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調「本土」並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不搞清「國家」的定義,說什麽獨立、本土、大中華、愛國等其實是完全沒任何有意義。這《什麽是國?》這篇一來是説明問題,二來是要在一個模型下探討一個思想的意義,考慮這種思想符不符合現實,或有什麽策略啓示。像這種把「本土」拉上「世代」而談就是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

徐承恩說:

民主派需要做到中港分隔,以香港的利益為優先,而不會動不動就以民族主義衡量中港關係。對於大陸的事,他們則認為香港應獨善其身,主力要放在防止大陸介入香港人的政治社會生活。而比較愛國的老一輩民主派,則堅持香港的民主,無可避免要建基於中國民主運動的成功。他們亦有著強烈的中華民族感情,認為爭取民主 是愛國的表現。

我先不說他「民主派」這個語病,但民族主義跟中港問題完全沒有任何關係。民族主義,nationalism,是指凡是都以「民族」為前提而考慮,很多時候民族主義的信奉者會認爲這個國家只要是爲了一貫的民族精神,將民族精神發揚光大做什麽都是對的。故此,信奉這種主義的人一般都排外,一個民族的精神發揚光大,其他民族就要向他屈服。另一個概念是愛國主義,patriotism, 此思想與民族主義截然不同。它要求國民考慮清楚國家的問題,根據這個問題作出合理的批評。這種思想是包容性的,一個國家可以有多個民族,愛國主義要求我們考慮各個國民的實際利益,而非民族利益。故此把民族主義拉上愛國主義混為一談是犯了一個根本的原則性錯誤。「本土派」才是真正的民族主義者:他們把香港人定位為「民族」去排斥其他人。

再者,香港的民主自由與中國的民主自由不會相排斥,也沒有必然的先後次序。中國有民主自由,香港的民主自由並不會因此而減少;同理,香港有民主自由並不會損害中國的民主自由。何必要在民主自由的議題上強行加上「本土」、「中華」的概念?爭取民主自由就是渴望獲得民主自由而帶來的利益。中國有民主自由,香港作爲中國一部分就必然會有民主自由;香港有民主自由,中國國人看到民主自由的作用與在中國扎根的可行性,他們就會更主動的爭取民主自由。將本來不排斥的兩件事強行分離,是為自己製造敵人,是一件極度愚蠢的事。

(說以下可能會導致我被人監視或拒絕入境,一直不願意向外公告,爲了説明問題我還是決定說了。)

從策略角度考慮,一個地方要獲得民主自由而該地的政權不容許,這就是要更換政權,就是搞革命,進行政治角力了。政治角力的基本原則很簡單,就是越多人支持的一方勝算越高。如果香港人要龜縮在香港搞民主,他們只能在香港吸收更多民主支持者同時妨礙對方吸收他們的支持者。如果這種民主自由是公開並包容的,大陸、臺灣、海外華人同樣支持民主自由的會支持香港人,力量因而壯大。如果這種民主的意義是排斥的,要求香港獨立的,大陸、臺灣、海外華人就不會支持香港的民主自由,因爲他們不可能是香港的「本土派」,「本土派」也把他們的「國人」身份排斥掉。

另外,假如香港要民主而中共不容許,要成功得到民主的方法就是推翻中共政權,又或者迫使中共承認民主這個既成事實,這就可能會引發中國民主的新一輪浪潮。換個方法說,只有中共政權垮臺或政治力量減弱,香港的民主才能確立。要怎樣才能弄得中共政權垮臺/政治力量減弱?這需要「國人」的支持以進行政治角力。而中共政權垮臺/政治力量減弱本身就意味著中國民主自由就可以在中國扎根。

一個香港人認不認同中國人的身份並不重要,也與我無關,但在策略上,一個香港人要香港有民主自由就必須與中國的民主自由連成一綫:這並非出於「民族」意識、「愛國」意識的考慮;這是純粹是出於策略與利害分析的考慮。你搞獨立就是幾百萬中的少數人(幾千?幾萬?)跟十幾億人鬥;你將香港中國連成一綫就可以營造十幾億鬥它幾十、百萬的局面。為什麽這麽簡單的問題也不懂得考慮?洪秀全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龜縮南京,不去跟其他反清力量,例如捻軍,做出聯係。中共知道這段歷史,懂得涉取歷史教訓。反看這幫滿口民主自由的滿口仁義道德之士就連孫子兵法最基本的「知己知彼」都不懂。

花時間去挑動「本土」、「中華」、「世代」的「爭議」,就説明這幫人根本沒有考慮過爭取民主的策略與計劃,只懂得呼喚口號、搖旗納喊,而沒有根據實際情況定出行動方案。說直白點就是一大幫人在説廢話。但這種廢話並不是普通「沒有意義」的説話;這種廢話會減弱民主力量,使人看不清方向而作出錯誤選擇。達不到目標,說話說得天花亂墜也跟響亮的放了一團熱空氣完全沒分別。說這些廢話,唯一得益的人就是能得到一幫盲流支持的説話者,還有中共。

香港這個地方,鮮有能看清形勢與大局的政治家、策略家。大多香港人又缺少世界視野,甘願做井底之蛙;頭腦一發熱就跑去支持這個支持那個,說得不好聼,其實跟紅衛兵沒有分別,只不過他們是在口號上支持民主的紅衛兵而已。不學無術,國際法、政治概念、歷史、人文思想全然不懂,然後跑出來亂吵亂閙攻擊他人,紅衛兵當年就是這樣。至於那些說話撰文去蠱惑這幫盲流的人就是毛澤東、四人幫之流。但他們有一個根本的分別,毛澤東是二十世紀最成功的軍事家、策略家之一,各國軍校都會研究他的著作;香港的這幫人就只有毛澤東的橫蠻無知而沒有他的策略思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歷史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則回應給 強調「本土」並沒有任何實際意義

