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化學武器是一條綫

這條底綫就好像香港人爭取民主一樣,由2012到2016到2020,到只要民主派可以參選,到全民選選委,可以不停往後退。按文法來説,一條可以不停往後退的綫只能是一條綫,不能是底綫。當然,如果像是超人一樣將底褲穿在面頭,那就當作別論。這樣說的話,超人到底有沒有穿底褲?面褲穿在底又能不能算作底褲?這可能是一道很艱深的哲學問題。

奧巴馬曾經說「只要敍利亞使用化武就會改變整個局勢」。局勢是改變了,就是美國不想承認敍利亞已經使用了化武,雖然連英國也指出「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敘利亞政府使用化學武器的情況極其嚴重」。奧巴馬面對這些證據有這樣的回應:「知道化學武器有可能曾在敍利亞内使用並不告訴我們它們是在什麽時候,什麽地點被使用。」所以我們不知道敍利亞有沒有使用化武。就正如警察見到一具因人爲手段致死的屍體,但他們不知道兇案的時間與地點,所以他們不知道這個人是否已經死了一樣,都是至理明言。諾貝爾委員會頒和平獎給他是頒錯了,他應該拿的是諾貝爾「雙語獎」,以表揚他對雙語的使用所做出的貢獻。

想當年美國因爲伊拉克擁有「不存在」的核武而發動戰爭是何等的意氣風發。今天就連敍利亞使用化學武器的證據都不想承認。看來國際事務並沒有正義可言,是惟一永恒的定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使用化學武器是一條綫

  1. Bill 說:

    山中,

    底褲怎會是艱深的哲學問題呢?底褲就是底褲,除了本身的功能外,也有一定的形狀。只穿一條別的褲的話,該褲也不變成底褲,因為那不是層次的問題。牧師吳漢超在港鐵非禮時,他只穿了一條運動褲,運動褲裏面沒有其他衣物,所以形容他沒有穿底褲,是清晰準確的描述,就算他裏面穿了一隻童裝袜,或者貼了一片膏藥,也不能算穿了底褲。另外,大律師馬浩輝在南丫島偷女人底衫褲,控罪也不是只講衣物,而明確指是底衫褲,我可以講底褲這東西也經得起法律的考驗。至於奧巴馬,他講那番說話時,幻想自己把底褲穿在頭上,所以甚麼說話都講得出口,對政治人物講廢話而鼓掌的人,手上像帶手袜一樣帶了底褲,喝采的人就口中塞了底褲。看來香港底褲銷路很好。

    • 山中 說:

      法律是怎麽說,這我管不着,因爲法律有特定的定義。但在哲學上,這就是公孫龍提出「白馬非馬」的問題。「底褲」既然是「底」,它必然是要穿在底下才能稱爲「底褲」,否則它就只能是「褲」。如果「底褲」是指某種形式的衣物,那麽穿蘇格蘭裙的傳統是不能穿底褲,如果把「底褲」穿在蘇格蘭裙外面,這個蘇格蘭裙的人又是否穿了「底褲」,違反蘇格蘭傳統?如果「底褲」是「底褲」,那這人就真的穿了「底褲」,而裙内卻是君子坦蕩蕩,與事實不符。如果「底褲」不是「底褲」,那「底褲」就不能稱之為「底褲」。故此「底褲非底褲也」。古有公孫龍「白馬非馬」,今有山中「底褲非底褲」,可謂哲學史之雙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