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的不只徐漢光一個

支聯會常委徐漢光,因爲發電郵指北京丁子霖批評支聯會「愛國愛民」口號愚蠢是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並「同情中共」而辭去支聯會職務。

整件事,如果說徐漢光蠢,就沒有一個人是聰明的。支聯會口號「愛國愛民」並沒有原則上的錯誤,山中就說了「愛國」不是一個問題,也解釋了愛國主義的定義是什麽。問題是一些香港人不學無術、目光短小,聼不懂,聼不慣,以爲說愛國就是…就是什麽我也不知道,看支聯會的行爲就知道它不可能認同共產黨。如果説是「平反六四」的口號有問題,山中參加溫哥華的六四紀念館開幕儀式時也跟他們辯論過(那時候他們沒有說什麽「愛國愛民」),但沒有心情跟他們繼續爭辯下去,因爲它只是一個口號,沒有任何實際意義。支聯會可以很蠢,但爲了一句口號而跟他們為吵架就會打散自己的力量,就是極蠢。

今次支聯會是希望以此口號説明愛國是什麽。原則上這沒有問題,唯一問題就是他們沒有考慮到一些吵鬧的香港人不懂内裏意義。說這個問題你跟他們說夠五、六年也不見得他們能明白,更何況現在只是簡單的提出一個口號,沒有説明口號的意義、集會主題與行動計劃。蠢是蠢在太習慣叫口號,沒有考慮實際内容。丁子霖也犯了同樣錯誤,她指「天安門的學生也提出過愛國這個口號…二十四年過去,政權已逐漸把愛國扭曲成愛黨」,假如政權扭曲民主的意義–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就有民主兩字–我們是否也不該談民主?

丁子霖出來應該做損害控制,不應再踩支聯會一腳說他們蠢。這些話山中可以說,但丁子霖絕對不能說。她只要說明共產黨不是「國」或支聯會可以考慮別的口號就可以漂亮的化解這個問題。丁還批評支聯會給人「抓住了把柄」。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所謂的「本土派」自然會找其他方法鬧事。他們拿著「愛國愛民」借題發揮、上綱上綫,手段就跟共產黨扭曲愛國原意同出一轍,丁子霖不覺得有問題?支聯會這些年來為六四這事四處奔走,她現在在危急關頭踩了支聯會一腳,我也很難責怪支聯會中人會對她有不滿。

至於徐漢光,他也應該知道丁子霖不會同意共產黨的所作所為,而她也是上了神檯的人物,說她「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同情中共」等於是自殺。支聯會既然制定了口號,最適合的應對方法就是撰文用邏輯、道理説明愛國是什麽,而不是跟丁子霖糾纏。換了是山中,我就當沒有聼過丁子霖的批評,她遠在北京,還管她說什麽呢?不滿歸不滿,凡事應以大局爲重,何必爲了幾句話而去捅馬蜂窩?都已經不是三歲小孩子了,既然大家都知道對方的根本想法,怎麽會為了一句話去鬧意氣?

最後,香港人很明顯是中國人。他們就正在搞中國人最熱衷的窩裏反,怎麽可能說自己不是中國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傳媒水平,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歷史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則回應給 蠢的不只徐漢光一個

  1. MALONE 說:

    我理解徐漢光的氣頂,支聯會辛辛苦苦出力出錢堅持廿多年,妳老太太竟然和 「一舊雲」同鼻孔出氣!不過,大局為重,有些說話的確說不得。

    • 山中 說:

      換著是我,我也氣頂。但我最多也就是慢慢疏遠她,何必發電郵跟她說意氣話找自己麻煩?什麽時候香港人可以不吵鬧而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我這個無神論者會去買燒豬還神。

  2. MALONE 說:

    燒豬還神+1

  3. Bill 說:

    山中是抵死的中國人,罵得好。

  4. sun 說:

    很多反對者不是不明白愛國與愛黨的分別,而是認為在中共的統治下,內地人已經被同化,成為邪惡的一群。"新中國"在已經成為惡毒、自私、破壞的代名詞,再沒有愛她的理由。想要香港的七百萬人拯救"新中國"也顯得不切實際。於是,他們選擇與之割蓆,嘗試獨善其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