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不知道什麽是新興市場

此文投了給信報,也是一直沒有回音。

—–

曾俊華說他的未來工作「將繼續集中於開拓新市場,尤其是東盟(ASEAN)諸國,同時會加強與泛珠三角區域城市的聯繫」並「計劃在財政預算案的工作完成後,與本地工商界和專業界代表前往柬埔寨和緬甸考察」。

香港的支付平衡狀況是越來越差,貨物的出口遠跟不上進口。香港統計處指出香港貨物出口赤字由2011年的104億增加到2012年的316億(均是港元),而服務業出口額則由2011年的331億增加到2012年的414億。截於2012年第四季,香港的經常帳戶盈餘由2011年的183億下跌到96億。現在香港的服務業出口以旅遊業為最大宗,其次是金融服務,也就是說香港的支付平衡其實由中國遊客與國際炒家所支持,此情況其實是非常危險。單看這一點,對外開拓出口市場又看似挺合理。

再看深一層,呃,其實不用看深一層,在香港生活的人都知道香港並沒有任何生産。香港的貨物出口,比如成衣等,不論是原料、人力、製造過程等所有投入其實都發生在中國,香港的所謂出口其實就是中國的出口,香港只是轉口而已。這樣的轉口利潤微薄,不足以改善支付平衡狀況,因爲出口所得的貨幣大部分都轉而成爲到中國的投資。去開拓市場其實是為中國開拓市場。

我是一個很大量的人,我給曾俊華「香港有製造業」這個疑點利益。所謂的東盟市場其實都是一些比較落後的國家,曾俊華就提到柬埔寨和緬甸,都是非常窮的國家。對這些發展中國家來説,發展經濟最有效方法就是中國/日本/臺灣/韓國方法,就是用工業政策帶動製造業出口,進口糧食使更多的農民投入製造業,開放某部分市場以鼓勵外資帶來高層次的技術。它們跟曾俊華現在想做的完全一樣,而且需求更大。故此香港在兩件事上可以跟它們一拍即合,出口糧食、投資當地的生産。曾俊華想做哪樣?單以成衣業來説,所有發達國家都經歷過製造成衣的過程,成衣製造對經濟發展來説可謂舉足輕重。香港想大量出口成衣到這些國家,除非它們的政府官員都是傻瓜、白痴,否則做夢都不要想。

如果香港想出口到其他發達國家,例如日本、南韓、臺灣(噢,臺灣是「地區」),影響出口最大的問題是香港沒有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對日元,港元顯得過高,對其他貨幣現在還好一點,但難保將來它們不會在日本的影響下大幅貶值。就算美元持續貶值是港元也跟著貶值,港元兌人民幣匯價就會一直下滑。香港的進口主要來自中國,以貶值中的貨幣去追求同額的進口物,支付平衡就會因此而偏差。因此會形成應付得了出口來又應付不了通貨膨脹的現象。

香港的經常賬戶盈餘應該帶來貨幣價值的上升。但聯繋匯率人爲地壓低港元匯價,結果為缺乏製造業的香港引來大量的服務業出口:旅遊與金融服務。因爲這兩宗巨額、大量的出口,香港的經濟已經是過熱,而旅遊業又會與本地消費者爭奪資源:讀過旅遊業對貧窮地區的經濟影響的人都應知道旅遊業會提升當地的糧食價格。香港現時應做的事是調整出口過度的經濟結構,方法是提高貨幣價值:如果早就調整匯價,不使經濟過熱當然就最好。然後利用這個調整的機會,提高香港的科技、學術水平,轉型集中出口知識型、高科技產物。最簡單就是從製造成衣轉型到時裝設計,日本、韓國在這方面就很成功,而臺灣與中國還不成功–這就是機會。

報導最後提到這些外訪要使用到公帑的問題。我相信大部分納稅人並不反對將公帑用到合適的地方。如果這種外訪工作沒有實際價值,就沒有動用公帑的必要。曾俊華說:「不辛苦,怎能得世間財?」如果是為辛苦而辛苦,我建議用公帑買一頭牛。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