也說了「斯諾登提供的資料不多,而且未經驗證」,你想政府怎樣回應?現在所有人說的都只是揣測,他們應怎樣對揣測作出回應?

香港的民主派議員若想回應斯諾登事件,想顯示自己有政治家風範之餘又不想得失美國,他們應該表示對美國的間諜活動表示極度關注,因爲中間涉及政府權力的濫用與人權問題,並要求美國作出解釋。要出席立法會聼證會的不是斯諾登,而是美國的外交官員。然後他們應該說香港絕不容忍權力的濫用與使用侵犯人權的方法獲得情報,這樣就能防止建制派利用這問題重提什麽國家安全條例。你應該慶幸現在建制派也沒有看清問題,利用這件事做文章,說香港有極大的保安漏洞,製造公衆恐慌。

處理事情要有方法,不能看到一點就只往那一點出擊,這是策略的基本原則。就算是民主政治,你也要需要考慮複雜的政治問題,認清人性的陰暗面:民主政治只是比極權專制有更高的透明度而已,有一套制度去使政府較爲克制,但它並不是絕對的透明。有這份認知是玩政治這個遊戲的先決條件。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策略,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斯諾登事態發展三

  1. Bill 說道:

    我今早看報紙就打算寫這題目,不過你比我快,我要打完波才動筆。有蠢人我們就有更多題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