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我們一起不曾用過的腦袋

有一位人兄昨晚對首頁的每篇文章,除了陳玉峰那篇,全都給一星的評分,連維京都不放過。看到此事我不禁覺得好笑,我不知道維京人怎樣的得罪了他。看看他,再看看時局,我相信我很快也會成爲「死士」:笑死士是也。

從這位人兄的行爲判斷,他想必是「佔領中環」與陳玉峰的支持者。面對批評意見,他必然要模仿「死士」的行徑,冒著生命危險去奮起一擊。更準確點就是冒著生命危險奮起用指頭一擊滑鼠去評分,不留下一個評語,不曾使用半個腦細胞。

我已經說過一次,如果讀者覺得我文章寫得不好或這不能認同某個論點,最好的方法就是說出來,不然我不知到讀者到底是對什麽地方有不滿。我可能會錯,讀者也可能會錯,說出來我們就能辯證誰是誰非,對大家都有好處。不認同,覺得深深不忿要評分,又不說出來,這就只有兩個可能性,不是無膽就是無腦。不,還有第三個可能,就是無膽又無腦。

香港現在就出現這個問題,很多人有膽跑出來叫囂但沒膽跟人對陣。更糟的是這些人都不用腦想清楚自己在幹什麽,在說什麽。這是中了政治狂犬病,口吐白沫的到處亂吠。我不管你是民主鬥士、天使下凡、純情小白兔、不知廉恥的資本家、惡極的共產主義者還是專制魔王,只要你說的、做的不合道理,誰都可以,也應該,站出來批評你,指出你的錯誤。你的説話與所作所爲,不會因爲你是誰,你相信什麽支持什麽而自動的變成真理。

《傳》曰:「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是「民主鬥士」就不能有錯?世間沒有這個道理。你指出這個錯誤,幫他改正,就是在幫助他。一味當應聲蟲,人家說好就說好,人家說上就說上,頭顱中放著腦袋是幹什麽用的?我對這位人兄的腦袋的「不獲重用」感到可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這些年,我們一起不曾用過的腦袋

  1. Bill 說:

    山中扯火,罵得更加過癮。你放得個分牌出來,別人要舉甚麼牌,你真的無法控制。他/她有心要倒你台,你也無奈。況且,像我這種人一向都不習慣去評分,通常在心中評了就算。從今天起,我就每篇都給你評分,使你滿天星斗,“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