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需要考慮策略性影響

千萬不要以爲「政治正確」就可以不考慮行動的後果。這一則新聞是很好的反面教材(示威的片段在此)。

一個女示威者突然衝向政治要人的汽車,被警察,不論男女,用武力阻止帶走是再正常不過的執法程序。當時沒有人知道她衝上去要幹什麽,假如她身上有什麽武器就後果不堪設想。這事情絕不能怪警察「粗暴」,世界上任何法庭都會判警察採用了適當的武力。不要出來責怪「有人觸碰到她的胸部」,就算是手足脫臼,這也是她的問題,因爲這件突發事件是由她引發的。如果你要拿這一點去攻擊警察,大多數人都會說你認不清現實。不信的話,你可以買張機票到美國,等奧巴馬出巡的時候突然衝向他試試。

我才跟讀者說香港《公安條例》「非法集結」的問題沒幾天,你們就出來證實我的看法沒有錯。希望當特首的政治人物看到你們這樣示威,他們上台後(假如他們能上台)必然要找方法保護自己。他們的應對手法可能會比梁振英好一點,但他們必然會保留這樣不近人「權」也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法例,作爲對付示威者的最後手段。山中在政治立場上已經是頗同情你們了,我看到你們這樣我也不會去改變《公安條例》,更何況那些比我保守數倍,唸法律,當公務員出身的政治人物?(我敢打賭他們絕不會改革《公安條例》,除非黃毓民或梁國雄上台。加拿大政府也不會想改,迫他們改的是最高法院,但香港的法院並沒有,或只有很少,所謂的 “activist judges"。)

也不要以爲警察是你的敵人,你們的行動要考慮到警察的心態。警察的工作是執行現有的法律,就算是對社會有不滿,他們也不可能出來跟你說,或不執法去滿足你們的要求。他們可能心底裏很贊同民主自由與政治改革,如果不是「各為其主」,他們可能會成爲你的朋友。可是你這樣不斷的衝擊、不斷的挑戰就會使本來可以成爲朋友的都變成對立的敵人。這裡的策略深義,我就不便明言,建議大家多看看非暴力抗爭的歷史。不要針對警察,他們也是社會的一分子,要針對就針對制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政治與經濟, 歷史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3 則回應給 示威需要考慮策略性影響

  1. Bill 說:

    很認同你的分析,如果警察攔阻不住示威者,又會給人指責失職。不過就算黃毓民或梁國雄上台,也會面對同樣問題,可能更甚,香港人情緒亢奮,到時香蕉蕃茄鷄疍都會炒貴,示威大派用場。《公安條例》不會改變。

    • 山中 說:

      《公安條例》是根本的問題,不明白爲什麽他們不從這方面攻擊。一個可能性是他們把所有爭議都個人化、道德化,因此不懂在制度上切入。

      如果黃毓民上台,那時投訴受胸襲的可能就是劉慧卿或毛孟靜。

  2. Howard 說:

    昨天看到網上不斷將疑似胸襲圖片轉載時感到很可怕
    好多人不理解事前事後,單憑一張圖片下定論,不論是對該名警員還是極個部門都有欠公允

  3. sun 說:

    女示威者身邊已有兩名女警,保偏偏由男警從後由作出如此敏感的動作,實在令人費解。另外,示威者手無寸鐵,根本不會對特首構成即時危險,最多是讓他多等幾分鐘罷了,警方是否過敏呢?

    • 山中 說:

      我再看了一遍示威片段,過程是這樣的:
      1)示威者突破人鏈,當時有一位女警在拉著她,旁邊並沒有任何女警,而這位示威者能突破人鏈代表女警一人可能應付不了;2)問題中的男警察從旁出現,並與女警二人協力從後拖走示威者並制服她。整個過程在3-4秒間完結。

      再考慮另一問題,警察的任務是什麽?任何人進行護衛任務(你不需要清楚紀律部隊的工作詳情,用常理想就可以),第一要務就是阻止任何突發危機。一個示威者突破人鏈,就已經是危機一觸即發,因爲沒有人可以在短短幾秒的過程間確定她從哪裏出來,有沒有武器,有沒有危險性。

      警察的工作與訓練就是要在這一瞬間阻止危機擴大,所以警察必須帶走這名示威者以化解危機,不可能站在那邊考慮幾分鐘看她有沒有武器,有沒有其他女警可以支援。如果這名警察沒有做他做了的事,他以後都不需要出勤護衛任務。

      再從另一角度想,難道這名警察在千鈞一髮間看到示威是個女的然後又想到這是胸襲她的好機會,然後毅然行動胸襲女示威者?靜心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引發事端的是該名女示威者,而男警察的行動符合比例原則。沒有證據顯示警察的行爲有什麽不妥。

      任何人對上述理據有什麽反駁,我樂意聆聽。

      • sun 說:

        感謝山中的回覆。
        我不認為該警察存心非禮,只是懷疑是否妥當。在場的都是學生,一早聲言只是想特首接信,我覺得警方行動有點過敏。

        不知道山中有否看過這片段,我警察對釀成衝突要負起一定的責任。

        • sun 說:

          **我認為警察對釀成衝突要負起一定的責任。

        • 山中 說:

          我剛看過了。你說的問題應是警方包圍合攏那一下。那叫kettling,是世界各地警察慣用技倆,目的是讓示威者焦躁,因此挑起衝突。應付方法是保持冷靜,不然就正中下懷。

          單看法律,警察的確可以這樣做,公不公平取決於當時的環境。我不在現場就不好對這一點作評論。在示威的戰術上要考慮埸地、環境、對方的理據等問題。

  4. Bujiushiwola 說:

    “再從另一角度想,難道這名警察在千鈞一髮間看到示威是個女的然後又想到這是胸襲她的好機會,然後毅然行動胸襲女示威者?" Couldn’t agree more.

    “靜心想想就知道不可能。" This is really common sense, does not require any deep thoughts. Some people in the media simply choose not to use their thinking capacity.

  5. Bernard Chan 說:

    Blog主, 可能女示威者真的認為“警察在千鈞一髮間看到示威是個女的然後又想到這是胸襲她的好機會,然後毅然行動胸襲”呢, 不過她寧願開記者招待會都不告警察非禮, 難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