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愛詩、劉慧卿「雙語」對話

「雙語」,doublespeak 是也,非兩種語言之雙語也。

梁愛詩說「雙語」其實不甚高明,很容易爲人識破。好像她說香港特首「愛國愛港是必然的事,部分人需自己反省,為何一字咁淺的事,(中央)也要講出來?」,但又言愛國愛港,不對抗中央,「不能寫在法律上,指若將愛國愛港寫在法律上是違反《基本法》,因《基本法》指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就是説不愛國不愛港的人也可以參選特首,那麽愛國愛港又怎麽可能是必然的事呢?

至於什麽是對抗中央,我一直也搞不明白。什麽人有如此能力對抗天庭?又按照《基本法》,中共政府所頒佈的法律與政策均不適用於香港,香港不按照中共的意志走,名正言順,何來對抗中央之有?像《二十三條》一事,這是香港人反對香港政府的立法,跟中央沒有半點關係。如國民教育,此乃係香港之教育政策,與中央無關。假如是說有人揮舞獅龍旗,這是一個傻瓜在耍傻勁,就如明代「梃擊案」一事一樣,傻人自然做傻事,根本就談不上對抗。假如問題是有人要結束一黨專政,那是針對共產黨,並非中國中央政府,這當然又跟中央沒有半點關係了。山中說「雙語」其實也頗有造詣。

我們又可以作一個思想試驗。假如某甲揚言自己並非愛國愛港,卻獲選民投票當選特首,中央政府又能用什麽道理罷免/不任命他?既然愛國愛港並不能寫進法律之中,中央則沒有可援引的理由去趕他下臺。就算是趕他下臺,中央下一步打算怎樣走?重選?劉慧卿就是如此回應說「如中央不任命可舉行重選」。又選出一個不愛國愛港的又怎麽辦?既然選舉可以不斷重選,選到中央滿意為止,還不如直接由中央指派特首算了,爲什麽要浪費時間去選舉?投票什麽時候成了新興娛樂活動?

所謂的憲政危機,只能是由中央所引發。梁愛詩的「雙語」掩蓋不了這個事實。要是我的話我就會說:「愛國愛港乃是做人的基本原則,不愛國愛港就不配做人。不是人就自然不符合參選資格。就算政府之中人面獸心、衣冠禽獸之流,如湯顯明、曾蔭權等輩比目皆是,但他們至少是中央的「人」,就不能算是禽獸,雖然他們確有不如禽獸的地方。」

劉慧卿去問「(候選人獲得)一成多委員支持是否可以入閘參選」明顯是想為李柱銘開脫。又說『中央對民主黨「過橋抽板、開閘放狗」』,就是想把他們的問題推諉給中央。假如有人與虎謀皮,老虎食言並反噬一口,我相信除被咬者之外其他人都不會責怪老虎,因爲天性使然是也。要怪就怪自己相信老虎會說人話。這就是所謂梁愛詩說「為何一字咁淺的事,也要講出來」的問題了。劉慧卿的「雙語」水平可說是不入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梁愛詩、劉慧卿「雙語」對話

  1. Bill 說:

    山中

    梁愛詩這厮是律政司長出身,講這些狗屁不通的話,愛國愛港寫在法律上是違反《基本法》這言論,簡直放屁,混淆法律概念,等我這村夫有空的時候也寫一篇,跟你唱一齣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