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債

主場新聞有一篇關於中國「地方債」的報導。這個問題其實我之前已經評論過兩次了。明顯的,報導不夠深入而且沒有説明債務將是如何引起金融風暴。它也沒有説明淨債務(net debt,看債務時要同時看資產)是一個衡量債務問題更準確的指標。

簡單的說,在中國因債務而引起金融危機的機會幾乎等於零。債務在歐洲之所以是個問題,是因爲那些政府並不能用自己的貨幣去發債。中國有自己的貨幣,除非中央政府不願意承擔地方的債務,而這些債務的債權人可以在公開市場抛售債務,而抛售行爲能提高中國整體的利率,金融危機才有機會可以發生。利率當然是不受地方債務影響,除非銀行把自己的身家也投進去。就算銀行把自己的身家也投進去,中國的儲備、貨幣政策也足以應付這個問題。

這些債務的真正問題並不是它們的數量,它們不是金融問題,而是附帶的政治經濟問題。這些地方債務,因爲它們是以融資項目的形式出現,不是明確的國債,故此它們必然要為投資者帶來回報。假如是用於修建高速公路的項目,地方就會設收費站去收取路費。説白了就是增設新稅項並將稅款用作回饋投資者的回報。換一個方法說,這其實一個財富轉移的過程,道路使用者的錢將透過這個機制轉移到投資者的手中。財富並沒有爲此增加或減少,但不平等問題會日益嚴重,因爲一段公路上可以有好幾十個這樣的收費站。

這些債務並不會擠走(crowd-out)投資或消費者消費,後者甚至不知道有這項稅務,正等於中國的消費者不知道他們一直在交消費稅一樣。真正的問題是國内的貨物會因爲這些額外的稅款而使得他們的價格變得比實際的價值高。名義價格高價再加上消費能力低,生産商為了生存只有做假的一途。而只要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快於債務增長的速度,這狀況可以一直維持下去。

如果中國經濟下滑,消費者會減少消費而生産商會因爲消費的減少而減產,地方的灰色稅收也就會跟著減少,那時候債務的問題才會顯露出來。但如上所言,中央政府可以全面回購這些債務。銀行體系也是國有的,只要政府一下令,銀行體系就可以用各種方法接受這些債務。債務本身不是問題,政府可以用稅款拯救這些債務人,真正的問題是債務的最終承擔者將會是國民,就是所謂的「私有化利益,社會化損失」 (privatizing profits and socializing losses)。改革開放中期中國銀行體系出現巨大的呆壞賬,政府的應付方法就是讓銀行成立股份公司上市,將銀行的股份兼呆壞賬的成分往市場上推,結果是銀行的業務越來越蓬勃,而小投資者就要承擔股市大上大落的風險。

現在談論中國債務的其實都是中了「非常認真的人」的流毒。國際機構、評級機構(現在還有人在留意評級機構在說什麽?)、歐洲委員會等都認爲債務,而不是需求減弱、經濟放緩,是歐洲危機的問題核心。於是就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債務上,要削赤減債,而不過問一個國家的資產、經濟增展、有沒有自主貨幣政策和金融危機發生的機制。中國的經濟問題跟歐洲一樣,是經濟增長問題、需求問題與政治問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傳媒水平,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