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乳房

發覺現在最熱門的爭議不是民主自由、法治憲政,也不是學生示威、玉峰被捕:現在最具爆炸性的話題是安祖蓮娜的一對乳房。湊乳房這熱閙可少不了山中一份。想當年只有三五知己圍在一起談論某某女星的乳房,唯恐被人發現;現在是全城一起談論某某女星的乳房,社會進步是也。

先說安祖蓮娜該不該切雙乳,我想了好久才能想出答案,結論是:「干我鳥事」(說玉峰當然要有飛鳥作陪襯,詩中有畫是也)。我不覺得她有什麽偉大不偉大。如果切了身體某些器官以維持生命就是偉大,那所有截肢者豈不都是偉人?我明天就跑去割盲腸去試試當偉人的滋味。所謂「人生自古誰無死」,如果「想盡辦法延續生命就是偉大」,只要我們一天不死我們就全是生命鬥士。下一次人家問我「吃飯未?」我當然是回答吃了,不吃飯就是不「想盡辦法延續生命」,這樣子輕視生命簡直就是人渣。

安祖蓮娜要切雙乳,她自會跟醫生商量。假如那位不是無良醫生,他自會提出專業的醫學意見;假如安祖蓮娜不是白痴,她會考慮這手術是否必要。就算手術並非必要,這就是一個白痴花錢去做無謂的手術,好像有些人喜歡紋身、隆胸一樣。紋身漢偉大不偉大?當然是偉大了,岳飛就是個紋身漢。

要討論就討論發現乳癌的基因檢查的費用是如何高昂,因爲藥廠將這個過程專利化以謀取壟斷利潤,阻礙更多婦女儘早發現問題並得到及時的治療。這就是一個很應該討論的話題。

為紀念安祖蓮娜的乳房,特此送上陳獨秀的《乳賦》:

乳者,奶也。婦人胸前之物,其數為二,左右稱之。發與豆蔻,成於二八。白晝伏蜇,夜展光華。曰咪咪,曰波波,曰雙峰,曰花房。從來美人必爭地,自古英雄溫柔鄉。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質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態若何?秋波灩灩。動時如兢兢玉兔,靜時如慵慵白鴿。高顛顛,肉顫顫,粉嫩嫩,水 靈靈。奪男人魂魄,發女子騷情。俯我憔悴首,探你雙玉峰,一如船入港,猶如老還鄉。除卻一身寒風冷雨,投入萬丈溫暖海洋。深含,淺蕩,沉醉,飛翔。

有興趣者可在此欣賞陳獨秀的另二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書作論法, 歷史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