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白他們的腦袋是想什麽的

看到這則新聞,腦袋一直在痛。如果有一天我的腦袋出什麽問題,就是看多了香港新聞所致的。

學民思潮發言人林朗彥說:「現時只有民間及政黨表達意見,欠了政府參與,對落實普選特首無幫助。」

當然是對落實普選特首毫無幫助,因爲政府根本不想有民主普選。如果它想實施普選,它有可能不帶頭參與?這幫人一直搞不清一個概念:普選是政治問題,不是邏輯、法律與理念問題。你要有足夠的政治力量才能迫使政府妥協。民間與政黨的普選討論是為了累積政治資本,這樣才可以跟政府角力。政府不參與就是政黨攻擊它的最好機會。

學民思潮還是一幫中學生,不明白這些道理也就算了,我可以原諒他們,但黃碧雲居然可以「同意政府拿回主動權,進行普選特首諮詢,讓公眾表態,採用最多人支持的方案」。枉她是政治科學博士,說這樣的話就是辱沒我們讀政治科學的。政府不帶頭討論,喪失主導權,不就是你們在野政黨、政客的最好機會嗎?你們不就是可以爭奪主導權,乘機撈一把,賺取政治資本來幫助你們上臺獲得執政的地位嗎?不然要你們來幹什麽?你們現在是在跟政府角力,不是跟它進行學術討論。政府並不是聖明天子,你們不是士大夫,你們不需要去規勸它。這種事情還要我來教?

第二,「採用最多人支持的方案」,政制這回事是最多人支持的就是最好的?唉,如果政府有主導權,你認爲它會推出對誰有利的方案?它有多你數倍的資源,有一大個宣傳系統,在普選中親政府一派人勝出的機會比你們大,因爲你們還在内訌不斷。作爲一個政治家,你贏不了選舉就是失敗。你們的機會就在跟公衆説明爲什麽要用這種而不是那種制度,讓公衆支持你們的方案。你要政府出來辦好事情,領功的不會是你們而是政府。每件事都要政府拿方案,它不行動你就不行動,還建議它取回主導權,這種策略真是第一次見。這種事就正如兩人決鬥,弱勢的一方向強勢的一方建議要獲取主導權、控制戰爭的節奏一樣的蠢,而且他們更把自己的弱點暴露給人看。

我之前已經說了他們是為談判而談判,完全沒有想過談判只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到現在還一廂情願的認爲政府或中共會被他們三寸不爛之舌説服而給香港普選,是一種很幼稚的心態。世界歷史上每一個民主、公民權運動均是政治角力,爲什麽香港可以例外?因爲香港律師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策略,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