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結陳玉峰事件

簡單的總結陳玉峰事件。這件事之所以會上升到政治層面是因爲警方近年增加了對遊行人士的拘捕,而增加對遊行人士的拘捕是因爲遊行示威越來越頻密,越來越不依慣例行事。警方心態沒變但社會已經發生重大的變化。警察,按照他們過往的心態,當然可以說這些被拘捕的人都違反了香港特別嚴格的治安法例,所以拘捕他們沒有錯的。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把司法系統看成是一個封閉系統(close system),警察的拘捕在這套邏輯下是合情、合理又合法。

問題是遊行示威是政治事件,整個社會是一個開放系統(open system),司法系統的邏輯可以與其他系統的邏輯,例如社會正義,產生衝突。我在《何謂「法治」?》 一文已經探討過這個問題。用開放系統的邏輯去想,這些遊行示威的人的行爲並沒有對香港的社會秩序與治安造成影響或構成任何人命與財產的傷亡,事後再拘捕他們,就讓人覺得這樣子的執法破壞了比例原則:社會大多數人不再認爲這種執法模式合理。如果是像英國倫敦暴動等事件,我相信大多數人都不會反對警方事後拘捕暴動者。

這就是矛盾的根源,殺雞儆猴的對象不是陳玉峰,她只是這個67年暴動之後而形成的執法模式的其中一個「被捕者」,此外沒有任何針對她的特殊政治意圖 。而出現這個矛盾的原因是香港固有的政治框架沒辦法化解深層的政治矛盾—社會的整體均衡點出現重大變動,反對者自然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要跳出舊框架。矛盾再積壓下去,一就是香港人完全放棄民主自由;要不,久而久之就會出現顔色革命之類的反抗運動。再不行,就會出現阿拉伯春天中埃及方式的運動。這是歷史的洪流, 跟不上的就會給這洪流衝出大海,成爲歷史的沉澱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總結陳玉峰事件

  1. 鬼谷方十 說:

    這篇也很能說明為何大眾(一部份啦)會有「官字兩個口」的印象。

    禿鷹一句「將XX列為通緝人士」是否隨口噏呢?那很視乎「將XX列為通緝人士」技術上是什麼回事。大眾的質疑正是「乜咁(完全自由行動)就算通緝架拿?」,標少評那是「玩忽職守」,我無相關背景,難以判斷。法院、警察的辦事方式和法規繁複,外人知之甚少,我覺得要護起短來(不是指標少),道理總會有的,問題係那個「道理」是理由還是藉口而已。

    另,簡單問句,山中認為改革「3人以上聚集就算非法集結」這類惡法的可能性大嗎?

    • 山中 說:

      我在標少那邊留言說如果我要政治檢控,我會等陳玉峰步入「佔領中環」辦公地點再拘捕她。他們沒有這樣做使我覺得政治檢控的機會不大。另一個可能性就是他們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件事會有什麽政治不政治的影響,這就是我說「蠢」的問題。

      我希望我的看法會錯,但除非梁國雄或者黃毓民等人上臺,否則改革「非法集結」法例的機會會很微。其他「泛民」人士在思想上其實是甚爲保守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