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的概念問題二

要考慮「佔領中環」的策略問題,我認爲《民主並非價值觀》、《回應民主並非價值觀》、《如何進行政治討論之二》是很好的起點。這三篇文章提出的思想之一就是民主並非道德問題,而是實際社會利益的問題(經濟學的術語會叫「總福利」total welfare,説「福利」可能會使人誤會為福利制度的福利,故有時候我會用「福祉」來形容)。

先說我如何思考「癱瘓不癱瘓」這個問題。如果讀者翻看我兩年多前的舊文章,應該會發現我支持示威者做出堵塞馬路行爲的言論。當時是根據香港人政治冷感與遊行示威沒有持久性這一點而考慮。堵塞馬路其實只是要喚起社會的反抗意識,組織持久的政治力量的方法之一,能夠做出更廣泛的運動當然是最好不過。幾十人躺在馬路跟幾十萬人以馬路其他公共場地為示威陣地是不一樣的概念;我支持的是後者,而長期集結又比走出馬路有效得多。組織持久的政治力量是策略目標,堵塞馬路是吸引注意力的戰術。假如有其他方法組織持久的政治力量,那堵塞馬路就可以略過不談。今天香港人越來越踴躍討論政治,堵塞馬路的歷史使命可能已經完結。

另一個原因是我因爲要去醫院的關係而到中環走了一轉,順便觀察環境地利。中環的道路網有很多瓶頸,如真的能長期佔據馬路要癱瘓中環並不困難,但這又會出現幾個問題:1)我與其他人不能獲得必須的公共服務,例如醫療;2)中環的非金融業者也大大受影響,尤其是食肆;3)癱瘓了道路,組織者如何補給物資是一個大問題;癱瘓道路使自己不能補給物資就等於自打一個耳光。如果真的以堵塞馬路的方式癱瘓中環,那就會引起很多人的反感,使他們反對政治行動,並支持政府用各種方法儘早恢復正常秩序。如果「佔領中環」走這一著,它必然會失敗得很慘。更何況只要他們出馬路警察就有口實去清場,這樣的話行動就不能持久。

假如我們認爲癱瘓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而環顧世界歷史,癱瘓的確是一個很有效的威脅。但歷史也告訴我們,癱瘓的影響力並不能是由組織者的行動強加於他人身上,而是需要公衆的自發行爲而產生。一般來説,這種「主動的癱瘓」會以幾種形式出現:多工種工人罷工、廣泛的大規模集會、公共服務者的不作爲或以上各項的組合。要出現這種情況,社會需要對自身的政治經濟情況有一定的共識,有共同的不滿與要求,否則就會形成各自爲政的局面。用印度的例子來説,印度人知道只要他們一天是殖民地,英國就不會讓他們按照他們的需要來發展工業以防止印度產品與英國產品的競爭,印度的工業家就因此傾向獨立。

所以我提出「民主並非價值觀」的觀點。民主是要解決現實問題的政治制度,如果它改善不了現狀,有民主跟沒民主沒有太大的分別,又或者是說,不改善現狀的民主可能只是一種「有民主的假像」–單純的選舉民主而不是實際的民主議政。要將社會聯結成一綫,就需要指出公衆的共同利益;如果社會成員間有根本的利益衝突,那就要向人數最多的圈子入手,形成大多數力量。歷史上任何成功的革命都是根據這樣的原則進行,美國、法國革命是如此,中共之所以傾向農民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把民主看成是道德價值問題,就使組織者以爲他們能夠用道德、口號或行動去「感化」,但非「説服」大衆。本身已經支持民主的人必然會支持民主,但對民主概念模糊的人就會因爲不知道民主的好處而不懂得如何表態。因此,以民主作爲價值觀去説服公衆其實只能説服本身就贊同民主的人,英文叫preaching to the choir,對組織更大的政治力量而言不會有什麽得益。孫文在宣傳三民主義時就說到:

「歐洲當時戰爭所用的標題是爭自由,因為他們極明白這個名詞,所以人民便為自由去爭奮鬥、為自由去犧牲,大家很崇拜自由…(中國)人民正是受貧窮的痛苦時候,忽有人對他們說發財把他們的痛苦可以解除,他們自然要跟從,自然拚命去奮鬥。歐洲一二百年前為自由戰爭,當時人民聽到自由便像現在中國人聼到發財一樣。」

孫文當年就懂得的策略,爲何今天的政治人物、政治運動組織者全都不懂得?陳方安生說要遊説商界就等於辛亥革命人物説要遊説滿洲貴族一樣,完全沒有考慮過雙方立場。商界,作爲一個圈子,是現有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如果某些商人贊同變革,很大的機會就是他們本身已經是贊同民主的人,那就不需要你去遊説了。

「佔領中環」或現在的民主運動要取得成功,他們必須向公衆說清楚民主對政治與經濟有什麽正面影響,定出以改變政治經濟制度為目標的綱領。孫文「三民主義」就把民生跟民主放在同一個地位去討論(我們可以不理他胡謅出來的「民族主義」)。馬克思主義迷人之處就是它提出改變經濟制度的方法;美國革命也是由稅收問題而引發。有沒有留意到在原則上反對民主運動與「佔領中環」的人的論點是什麽?不外乎是搞亂香港、影響香港經濟。他們是看清楚民主運動所提出的論述的弱點而發。如果民主運動人士能夠在經濟問題上做出強而有力的反駁,描繪民主政治中的經濟制度,這就可以讓公衆釋疑,同時堵這這幫人的嘴,比堵路的效果大好幾倍。

各路政治力量已經錯過了碼頭工潮發動大罷工的好機會,「泛民」又在選舉委員會問題上原地打轉,「佔領中環」又違背了當初集結政治力量的目標而變成討論會。我對今天的情況並不樂觀。我建議他們不要再跟警察衝突,將力量與時間投放於説服社會,連結公衆的工作上:警察也是社會的一分子,很多警察都只能聼上頭的命令行事。同時藉此機會冷靜一下,搞清楚策略上的目標,並根據這個目標做出行動計劃。搞清楚目標,將這個目標告訴盟友,彼此配合這個目標而行動。常言道「筆鋒的力量強於利劍」,但跟利劍一樣,不去適當的運用就會割傷自己。要用演説與文筆説明知識與道理,產生向心力,而不是寫一些渲染、口號性、缺乏内容的文章,徒然讓人失笑。遊説也要分批次進行,對不同群衆用不同的遊説策略,不要只是留在法律圈子中自說自話。

(另外要感謝讀者在上一篇留言,讀者提出問題或意見我就可以按著這個路向去產生新思想或用更好的方法解釋問題。)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策略, 自明本志, 政治與經濟, 書作論法, 月旦評, 歷史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Responses to 「佔領中環」的概念問題二

  1. Bill 說道:

    單靠說教式、曉以大義式的遊說,恐怕能夠營造及凝聚足夠力量來佔中,有成効要靠某些社會事件來煽動情緒,製造加速効應,半温不熱,不如放棄,否則展示不出力量,不成氣候,對手看你不起,枉傷元氣。劍出鞘就要有死傷,否則何必出手。

    • Bill 說道:

      修正:恐怕不能夠

      • 山中 說道:

        「枉傷元氣」是大問題,術語叫「消耗政治資本」;一擊不成下一擊的力量就會減弱,除非你能跟對手打「運動戰」。他們行動不能互相配合是極大的問題。Stand alone complex的策略需要核心思想去帶動分散的行動。

  2. Bujiushiwola 說道:

    A typo: preaching, not “peaching", to the choi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