  1. 鬼谷方十 說:

    清晰,言簡意賅。
    有上一篇做基礎,這篇的內容就很好理解了,尤其分析「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一段。

    • 山中 說:

      好多人會混淆「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孫文就是一例(如果幾十年前我在臺灣發表這種言論,我也得去綠島探望柏楊)。一般說「民族主義」,其實是帶有貶義的。

  2. sun 說:

    本土派認為要推翻中共太難,所以退以求其次以不為過問內地事務為條件,以換取真正的高度自治。策略上,要說服香港人推翻中共不是易事,反而要他們聚焦香港的利益就容易得多。問題只是中央會否跟你交換。

    • 山中 說:

      為什麼中共會有興趣跟他們這樣談呢?中共所希望的是香港不批評它的暴政?既然它現在也可以不給民主,為什麼香港不提六四就給民主?兩件事完全没有邏輯關係。如果本土派是這樣想,他們真的是非常幼稚。

  3. MALONE 說:

    某人,讀了這麼多書,有時分析事情頭頭是道,我絕對不認為他又傻又天真!

    • 山中 說:

      哈哈,你指的某人是誰?是不是在學校教語文那位?

      今次世界經濟危機我們看到很多有名的世界級教授一下子全都變了白痴。一人某件事上對,例如語文,不代表他在其他事上也對,例如國際法、策略、人文思想、經濟/政治概念,更不代表他懂得這些。

  4. anonymous 說:

    我認為「本土」是要放在香港的現實環境去演繹,正如「愛國」也要放在中共的政治意識形態上去看,兩者都是政治策略。港人的本土身份認同薄弱,強調本土去中國化,是要建立香港的政治身份認同,這並不排斥策略上合縱連横,問題是中國境內有這樣的政治勢力嗎?西藏的獨立呼聲靠自焚不是辦法,新疆與巴基斯坦及阿富漢接壤,對當地反中共人士我倒覺得這是他們的策略優勢,法輪功我認為會是很好的盟友,但是其他中國境內的政治團體只怕和海外民運人士王丹之流一樣,總在發中共會自我政改的春夢,不管他們嘴上說對中共有多幻滅。
    中國境外的台灣及整個亞太區的反中共勢力可以如合去策劃,細節我也不懂,但這也不需以愛國為推動。

    • 山中 說:

      假如中、港、台、澳、海外的人都沒有「華人」這種身份觀念,如果幾個地方的政治前途並不連在一起,說「本土」是沒有問題的。但正因爲華人這種千絲萬縷的關聯,他們就能為整個「中國」提供民主的力量,而各個部分也能同時得利。因此,去掉大家同一的「國」,注意,這個「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種關聯就會歌割斷,因此不能形成互相幫助的局面。試想,香港說獨立,臺灣說獨立,澳門說獨立,中國本部的人與海外華人在情感上會否支持獨立的行動?如果不會,這種獨立就會使本來可以成爲朋友的人都變成敵人。就算能明白獨立可能是權宜的跟中共分割,但情感上卻會令人疑惑是跟「中國」分割,這樣他們提供支持的可能又會大大減少。策略也需要考慮人的情感。

      • anonymous 說:

        正如你說的是「華」不是「國」。洋人喜歡說中國是civilization state不是nation state,但真正華人文化歷史意義上的civilization如今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邊緣,既它境外的香港、台灣,海外華人社會裏頭。馬列毛早把文化意義上的中國滅了,如今的中國境內可有仁、義、禮?
        以「國」來聯盟是毒藥。香港說獨立,台灣情感和經歷上支持,海外華人亦是以反共為支持基礎,中國境內人也不是都像王丹那類民運人士那麼愚昧的,我私下測試了一兩個普通人,都支持。
        就自你答覆的說不能去「國」,那不是基於推論也是基於情感,去和一群早就以行動去「國」的海外華人說「愛國」,那是笨。

        • 山中 說:

          美國、加拿大、歐洲、英國、法國也不是nation state啊。在國際法上,state就是「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政權,regime。短暫的歷史分歧不足以改變長期的歷史共同點。移民的人希望有更好的生活,但不代表他們並不認同「國」的概念。再説,你獨立也的戰勝中共(極可能要在軍事上),你要民主中國也要戰勝中共,後者如能獲得廣大華人支持,勝算比前者大。假如臺灣要獨立,你願不願意到臺灣參軍支持他們?支持的方法與力度會根據概念而改變。要真的盡力支持,利益必須一致。而且民主中國的利益也大多:我寧願當國會議員也不願留在香港當特首。中國的國際影響力不能跟臺灣,更不用説香港相比。

          • anonymous 說:

            我沒說state不是國,也沒說中共不是政權,你的盲點是你還沒看見你說的是文化歷史上的那個國。我沒要民主中國,中國我不管,你堅持的是以孫中山模式去戰勝中共,我堅持的是獨立分裂。
            台灣有自己主權,早就是獨立實體了,國民黨早放棄要統一中國了,李登輝接受明鏡訪問時早把中國剔除出台灣主權範圍內了,還有什麼仗好打。

          • 山中 說:

            你好像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既然獨立也好,民主也好,你也得中共倒臺。中共倒臺,卻將自己局限於香港一個小地方,搞政治需要基本的野心。

          • anonymous 說:

            很明顯我不認為獨立或民主都需以中共倒臺為前提,這和政治野心扯不上關係。

          • 山中 說:

            我也不認為你明白我那句話的背後意義。聳肩。

  5. C 說:

    「很明顯我不認為獨立或民主都需以中共倒臺為前提,這和政治野心扯不上關係。」 — 現實點來說,中共政權不倒,香港在甚麼情況下可獨立?請指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