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談判方法:你想要錢,我給你看場馬騮戲

在網上看到很多人說「本土派」是想要放棄香港人批評中國事務為條件以換取香港的民主自治。我覺得這是個非常可笑的想法。兩件事並沒有必然的邏輯關係,爲什麽他們會認爲這是個合理條件呢?

我之前已經說過,中國與香港的政治矛盾正正源於「一國兩制」:雙方均不能接受一國兩制中所定下的權利與義務,又或者這種權利與義務已經不適合現實。政治均衡點已經改變,談一國兩制是多餘的,是希望用過去的方法解決未來的問題。用一個譬喻說,就是想跟舊情人復合,然後跟他/她說只要回到某年某天,並以後都不改變,我們就可以天長地久,將來過著神仙眷侶的生活。現實中這並不可能發生,那種誓言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爲每個人都會改變。就算你可以不改變,你的舊情人是否願意接受這樣的條件?尤其是當他/她手上有刀子的時候,你覺得條件會是由誰來開?

讀者可以不相信我,可以不同意一國兩制本身就已經有問題,這沒關係,我換個角度切入。首先,香港人現在希望獲得的民主選舉以保障他們的自由,而這種自由包括參政、議政的自由。要以不批評内地事務為條件爭取民主自由就是想放棄自由去獲得自由,是自相矛盾得不得了。第二,香港人批評内地事務,舉辦了六四紀念活動已經有二十多年,中共有什麽時候有在意過,害怕過?第三,中共沒需要接受香港所開出的任何條件。根據一國兩制與《基本法》,中共的確沒有干預香港的内部事務。如要說人大釋法,那是《基本法》中的憲法權利;如要說最近的備忘錄事件,那是香港政府自己的決定。中共做的事,在表面上一定合法。如果香港民主、高度自治就是要防止中共暗地裏的活動與動用它的影響力,我看不到「本土派」的框架中有任何辦法可以阻止中共的這種活動。

談判要有共同點,最終是要達到共同目的,所以要爲此提出對方可以願意的條件。假如我提供一項服務,開價兩千萬元美元,你有可能跟我談到一千萬英鎊。但我開價兩千萬,你卻還價五十頭牛,我就會目定口呆,懷疑你精神有問題。我爲什麽要接受你的牛?更重要的問題是,爲什麽你以爲我會想要你這五十頭牛?中共現在開價限制式選舉或增加選委人數,你就還價不評論内地事務,風馬牛不相及,怎麽可能得出結果?如果你買生果去還價三件衣服,賣生果的可能會拿榴櫣砸你。再者,爲什麽中共要跟你談判?中國的主權在它手,《基本法》又容許「循序漸進」,它說給就給,不給就不給,你連跟他説道理的機會都沒有,怎麽跟它還價?而且更開出它不需要的。如果你給它釣魚臺,那就可能可以談。不知道「本土派」手上有沒有幾個釣魚臺?你今天給它一個,你怎麽保證它明天不來跟你要多兩個?

正如陳雲批評戴耀廷:「沒足夠實力,將會失敗」,「本土派」也沒有任何實力,更要拉上港獨的概念來談,就是「癡人説春夢」。他們連陳雲的説話也不聼,那就已經是犯了大不敬。搞政治但不想清楚現實狀況,不組織政治力量,不定出有效的策略,就只會出來上演一場三流的馬騮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