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潮半杯水的阿Q勝利

碼頭工潮塵埃落定,工會決定接受9.8%的方案。然後有一堆人說要總結這次工潮的成果,把它評價為「半杯水的勝利」。

這是一個很可笑的總結。「勝利」是為平衡自己的心理而放上去的詞語,實際上半杯水就是半杯水,你說「失敗」也可以,不會改變這個事實。他們認爲工潮「勝利」的依據是「HIT背後母公司和黃亦輸掉名譽、社會形象」。這就好像認爲指出一個騙子毫無信用是一種勝利一樣。他已經騙了錢財,他才不管你信用不信用。你不找他拿回錢他就是勝利,而你只能是「精神勝利」。

從策略角度考慮,工人這次是一敗塗地,而且不只是碼頭工人,是所有香港的工人都一敗塗地。經次一役,大財團雇主發現他們只要不妥協,不跟你談判,工會就會自動「釋善意」屈服。他們知道他們可以利用子公司與分公司完全避開集團應有的責任,工會就連談判對手也找不到。他們知道只要拖延一會再抛出最後方案,並說不會再展開談判,工會就一定要接受方案。如果說大財團是失敗了,惟一失敗的地方就是事發前他們沒有認識到原來工會是這麽容易就會自動繳械的。事先知道的話態度就必然更強硬,連這9.8%也不用給。他們下一次就會學精了。

工會耗損了自己的政治資本,並讓對手看穿了底牌,何來勝利之有?博弈論說現實生活中的棋局是由多個連續的棋局所組成;一場棋會影響下一場的博弈。給人看穿你的底細,你想怎樣下下一盤棋?說自己「半杯水勝利」就是沒有總結出教訓,沒有看到事情發展的後著。現在香港政治人物行事就如下棋見馬來就看馬,見車來就擋車一樣,走兩三著就會卡死自己,被對手玩弄於股掌之中。連一場棋的全局都看不到,更遑論多個連續的棋局了。

戰術上工會也犯了幾個大錯誤。一個是沒有設法籠絡其他可能參加罷工的其他行業。不去組織這樣的聯盟,工會人單力薄之餘更會讓財團各個擊破。另一個錯誤是隨便公開罷工基金的數額。只要你公開數目,懂得加減乘除的人就可以知道你可以支持多久,更何況他們主動説明罷工基金可以支持多久,對手就連算都不用算。最大的錯誤就是自動將自己的要求從23%一下子降到10%,哪有人這樣子談判的?談判的一個原則是如果對手提出無理要求,你應該中止談判,直到對方開出合理的條件來。一步提出13%的調整等於說你自己也知道23%是不合理的,證明和黃的「不談判策略」是正確的。

而最最失敗的一著就是沒有讓李卓人聯絡我,讓我要請Bill喝咖啡。

(另外,40天的罷工也算不上是什麽,加拿大就有罷工可以罷一整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工潮半杯水的阿Q勝利

  1. Bill 說:

    非戰之罪,唔飲你杯咖啡囉。

  2. 閃光之飛機師 說:

    和黃的確老奸巨滑,,不過睇番成件事.傳統媒體報導令人難以看清事件背後真相….
    傳統媒體就好似裝左過濾器一樣,過濾左部份真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