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談判而談判

這篇往《蘋果》那邊投,但等了一個星期還沒有任何回覆。就是用一兩句説明什麽原因,就算是說我寫的很差,也比沒有任何聲音好。想一想,這也許是現代組織的一個特點(可能任何時代的組織都是這樣),組織裏的人只看到組織的規則、意識,並不會跳出去看不同的事情,更不用説考慮自己會錯的這個可能。什麽禮賢下士,一飯三吐哺,只會在書本中出現。坦白說,我也看不明白現時報章設專欄到底是有什麽目的,多有專欄文章只有三幾行字,根本就不成文。就算成文,說的也是眾所周知的事,甚至公衆不需要知的事,甚至是愚昧但巧言僞裝為高深的事,刊登出來就是浪費紙張。説穿了,他們就是用一些有名譽的寫手去圈住觀衆。就如香港電影,劉德華、梁朝偉演來演去都是劉德華、梁朝偉,沒有半點變化,但觀衆依然要看,這樣子就算香港出個三船敏郎也無法登上殿堂。

李柱銘事件的往後發展就證明山中的分析沒有錯。李柱銘不懂收聲之餘更不斷有人,如李鵬飛戴耀廷出聲去救他,根本還未學懂應對之道,只會越幫越忙。要取得民主政制,就必須要搞政治,這不是在課堂上講課,在法庭上辯論:他們根本沒有考慮到狀態的嚴峻。而政治的原理跟戰爭差不多:如果有人抱著「真理必勝」、「上天必佑王師」的心態上戰場,只會塗炭生靈;抱著這種心態去搞政治就是塗炭自己與社會的政治資本。我希望,不,應該是懇求,各位「民主鬥士」去學學策略,拿起林彪的《運動戰》與毛澤東的《遊擊戰》去看看,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以下是正文。

————

李柱銘收回他的普選「方案」 並開記者會致歉,算是止血行動,但對於民主力量已經形成不可挽回的打擊。除了李柱銘個人的政治資本與名譽喪於一言之外,普選聯更需要與李柱銘的政治理念劃清界限,也就是說李柱銘這塊招牌已經不能再動用。用戰爭來比喻,李柱銘這一著等於是將自己陣營最訓練有素的重騎兵毫無預警地全數投入戰場,衝擊對方堅實的長槍陣,被擊潰而往後退時反過來衝亂自己的陣勢。

反觀譚燿宗的應對,各位「民主鬥士」就應該要學一學。只要李柱銘口出傻言,他就立於不敗之地。他說「務實」等於說連李柱銘也認同他們的政治觀點;他說「失望」就等於說李柱銘出爾反爾。如果政府官員都可以這樣以不變應萬變,反對聲音肯定會大大減少,因爲人家找不住話柄。按不住要作反應出聲是很笨的事,這是對手設下的火坑讓你自己跳下去。鬼谷子說語言是窺探人腦中思想的一扇窗戶;連日中共各方人士發言就是爲了這個目的,透過你的回應來看穿你的底子。聰明的就不要直接回應,或者堅守原則;再聰明點的,可以指桑罵槐的反擊,山中在這裡提供一個範例

有報導指,孝欽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莊誠壽恭欽獻崇熙配天興聖顯皇后葉赫那拉蘭兒曰:「如果君主立憲普選首相沒有預選,是破壞祖宗法典。」她強調大清不是一個西方國家,不能與其他國家的選舉制度相提並論。

咦,原來是我看錯了,是前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如果普選行政長官沒有預選,是破壞一國兩制。」他強調香港不是一個獨立國家,不能與其他國家的選舉制度相提並論。

莊周曾問:「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山中今言:「不知是山中回到過去,還是古人穿越未來?」

李柱銘說自己是老貓燒鬚,我卻不認爲是這個簡單的無心之失。這顯然的是策略失誤,缺乏組織的結果。問題是「泛民」並沒有考慮清楚自己想要做的是什麽;只是要「民主」但不問民主是要來幹什麽。認爲民主是一種普世價值觀就會出現這個問題。既然是普世價值,「真理」在我口,只要對方肯聼,他就自然會慢慢接受。這等於是把政治看成是傳道,用傳教士的理念把民主看成是宗教,只要有人聼就已經滿足了他的傳教策略。所以不只是李柱銘,連戴燿廷也開出一些愚不可及的方案來,所以他才可以說:「若普選產生的特首未符中央要求,會尊重中央行使否決權不作任命。」

如非為了傳教,他們就是爲了談判而談判,認爲只要能談判就已經是達到基本目的的一半,在談判桌上就可以討價還價。五區公投之時已經顯示出這種思維的問題,爲什麽要一錯再錯?談判的原則是,如果對方開出不切實際的條件,讓你在這條綫下壓價,不管你怎麽談你都談不出你想見到的結果。遇到這樣的對手最有效的應付方法就是避而不談,讓他主動提出合理條件後,才坐下來在新的一條綫上談。這樣的談判才可以有好結果。中共勢力屢次發言說中國與香港互相依賴,各位也要透過這窗戶看看他們腦裡在想什麽,既然是互相依賴就可以看出形勢並不是一面倒。

所以,對民主派來説,現在最重要的是修正策略。什麽普選方案跟本無關重要,普選無比簡單,就是所有合資格選民都有投票參選權,花樣不會太多。重要的是如何使普選成爲穩固的制度。要不要修改《基本法》?要不要有公投?要不要提高議會的權力,在首長制與議會制中作選擇?這些問題的策略影響力比「普選方案」來得爲重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策略, 傳媒水平,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為談判而談判

  1. Bill 說:

    你批評李柱銘,怎能把稿投給蘋果!這樣做等如要大公文匯駡共產黨,豈非策略出了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