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說對了一半

戴耀廷出來說:「提倡…立一條單一法例,同時處理性別、性傾向甚至宗教歧視等問題,在立法保障同志時,亦能保護宗教自由…明白有宗教人士面對反性傾向歧視立法時,亦希望其宗教自由受保障。」他總算是說了次像樣的話,不過這話只說對了一半。

立一道原則性的《反歧視法》當然是進步之舉,所有不公平的差別對待都不應存在,公衆、少數族裔不再需要為「無法可依」而感到無助。這是戴耀廷對的一半。他錯的地方在於《反歧視法》可以處理「宗教歧視」,但不會保護「宗教自由」,這不是《反歧視法》的工作。假如一家公司的董事是佛教徒,她更多的晉升佛教徒職員或要求伊斯蘭教徒做更多工作,這就是「基於信仰的歧視」。「宗教自由」則是每人的基本人權與自由,已經受已有的人權法所保護,《反歧視法》不需要在爲此增加任何條款。增加條款就會使法律傾向宗教。

他提出所謂「保護宗教自由」大概就是擔心宗教組織需要根據《反歧視法》而做出不合教義的改變。如果是出於這想法而做出「保護宗教自由」的特別條款,這就會使《反歧視法》失去實質意義。先以同性戀婚姻作説明。在正常的《反歧視法》之下,一個宗教可以說同性戀婚姻不符合他的教義而拒絕為她們舉辦宗教儀式的婚禮:這是該宗教/教會組織的自由選擇(教會也可以選擇容許同性戀者進行宗教儀式的婚禮);同性戀者也有同等的選擇。但如果一個宗教組織進行一樣公開性經營活動,例如開辦學校或醫院,要為這個公開性經營活動雇用員工或接納服務使用者,他們就不能以「宗教自由」為由阻礙同性戀者進入或不提供服務。公開性經營活動是以對公衆的服務為經營目的,而宗教儀式可以只限於信奉該宗教的信徒。只要經營活動是面向公衆的,他們就需接納所有公衆,沒有例外。

這兩者有很大的差別。人權法中的「宗教自由」是選擇性概念,是説一人可以自由選擇或不選擇宗教/信仰。《反歧視法》是使用限制性概念,某人或組織不可以做出不合理的差別對待,核心原則在於「合不合理」,只要不合理,就沒有討論的餘地,所以根本就不用提「宗教自由」。說反歧視就只需要說反歧視,不需要跟宗教拉上關係。一個法律教授應該出來清楚説明《反歧視法》的原理與概念,而不應含糊其辭的與不必要的「宗教自由」拉上關係。

本篇發表於 科學知識, 體制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