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愛詩與劉慧卿唱了台愛國戲

Bill說他也要跟我就這個問題上唱一齣,我五音不全唱戲是不行,但拆解戲碼倒是強項。

當梁愛詩與劉慧卿兩人說要碰頭對話,一個是擺明車馬愛黨愛黨(此非typo),另一個則自詡為「民主鬥士」。兩人相逢狹路,旁觀者必然以爲會有一番龍爭虎鬥。誰知兩人只是閒話家常,根本連擡手、鬥嘴的意願也沒有,這到底是什麽回事呢?答案很簡單,兩人在唱相聲是也。

首先,梁愛詩的愛國論已經是說了幾個月,了無新意。劉慧卿現在跟她在這問題搭上嘴,就是給她登臺表演的機會。山野村夫如Bill如山中,也懂得反駁這種「愛國不能寫進法律」的問題。愛國之所以不能寫進法律,是因爲沒有客觀標準去衡量誰是愛國不愛國,反之叛國則可以根據一人的行動作出客觀判斷。愛國這事,口說無憑,誰也可以誰自己愛國,也可以隨便指某人不愛國。前總理趙紫陽愛國不愛國?我們今天看來他當然是愛國愛黨愛得不得了,改革開放就是他搞起的。但鄧小平一聲令下他就變成國家的囚徒,當然就是不愛國了。

劉慧卿不反駁愛國論,原因很簡單,蓋梁愛詩這種「自命愛國者」自然不會跟「不愛國者」對話。劉能跟梁搭上話,她自自然然就是梁口中所說的愛國者了,反駁梁愛詩的話就永遠與愛國無緣,就沒有資格參選特首了。根據梁愛詩的邏輯,這是「一字這麽淺的事,不用明言」。因爲有這前提,劉慧卿才會重提李柱銘的「方案」,探探梁愛詩的口風,看看「愛國陣綫的民主派」能不能入閘參選。梁愛詩說「可以考慮」,就是在暗示民主黨又可以再次成爲中共的指定談判對象了。假如真的是要平等、公正的選舉,又何必主動重提這種已經受人唾駡的方案呢?「民主鬥士」不直斥選委會的不公平,心裏面在想什麽,路人皆見也。

當劉慧卿提出『中央對民主黨「過橋抽板、開閘放狗」』,她並非在指責中共食言,而是因爲賞賜不均而心生怨言。他們始終認爲民主黨曾為中共立下大功,否則就不會有「過橋抽板」之說。沒有功,沒有完成目標又何來「過橋」,又何來「抽板」之有呢?

今日之事,正如明末。強敵就在關前,或戰或和或攻或守,全憑當事人一念,沒有人出來主持大局。而當事人之一念,為意氣之爭,為自己富貴,為扳倒對手,為自己當權,而隨時而變,故有袁崇煥擅殺毛文龍一事。事已至此,失敗是意料之中,只希望這次能敗得光彩,不要敗在自己人手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