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黑洞

我批評「真普選聯」提出選舉委員會的弱智方案言猶在耳,現在吳亮星就打蛇隨棍上,跟你在選舉委員會的框架上糾纏,並提出「老闆投票可代表員工」的高論,當全香港人都跟他一樣腦殘。「真普選聯」要提選舉委員會,對方就必然提出選舉委員會的反方案,你只要一提出就已經墮下他們的圈套。他提出這種反方案,你就只能跟他在這條綫上談判,來來去去就不過是有選舉委員會多少人,怎樣產生,怎樣投票。概念上依然是以少數人操縱了大多數人的決定。如果有人認爲可以透過這樣談判得到民主自由,我建議這人應該將腦袋捐去作科學研究用途,反正把它放在頭顱中也沒有用。

「老闆投票可代表員工」當然是腦殘理論,但反過來看,我們的民主支持者也提出「中年人代表年青人」理論,原理一樣,只不過是換個方法腦殘。用物理學的概念命名,這是「anti-腦殘」。支持民主的人也不認爲公民的身份地位必然同等,不同意大家都是擁有獨立完整人格的公民,反對民主的就當然不怕提出這種「代表論」。既然年青人要依附中年人,雇員也當然是依附雇主了。雇主有這麽多錢,他給你工資,給你晉升機會,給你養家活兒的希望,這些全都是給你的「禮物」;你既然替他工作,你當然是支持他的企業了,所以他必然是能「代表」你的。

陳玉峰這宗案件,民主支持者都說這是警方基於政治考慮而做出的拘捕。我倒不這樣認爲。我不認爲警方做了任何政治考慮,又或者更準確的說,如果他們是做了政治考慮的話,這是一種只有蠢豬才會做的政治考慮。你跑出來說要用一年多時間去拘捕一個從沒有逃跑的人,這裏面只有兩個可能性:1)你蠢得不可再蠢;2)你撒謊。大部分人都不願意相信香港警察可以蠢到這個地步,所以我們會相信你撒謊。當然,你跑出來説話讓全世界都認爲你撒謊,還不如乾脆承認自己是蠢得不可再蠢。實際上,在這時候承認蠢與承認撒謊兩者沒有太大的分別。

我認爲警方「蠢得不可再蠢」比撒謊的可能性較大,是因爲他們拘捕陳玉峰之前我們從來沒聼過誰是陳玉峰,他們拘捕陳玉峰之後我們就知道誰是陳玉峰。一朝之内,陳玉峰由一個寂寂無名的跑腿搖身一變成了「民主鬥士」,足以在舞臺上指手劃腳策動群衆。出來解畫又沒有人相信,又多了一個有力量的「民主鬥士」跟自己對抗,這不是蠢是什麽?

這兩邊的愚蠢加起來,日積月累,愚蠢的質量會達到一個連愚蠢自身也承受不了的重量,它就會崩塌、爆炸。物理學叫這現象作 “singularity”,黑洞因此而產生,連光都逃不掉這種愚蠢的引力。我批評林行止的「悲哀論」可能是錯的,因爲他可能比我更先發現這個「愚蠢的黑洞」。如果諾貝爾委員會頒和平獎給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就是小覷了他們,他們應該都獲得物理學獎,以表揚他們創造黑洞的貢獻。

後記:

「蠢得不可再蠢」這個説法在科學上可能是錯誤的。愛恩斯坦說:「這個世上只有兩件事情是無限的,一樣是宇宙,另一樣是人類的愚蠢;我對前者還不是很確定。」如果人類的愚蠢是無限的,「蠢得不可再蠢」這個説法就自然不能成立。

又:

黑洞的引力無限,愚蠢也是無限,所以愚蠢=黑洞。所以我說「愚蠢的黑洞」是經得起物理學考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香港政治黑洞

  1. 閃光之飛機師 說:

    博主你好像很不爽…..愚蠢是無限,忍受愚蠢的能力是有限!!!所以好一篇發洩文.哈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