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井下石說井底之蛙

批評了香港的所謂「本土派」是井底之蛙,意猶未盡,再來一個落井下石。

這幫人要定位自己為「本土派」,想必他們的見識、才能或社會地位都不會太高。一個見識廣闊,有頂天立地之才的人必然不願意老是呆在香港這一個城市之中。好像山中,假如要我選擇當香港特首或中國總統,我必然選中國總統;當香港特首是浪費我的才能。事實上,在中國議會當一個國會議員都比在香港當特首強:國家的舞臺與城市的舞臺根本不可以拿來比較。這道理説明了一點,就是這些「本土派」從沒想過香港以外的世界。

這邏輯也解釋了爲什麽香港官員願意親近中國,因爲中國可以利用它在世界的影響力帶香港官員到世界舞臺。陳馮富珍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曾蔭權缺少了中國這個政治臺階,他就不可以借機會出席各個國際會議,貪飲貪食。假如中國的政府機關全面開放,我相信很多香港人會跑去中國投考公務員,而不呆在香港爭什麽政務官。喜歡軍事的就可以加入中國軍隊,比香港警察又多了一條出路。現在所欠的只是中國的民主、透明的政制。

其他國家也是一樣。假如山中是一個物理學家,NASA請我我必然仆倒去,難道要我呆在香港太空館?美國之所以這麽發達是因爲它的國家足夠大,人口足夠多。國民在一個州找不到工作可以到另一個州找,當演員可以去好萊塢,當科學家的可以到不同州的大學或研究中心。要處理這個龐大的國家就需要一個有力的政府,這個政府為滿足自身的需要與維持世界影響力會做出不同政策,這些政策又會同時鼓勵社會的發展:教育、科學、醫療等都與國力息息相關,不從國力的層面去考慮就不會有足夠激勵去制定更有效的政策。社會發展需要有最基本的成本效益(efficacy),而一個強而有力的國家能夠以倍數的擴大效益,降低成本。

所以「本土派」說香港獨立就是沒有從更高的層次去考慮問題。要說獨立至少也要說廣東獨立,大家方言相通,然後以香港作首都。既然都是「大想頭」,爲何不去盡一點?爲何想像力這麽低?更可笑的是,他們要香港獨立,基本上就要搞獨立革命。如果他們真的成功,擊敗中共的政治或軍事力量—到時候中共必然倒臺—然後他們就會突然的停下來説:「只要香港獨立我們就滿足」。井底之蛙,如唐英年、湯顯明之輩也不會這樣容易滿足;只有淺碟子的井底之蛙才會有這麽狹隘的胸襟和與豆一樣大的想像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則回應給 落井下石說井底之蛙

  1. Bill 說:

    你選了總統豈不是山中總統,山大王是也,子民也可以山呼萬歲。話時話,你這筆名作何解?等人請你出山?你待自山中,等人三顧?出山的時候讓標少撈點油水,我保證不會畀人拉,沒有醜聞會打擊你。我跟着你青面獠牙四處咬人。

  2. Bill 說:

    你有自虐狂?才智非凡的醜女最好做下屬,辦事得力又不會日久生情。娶老婆何需CEO,除非你消化不良,硬米飯吃不了。

  3. MALONE 說:

    「本土派」就是認為,既無能力改變狼的本性,不如退N步,只求牠守諾言(基本法)不吃自己便OK!然而,既然狠不會改變,就不會守甚麼勞什子諾言,這邏輯很簡單,為何不懂?

    • 山中 說:

      問題是它為什麽要接受他們開出的條件?更重要的是,它需不需要接受他們開的條件?現在的情況它根本不需要談判,開條件有什麽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