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孟靜是個為拗而拗的白痴

唉。

李卓人在《城市論壇》說:「愛國本身沒有錯,因為所愛的是一個未出現的中國,一個有民主自由的中國,中國民主化,香港才有出路,因為中共在內地鎮壓人權自由,亦同樣會在香港鎮壓,所以兩個抗爭都是同一個抗爭,支援內地的抗爭,都是為香港人。」

毛孟靜:『質疑「中國無民主,香港都無民主」的說法,認為中國現時沒有民主,港人是否可以「收工返屋企」,強調一定要爭取香港有民主。』

唉。毛孟靜,一個資深的傳媒工作者,有身份名譽地位,你認不認同李卓人也好,但很明顯,他是支持香港民主的,他所提出的完全與香港民主沒有衝突。他也沒有說因爲中國現時沒有民主,所以香港不需要民主抗爭。而且你要留意,李卓人說的是「未出現的中國」,不是「現在的中國」。李卓人說的是香港民主與中國民主相輔相成。毛孟靜把説話塞在他人的口裏,犯了低級的稻草人謬論錯誤。(稻草人謬論,strawman fallacy,是指辯論的時候攻擊他人沒有提出的論點,就像是自己搭成並攻擊一個不會還手的稻草對手一樣。)

毛孟靜,你稍為用腦想一想,香港要如何落實民主政制?你能否跟中共談判而得到民主?不可以的話你是否跟中共對抗?你對抗贏了是否意味著整個中國的民主狀況將會改觀?毛孟靜,你有没有腦?有沒有想過大局問題?就算只留在香港想,你們「泛民」只懂互相攻訐,這麽大個人還不懂得什麽是團結,你抗什麽爭?你去抗爭,我就準備「收工」,以防你在我背後捅刀子。

唉。我也不能認同李卓人的説法。香港沒民主,是因爲香港人把白痴當成救世主。唉。港人可以「收工返屋企」是因爲有毛孟靜你這樣的政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傳媒水平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毛孟靜是個為拗而拗的白痴

  1. 鬼谷方十 說:

    愛中國 = 愛中共國,是實;愛中國 = 愛文化中國,是虛。所以,講「愛國」,民主派(不特泛民)永遠不夠土共左仔叫得直截了當「我愛中共國」,永遠要婆婆媽媽去解釋「我們愛國不愛黨」,事半功倍,不智。

    建立(不是「建設」)民主中國(/政制),即愛國;反共,即愛國;結束一黨專政,即愛國。

    保皇喊「愛國」,我又喊「愛國」,是以虛擊實;保皇喊「愛國」,我高呼「建立民主政制」、「反共」、「結束一黨專政」,是避實就虛,狠狠摑那些奉承「黨天下」的奴才一巴。

    口號,當然不等於行動;但我期待有朝一日,大眾都有底氣正視「建立民主政制」、「反共」、「結束一黨專政」,而不是虛之又虛地說「愛國」、「愛烏托邦中國」。

    • 山中 說:

      直接叫民主中國當然是爽快利落。有趣的是,支聯會在是誤打誤撞的情況下才叫了出來(什麽原因我就不說了),這就是在最壞的情況下作了最適當的選擇。既然已經往這方面轉,其他盟友就要醒目的配合,毛孟靜抨擊不是「愛國」口號(我也說了這點上她可以不認同李卓人),而是「民主中國」實際的行動指向,就是愚不可及。

      「愛國」口號再大問題(原則上不是問題,問題是拿它來作口號但沒有一套完整的論述去配合),也不值得現在這樣鬥臭支聯會,這是在消滅自己的政治力量。我看不到香港有任何希望,省下我買燒豬的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