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的另一困境

昨天才說了大學畢業生失業的問題,商務部今天的發言顯示了中國的經濟將來必然會面臨極大的動盪。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說:「目前日本等一些國家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已經導致其他國家的貨幣大幅升值,相信人民幣升值就是因為這個因素,今年以來人民幣兌日元的匯率升值,已經超過13%。」

人民幣匯率的問題,我自開博以來就一直在說,四個月前就預言日元貶值必然會引來人民幣匯率提高,導致中國出口減少。也同時指出了中國經濟面對的是什麽困局。在短期内中國可以跟日本都貶值,但因爲兩者所面對的經濟問題不一樣:日本長時間通縮而中國長時間通脹,中國跟日本鬥貶值必然會失敗。人民幣貶值就會使得國民的購買力減弱,通脹,尤其是在城市之間,會急速加劇。就算中國回復寬鬆的貨幣政策,這些金錢只會流向國有銀行、國有企業與出口商的口袋裡,又會引起房地產價格上升的問題。因爲中國製造業主導的結構,國有企業與出口商增加收入並不會提高大學生就業的機會。更何況中國早就出現產能過剩的問題,在外圍消費力低迷的環境下,國有企業與出口商並沒有加大投資的激勵,因此寬鬆的貨幣政策對經濟的作用會越來越小。不管如何,廣大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會停滯不前甚至下降,不是失業就是不能成家,兩者都不是任何正常的人想看到的。

故此,長遠來説,中國政府對經濟的控制力會不斷減弱,因爲它政策的效力已經出現邊際遞減的問題:下一輪政策的效力會比上一輪的小,直到完全沒效。到時候中國政局會出現什麽變動,現在不能預知,但我可以肯定的說,未來幾年的社會衝突不論是數量與激烈程度都會快速上升。中國經濟早已過了可以改革、回轉的時點,往下去會出現這樣的一個循環:經濟問題逼使當權者動用政治力量的壓制反對聲音,政治力量浪費經濟資源,因此又出現更多社會問題。中共越是維穩,就越是消耗自己應付經濟問題的能耐。

這樣的局勢對民主自由的支持者來說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一批人並不具有應付這樣的危機、收拾亂局的能力,因爲長期的政治壓力破壞社會大衆的政治組織能力與資本。就算是香港這個政治文化比較開明的地方,當地的公衆人物處理政治問題與危機時,就像盲頭蒼蠅一樣胡亂飛舞,舞了半天,依然弄不出個頭緒來。他們長期依賴殖民地統治者保障他們的生活質量,不需要考慮更廣泛的社會問題、政治問題、發展策略,因此缺乏政治魄力與策略思維。假如中共有天倒臺,那絕不是他們的能耐,而是勢使其然。如何收拾局面,使民主自由扎根於中國的土地上,就需要衆多偉大的政治家,而這種政治家我們暫時還是看不到。距離亂局爆發那一刻還至少有數年的時間,現在開始組織、訓練,可能還不算太遲。

題外話:昨天本博統計中有一位來自中國的讀者,而以我所知,wordpress依然是在中國「防火長城」的監控之下,如不翻墻就不能打開wordpress的網站,而翻墻就會使用到國外的IP,我對這位讀者的身份感到可疑。當然,也可能是我多慮,「防火長城」偶有失誤,也不是前所未聞的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策略,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